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三十五章 生与死的【深渊主宰】界限!

第三十五章 生与死的【深渊主宰】界限!

  从太阳神到晨曦之光再到光辉之主。

  洛山达在诸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历史中扮演者非常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位置,甚至可以说是【深渊主宰】诸神历史的【深渊主宰】主角之一,从黎明之劫开始一直到奥术帝国的【深渊主宰】毁灭,洛山达都在诸神中占据着一个绝对主导的【深渊主宰】地位。祂代表着善良、光明和正义的【深渊主宰】那一部分,就算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一直颇为忌惮的【深渊主宰】蜘蛛神后-罗丝,在这位古老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面前也是【深渊主宰】屁都不敢乱放一个。因为洛山达在诸神里面如今已经接近了一个标志,尤其是【深渊主宰】原来的【深渊主宰】正义之神-提尔陨落后,光辉之主将正义神职也融合到了自身以后,祂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就更加让诸神感到敬畏。

  洛山达拥有大量的【深渊主宰】神职。

  在过去祂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上一度拥有——运动、出生、创造力、黎明、复苏、自我保护、春天、活力、年轻人等等的【深渊主宰】神职,不过后来祂将这些神职抽离分配给了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而农业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【春天】神职便是【深渊主宰】从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父亲那里继承来的【深渊主宰】,而晨曦之光也是【深渊主宰】由洛山达赐予的【深渊主宰】神职。到如今洛山达的【深渊主宰】神职已经减少了许多,其核心的【深渊主宰】神职已经转变了【光明】和【正义】,祂现在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太阳神和正义之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合体形态,目前最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一个神灵。曾经这位神祇过度侵略性的【深渊主宰】利他主义与无私态度恰恰妨碍了他所追求的【深渊主宰】良善。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自负和狂热遮蔽他的【深渊主宰】思想,让他看不见其所作所为将造成的【深渊主宰】必然结果,他追求完美,却又刚愎自用,不肯听取别人的【深渊主宰】看法。这些缺点在黎明之劫时表露无遗,但也正那是【深渊主宰】场仅次于动荡之年的【深渊主宰】大灾难改变了他,当时洛山达打算自己重造一个新神系,结果却引起一场神性的【深渊主宰】冲击。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失败毁灭了好几位神祇和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异界生物,使许多神权政治的【深渊主宰】国家崩溃,并间接导致了【歌声之城】-迷锁˙扎诺珥的【深渊主宰】毁灭。

  这一次的【深渊主宰】失败让洛山达成长起来,而奥术帝国毁灭时橡树之父的【深渊主宰】牺牲救赎,更是【深渊主宰】让光辉之主彻底改变了。

  如今。

  已经没有任何一个神灵可以单独对抗光辉之主,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古老的【深渊主宰】黑夜女士也对祂敬畏有加!

  索伦需要农业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支持。

  因为他很清楚一点,就算是【深渊主宰】自己晋级到了强大神力,也很难是【深渊主宰】光辉之主的【深渊主宰】对手。而如果没有光辉之主的【深渊主宰】支持,那么这一次的【深渊主宰】计划将变得异常艰难。

  由于对于不死生物的【深渊主宰】深切痛恨,洛山达在成为光辉之主前就使他成为长眠之神-克兰沃的【深渊主宰】盟友,虽然后来在毁灭暴政之神-班恩的【深渊主宰】计划中,双方产生了一些冲突,而奥术帝国时期双方又再度出现裂痕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迄今为止光辉之主还是【深渊主宰】比较支持克蓝沃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这就是【深渊主宰】问题所在。

  如果克蓝沃还有光辉之主的【深渊主宰】支持,那么原本历史上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幕就会再度出现,光辉之主现身给予了死神-奈落沉重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击,并且间接帮助了克蓝沃夺回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神职。

  这不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希望看到的【深渊主宰】!

  克蓝沃已经证明了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失职,亡灵的【深渊主宰】动荡意味着祂的【深渊主宰】教义并不符合下层位面,而这点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远古死神-耶各都有点失望了。

  目前能够说动光辉之主的【深渊主宰】只有农业女神。

  在大地之母已经归隐,橡树之父已经陨落,整个自然神系分析崩离的【深渊主宰】今天,唯一跟光辉之主保持着亲密关系并且可以说服祂的【深渊主宰】也就只有农业女神,祂和大地之母的【深渊主宰】女儿,也是【深渊主宰】自然神系和人类神系的【深渊主宰】交界点。

  丰收之城,秘境半位面内。

  农业女神在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注视下沉思了很久,过了一会儿嘴角才露出来一丝苦涩的【深渊主宰】笑意,缓缓道:“我跟父亲的【深渊主宰】关系并不算很好。”

  大地之母归隐后。

  农业女神其实很少跟光辉之主打交道了,尤其是【深渊主宰】在洛山达进入天堂山的【深渊主宰】深处后,她更是【深渊主宰】认为过去的【深渊主宰】父亲已经彻底改变了。过去的【深渊主宰】洛山达虽然有点莽撞和刚愎自用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充满热情、善良与活力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自从橡树之父牺牲自己救赎了物质位面后,洛山达就变成了另外一个存在。

