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三十七章 保持中立!

第三十七章 保持中立!

  毫无疑问的【深渊主宰】一点。』』『天籁小说Ww『W.⒉

  密斯特拉女士现在很为难,单单是【深渊主宰】看她纠结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就可以明白这一点。

  对此银月女士显然也没有打算帮忙的【深渊主宰】想法,这种事情毕竟还是【深渊主宰】需要她自己去选择,而且银月女士也猜到了一点,魔法女神能够躲过上一次的【深渊主宰】暗算应该有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帮助,只是【深渊主宰】她不知道索伦跟密斯特拉的【深渊主宰】关系到底如何。要知道这个世界的【深渊主宰】诸神还是【深渊主宰】比较开放的【深渊主宰】,某种程度上来说跟奔放之野的【深渊主宰】奥林匹斯神系很相似,只不过这个神系已经沉寂了太久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。漫长的【深渊主宰】历史中谁也不知道会生什么,哪怕是【深渊主宰】神系也有可能消亡其中。

  魔法女神注视着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索伦,一时间眼神有点闪烁。

  她是【深渊主宰】密斯特拉,她也是【深渊主宰】午夜,曾经的【深渊主宰】人类女法师,克蓝沃是【深渊主宰】她封神前的【深渊主宰】恋人,虽然后来双方的【深渊主宰】关系渐渐变淡了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毕竟有一段经历在那里。而索伦是【深渊主宰】她的【深渊主宰】亲密盟友,某种程度上还可以算做是【深渊主宰】她现在的【深渊主宰】情人(她自己这样认为的【深渊主宰】),所以如果让她从其中取舍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毫无疑问是【深渊主宰】非常困难的【深渊主宰】。一个是【深渊主宰】过去的【深渊主宰】恋人,一个是【深渊主宰】现在的【深渊主宰】情人,前者虽然相隔甚远但毕竟有过往在那里,而后者除了亲密的【深渊主宰】关系外还救过她一次,帮助密斯特拉渡过了一次致命的【深渊主宰】危机。

  这该如何选择?

  索伦仿佛感觉到了魔法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为难,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似乎有点失望道:“我并不想让你为难。”

  “不过。”

  “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一场命运的【深渊主宰】对决!无论是【深渊主宰】我,克蓝沃,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奈落,这一场争斗都是【深渊主宰】无可避免!死亡三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重新聚合是【深渊主宰】必然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,未来世界也需要这一股力量。”

  “巴托地狱在蠢蠢欲动!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索伦看了一眼两位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,果然她们都是【深渊主宰】脸色微微一变。

  紧接着,他继续道:“也许你们还不知道,希瑞克已经挣脱了封印,祂同样在暗中窥视着这一切。亡灵无比憎恨克蓝沃,这使得奈落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越强大。不管是【深渊主宰】奈落和希瑞克,他们任何一个都不能够成为胜出者。”

  “我并不是【深渊主宰】要求你帮助我对抗克蓝沃。”

  “我只是【深渊主宰】希望如果最后的【深渊主宰】对决在我和克蓝沃之间诞生时,我不希望与你为敌!”

  看起来是【深渊主宰】很难拉拢魔法女神作为盟友,这让索伦感到无比失望,哪怕是【深渊主宰】他救了这位女神,帮助她渡过了一次危机,这位女神依旧还是【深渊主宰】无法站在他这一边。从一开始就可以看出来了,因为魔法女神受伤后从未在索伦面前现身过,而是【深渊主宰】躲到了银月女士这里。感到无比失望的【深渊主宰】索伦其实已经将魔法女神划在了圈子外,在这种关键的【深渊主宰】时候无法站在自己身后的【深渊主宰】人,是【深渊主宰】不值得他继续付出太多的【深渊主宰】精力。

  但是【深渊主宰】,他还是【深渊主宰】要争取一下,于是【深渊主宰】道:“我只希望一点。”

  “你可以不插手我和克蓝沃之间的【深渊主宰】争斗,如果最后的【深渊主宰】胜出者是【深渊主宰】我和他,那么我希望你可以保持中立。”

  看起来是【深渊主宰】无法拉拢魔法女神了。

  为此索伦只能将要求进一步放低,请求对方不要插手他和克蓝沃之间的【深渊主宰】争斗,这已经是【深渊主宰】很低的【深渊主宰】要求了,毕竟索伦还救过对方一次。

  密斯特拉的【深渊主宰】眼神有点摇摆,心中也松了一口气,甚至感觉有点对不起索伦。

  事实上,克蓝沃很早就见过她一次,并且请求她帮助对付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敌人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那个时候魔法女神伤势还没有回复,所以并没有答应对方。相比之下,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要求就低很多了,他并没有强行要求自己协助,只是【深渊主宰】希望自己保持中立不与他为敌。

