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146章 臣服!
  红龙公爵夫人闻言顿时哑口无言。  ?

  索伦说得没有错,摩多城确实有办法可以安置风矛丘陵的【深渊主宰】平民,区别只不过是【深渊主宰】花费的【深渊主宰】代价到底是【深渊主宰】多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少罢了。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她却没有任何的【深渊主宰】疡,亡灵大军已经集结到了非常可怕的【深渊主宰】规模,按照现在的【深渊主宰】进度最多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三五天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,上百万的【深渊主宰】亡灵就会动全面进攻。巫妖和死灵师们正在复活更多的【深渊主宰】亡灵,祂们使用这些亡灵还组合成更加可怕的【深渊主宰】骸骨生物。

  这样一来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就连城墙也很难阻挡亡灵大军的【深渊主宰】推进。

  “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不可能的【深渊主宰】。”

  红龙公爵夫人挣扎了好一会儿,才开口道:“我的【深渊主宰】家族不可能归顺你。最多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我本人在这方面做出一些让步。”

  术士家族有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传承。

  她因为跟魔鬼的【深渊主宰】关系太过于密切,实在是【深渊主宰】没有什么退路了,这才会不得以向曾经是【深渊主宰】敌人的【深渊主宰】索伦请求帮助。可是【深渊主宰】术士家族里面的【深渊主宰】人跟魔鬼的【深渊主宰】嵌并不深,无论是【深渊主宰】魔鬼还是【深渊主宰】邪神,这些人都不想嵌太深,因为最后都很难全身而退。在红龙公爵夫人全盛时期,家族内部是【深渊主宰】全璃持的【深渊主宰】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自从她第一次败给索伦后,家族内部就已经产生了分歧。

  一部分的【深渊主宰】术士血脉认为她的【深渊主宰】行为错误,有些甚至干脆直接脱离家族迁移到别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。

  目前家族内部的【深渊主宰】矛盾不小,愿意效忠红龙公爵夫人的【深渊主宰】成员还有四成左右。红龙公爵夫人根本就没有把握控制这些人,毕竟龙脉术士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很容易成长起来的【深渊主宰】群体,家族内部也还有其他一两个能够威胁到她的【深渊主宰】传奇术士。

  索伦站了起来,平静道:“没什么不可能的【深渊主宰】。”

  “事实上,你现在的【深渊主宰】处境什么情况,我多少已经知道了』介意我做一个假设吧?目前罗萨德公国内你能够调动的【深渊主宰】兵粱有八万左右,这些兵力是【深渊主宰】根本不可能阻挡亡灵大军的【深渊主宰】。目前罗萨德公国范围内没有任何的【深渊主宰】势力可以帮助你渡过这次危机,而光辉之城已经被冬鬼牵制,等到那些圣武士反应过来这边已经变成死亡国度了。”

  “在这种情况下,你的【深渊主宰】命运会如何呢?”

  索伦说到这玩味地笑了笑,直视红龙公爵夫人的【深渊主宰】眼睛,缓缓道:“如果我没有看错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你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并不完全是【深渊主宰】依靠自己获取的【深渊主宰】。”

  他在红龙公爵夫人身边转了一圈,然后鼻子在对方白皙的【深渊主宰】颈脖部位闻了一下,用仿佛魔鬼般的【深渊主宰】低语道:“你的【深渊主宰】天赋很不错。”

  “但龙脉术士本身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种很耗费时间才能够成长的【深渊主宰】职业。而你目前的【深渊主宰】年龄才刚刚三十岁左右吧,按照正常的【深渊主宰】进度无论你的【深渊主宰】天赋多优秀现在也才刚刚传奇的【深渊主宰】样子。”

  “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说,你为了提升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实力而使用了某种秘法。”

  “并且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很邪恶的【深渊主宰】秘法。”

  “你身上有魔鬼的【深渊主宰】气息,而且体内的【深渊主宰】能量有些混杂,你的【深渊主宰】血脉被混杂了很多股力量。如果我没有猜错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你是【深渊主宰】使用了某种邪恶的【深渊主宰】祭献秘法,将同族里面一些人的【深渊主宰】血脉给抽取了吧?”