  祂拥有过去洛山达的【深渊主宰】所有记忆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就连祂的【深渊主宰】女儿农业女神都感觉陌生无比。

  洛山达更加纯粹了。

  现在的【深渊主宰】光辉之主看起来似乎完美无缺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农业女神知道这是【深渊主宰】父亲放弃了一部分人性换来的【深渊主宰】。这个世界的【深渊主宰】诸神都保持着人性以维持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活力,而洛山达现在则好像是【深渊主宰】被光辉和正义同化了。

  如果神职主导了神灵,那么人性的【深渊主宰】那一部分就会缺失。

  作为一个新神索伦并没有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体悟,这至少需要一千年以上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,索伦才会感觉到这一点。

  沉默。

  农业女神思索着,考虑着其中的【深渊主宰】得失,良久后才道:“我可以试着帮你说服一下我的【深渊主宰】父亲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我无法保证一定可以成功。”

  索伦闻言露出一丝喜悦的【深渊主宰】笑容,点头道:“这就足够了。”

  哪怕是【深渊主宰】无法获得光辉之主的【深渊主宰】支持,只要祂不会在争夺死亡神职的【深渊主宰】过程中敌视自己就可以了。

  农业女神想了想,接着道:“如果你接管【死亡】神职,你打算如何履行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职责?要知道这一点非常重要,诸神的【深渊主宰】信徒在死后都要前往冥界,而死亡神系一直维系着古老的【深渊主宰】盟约,负责将诸神的【深渊主宰】信徒送往神国。”

  “还有。”

  “许多神灵对于亡灵的【深渊主宰】态度都很不友好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有克蓝沃的【深渊主宰】失职在前,你又必须平衡好亡灵的【深渊主宰】位置。”

  这一点很关键。

  想要说服光辉之主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索伦必须证明自己值得支持。

  不过对此索伦早有计划,他想了想道:“死神-奈落的【深渊主宰】教义太过于极端,祂憎恨生命并且想要毁灭生命,祂太过于偏向亡灵了,这一点所有神灵都不太希望看到。而克蓝沃的【深渊主宰】教义又太过于偏向于生者,祂的【深渊主宰】教会一直致力于让亡灵长眠,无数的【深渊主宰】亡灵被祂的【深渊主宰】信徒所杀死,这使得祂跟绝大部分亡灵的【深渊主宰】关系都变得紧张敌对。”

  “我觉得就目前的【深渊主宰】局势来说。”

  “一个【中庸】的【深渊主宰】教义更加有利于目前的【深渊主宰】局面。在我看来,【长眠】领域是【深渊主宰】必须要的【深渊主宰】,否则物质位面早晚会亡灵泛滥。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对于亡灵也不用像克蓝沃那样驱逐杀死,目前最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明确【死亡】和【不死】的【深渊主宰】界限。”

  “如今的【深渊主宰】混乱局面就像是【深渊主宰】当初死亡三神时期的【深渊主宰】重演。”

  “当初米尔寇的【深渊主宰】时期才有如今这种混乱,克蓝沃仇视绝大部分的【深渊主宰】亡灵,并且认为应该将它们摧毁。而对我来说,最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区分【死亡】和【不死】的【深渊主宰】界限,只要生者的【深渊主宰】世界不被打扰,那么下层位面自然有亡灵该呆着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。”

  “如果可以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我希望在冥界和灵界之间划分一块区域暂时安抚亡灵。”

  “至于以后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可以慢慢解决。”

  索伦心中其实还有另外一套想法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目前来说根本不能提,因为这会改变下层位面尤其是【深渊主宰】冥界的【深渊主宰】格局,如今最适合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比较【中庸】的【深渊主宰】办法。

  “划分出生与死的【深渊主宰】界限吗?”

  农业女神闻言露出来了一丝微笑,随后轻声道:“如果是【深渊主宰】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我想说服父亲的【深渊主宰】把握要更大一些。”

  光辉之主厌恶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亡灵。

  但是【深渊主宰】亡灵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是【深渊主宰】根本无法抹去的【深渊主宰】,如果索伦真的【深渊主宰】打算划清生与死的【深渊主宰】界限,让生者的【深渊主宰】世界不会过渡被死者打扰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那么获得光辉之主的【深渊主宰】支持还是【深渊主宰】极有可能的【深渊主宰】。毕竟克蓝沃的【深渊主宰】失败已经证明了对待亡灵不能一味的【深渊主宰】摧毁和打压,如今亡灵之灾的【深渊主宰】浩劫就是【深渊主宰】诸多死灵领主们对于过去的【深渊主宰】报复。在上千年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里面,克蓝沃一直致力于消灭亡灵,让死者‘长眠’,这使得无数的【深渊主宰】亡灵背弃了祂,甚至站到了奈落的【深渊主宰】身边反抗祂这位【死者之王】。

  如果索伦跟克蓝沃一样的【深渊主宰】想法,若干年后还是【深渊主宰】会有另外一个亡灵之灾爆发!

  ……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