  事情说到这个份上了。

  魔法女神已经没有别的【深渊主宰】选择,要么同意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要求,要么以后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敌人了。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谁都不希望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所以,魔法女神很快便回答道:“我可以答应你。在你和克蓝沃之间,我会保持中立。”

  索伦点了点头。

  随后,他朝着旁边的【深渊主宰】银月女士微微俯身示意,紧接着离开了这片林地。

  说实话他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很失望的【深渊主宰】,不过有些事情无法勉强,只能说摹旧钤ㄖ髟住咖法女神这一次不能站在他这一边,那么接下来她和黑夜女士的【深渊主宰】斗争,索伦也同样不会帮助她。按照历史的【深渊主宰】进度,下一次的【深渊主宰】争斗魔法女神是【深渊主宰】站在下风的【深渊主宰】,曾经哪怕是【深渊主宰】有冒险者的【深渊主宰】帮助魔法女神也是【深渊主宰】无法战胜黑夜女士,这一次索伦是【深渊主宰】不会再出手的【深渊主宰】,能不能够活下来就看她的【深渊主宰】运气了。

  因为魔法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选择已经耗尽了索伦跟她的【深渊主宰】一丝情分。

  很快。

  索伦离开了月光林地,只不过这一次他离开时并没有笑容,只是【深渊主宰】眼神有点冰冷。

  “唉。”

  就在索伦离开后,银月女士摇头叹了一口气道:“你还是【深渊主宰】放不下跟克蓝沃的【深渊主宰】过去吗?事实上,你应该选择跟索伦合作,他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强大而且有心计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。”

  “并且,他掌握着【阴影】神职,跟黑夜女士的【深渊主宰】关系并不融洽。”

  “如果你答应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我们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很有可能将他拉拢到我们的【深渊主宰】阵营!”

  对于银月女士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密斯特拉的【深渊主宰】眼神有点闪烁,虽然每一任的【深渊主宰】密斯特拉都会继承前世的【深渊主宰】记忆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占据主导地位的【深渊主宰】依旧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午夜这个意识,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午夜只不过是【深渊主宰】拥有过去魔法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记忆,而思维依旧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她本身,这使得她无形中偏向了克蓝沃许多。

  今天的【深渊主宰】举动,毫无疑问是【深渊主宰】将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关系推远了。

  一时间,哪怕是【深渊主宰】魔法女神也有点怅然若失,毕竟索伦救过她一次,而且双方还有比较亲密的【深渊主宰】关系,这一次的【深渊主宰】选择毫无疑问是【深渊主宰】伤透了对方的【深渊主宰】心。

  魔法女神突然间有点后悔了。

  可是【深渊主宰】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别的【深渊主宰】选择,她只是【深渊主宰】望着索伦离去的【深渊主宰】方向,不由深深地出了一声叹息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月光林地外。

  就在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化身准备返回南海岸时,他突然感觉到了战斗的【深渊主宰】气息。

  随后,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出现在了某处山丘附近,这里有许多的【深渊主宰】尸体,他俯身从一具尸体上拿起一枚徽记,那个徽记是【深渊主宰】【手执弯刀的【深渊主宰】五只手,围成圆圈】。

  “战争之神-卡瑞茍斯的【深渊主宰】信徒?”

  索伦皱起眉头,喃喃道:“看起来战斗之神终于打算对战争之神动手了。”

  战神并不是【深渊主宰】只有一个。

  这个神职历史上诞生过许多战神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最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一个毫无疑问是【深渊主宰】【战斗之神】-坦帕斯,祂是【深渊主宰】历史上的【深渊主宰】胜出者。漫长的【深渊主宰】历史中至少诞生过十个以上的【深渊主宰】战神,战斗之神从大地之母时期就开始尝试消灭祂们。目前人类神系唯一幸存的【深渊主宰】战神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刚刚提到过的【深渊主宰】战争之神,这两个神灵一个是【深渊主宰】弱等神力,一个是【深渊主宰】强大神力。

  “看起来战斗之神打算收回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战争神职了。”

  一场没有悬念的【深渊主宰】斗争。

  索伦看了一眼便离开了,诸神都在谋划着什么,圣者浩劫有太多事情爆,很多他已经没有精力参与。

 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。

  距离死神-奈落的【深渊主宰】晋级仪式越来越近,这一场的【深渊主宰】战斗将会是【深渊主宰】一次大混战,至于最后谁是【深渊主宰】胜出者没有人知道,索伦也必须做好更多的【深渊主宰】准备。

  克蓝沃显然已经开始行动。

  魔法女神没有答应站在自己身后,毋庸置疑是【深渊主宰】克蓝沃曾经暗中找过她,那么既然已经找过魔法女神,克蓝沃肯定还会尝试拉拢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索伦必须要准备更多。目前最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光辉之主的【深渊主宰】态度,只要光辉之主可以支持祂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那么魔法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态度就不太重要了。

  毕竟还有黑夜女士在暗中窥视!

  ……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