  “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似乎是【深渊主宰】魔鬼大公才能够掌握的【深渊主宰】手段。”

  “这么说来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你的【深渊主宰】背后曾经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站着某位魔鬼大公!”

  “让我猜猜是【深渊主宰】谁?”

  “目前在位的【深渊主宰】魔鬼大公都比较老实,似乎只有一位急于证明自己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跟你签订契约并且暗中帮助你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欲魔女王吧?”

  “不过看起来她现在似乎已经准备放弃你了?”

  “当然。”

  “也不应该说是【深渊主宰】放弃,而应该说是【深渊主宰】在等待收获成熟的【深渊主宰】果实。从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角度上来说,你如果被转化成为欲魔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确实会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很好的【深渊主宰】材料。”

  “不过你真的【深渊主宰】愿意去巴托地狱,愿意变成欲魔,愿意被清洗记忆由魔鬼所掌控吗?”

  索伦每说一句话,红龙公爵夫人的【深渊主宰】脸色便苍白一分,都了最后已经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片惨白,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话仿佛是【深渊主宰】带着某种魔力,让她仿佛看到了未来的【深渊主宰】画面。

  “魔鬼看似狡诈但事实上目光短浅!祂们喜欢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利益,最多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不久以后的【深渊主宰】利益。”

  索伦站在了红龙公爵夫人面前,沉声道:“我不认为你能够逃得掉。”

  “也没有多少人可以帮你。”

  “就算是【深渊主宰】其他人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愿意帮你也必须掂量一下为此得罪欲魔女王的【深渊主宰】后果。”

  红龙公爵夫人浑身颤抖了起来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抬起头来注视着索伦道:“阁下到底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?”

  索伦终于露出来了一丝满意的【深渊主宰】笑容,缓缓道:“你身上值得我出手的【深渊主宰】并不多,你本身只是【深渊主宰】其中之一。我可以帮助你渡过这一次的【深渊主宰】难关,甚至可以帮助你逃过欲魔女王的【深渊主宰】怒火』过作为代价你也必须效忠于我,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,不管最后的【深渊主宰】结果如何,你都可以在我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国内获得不低于圣灵的【深渊主宰】地位,我不会篡改你的【深渊主宰】记忆,操控你的【深渊主宰】灵魂,让你以原本的【深渊主宰】形态在我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国内转生。”

  红龙公爵夫人闻言咬了异唇。

  老实说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待遇并不是【深渊主宰】很优厚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她能够疡的【深渊主宰】并不多。无论是【深渊主宰】前往巴托地狱变成魔鬼,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在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国度内转化圣灵都不是【深渊主宰】她想要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她想活下来。

  而活下来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切前提就是【深渊主宰】能够渡过这一次的【深渊主宰】亡灵危机。欲魔女王并没有放弃她,而是【深渊主宰】在等她走投无路然后收割果实,这是【深渊主宰】红龙公爵夫人不能接受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“我同意!”

  红龙公爵夫人挣扎了许久,终于在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面前单膝跪了下去,谦卑地低下头颅道:“伟大的【深渊主宰】阴影主宰!我愿意向您献上我的【深渊主宰】忠诚!”

  不管怎么样,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。

  如果能够渡过这一次的【深渊主宰】危机,她也许有办法可以逃脱邪神和欲魔女王的【深渊主宰】掌控,不管机会有多旋都要试试。

  索伦玩味地注视着对方。

  曾经高高在上的【深渊主宰】红龙公爵夫人,罗萨德公国的【深渊主宰】统治者,差一点杀死他的【深渊主宰】敌人,如今对方就这样卑微的【深渊主宰】跪在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面前。

  不得不说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感觉,真棒!

  ps:明天要坐火车,后天恢复更新。)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