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143章 追踪希瑞克!

第143章 追踪希瑞克!

  这一夜。

  索伦在冥冥中感觉到了什么。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种很奇妙的【深渊主宰】感觉,是【深渊主宰】死亡与杀戮神性带来的【深渊主宰】共振,同时索伦还产生了一种危机感。这代表着某位拥有跟他出自同源力量的【深渊主宰】人降临了。

  “希瑞克吗?”

  索伦站在奥术塔的【深渊主宰】顶端,夜空的【深渊主宰】寒风吹起了他的【深渊主宰】长发,他已经很久没有打理过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头发,神灵也不需要这些,不过因为圣者形态的【深渊主宰】原因,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体依旧维持着人类的【深渊主宰】新陈代谢,真正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形态则是【深渊主宰】将身体变成了能量化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。希瑞克因为被封印了太久,而且本身也失去了教会,所以祂的【深渊主宰】降临跟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不一样,祂的【深渊主宰】动静会更小一点,而最开始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会比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弱一些。不过杀戮本身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很容易提高力量的【深渊主宰】源泉,只要给希瑞克一点机会祂就可以很快恢复过来。

  死亡三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传承到现在就只剩下来了几个源头。

  第一个源头便是【深渊主宰】希瑞克,祂曾经是【深渊主宰】最大的【深渊主宰】胜利者,可惜自己作死玩残了。

  第二个源头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克蓝沃,祂接管了希瑞克一部分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,并且因为耶各的【深渊主宰】辅佐而存在了许久。不过现在耶各未必对祂非常的【深渊主宰】满意,因为亡灵之灾的【深渊主宰】爆发就已经代表着祂的【深渊主宰】教义跟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亡灵君主存在着巨大的【深渊主宰】冲突。耶各本身的【深渊主宰】立场很微妙,祂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在乎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什么谁也无法预料。

  第三个源头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恐惧魔神,祂创造了恐惧神子,如今被薇薇安和莉莉安彻底取代。

  最后一个源头便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血脉。

  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当初杀死杀戮之神-巴尔,最终却放弃了继承神职作为一个凡人渡过一生的【深渊主宰】无名英雄。这个人是【深渊主宰】最可怕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,死在祂手下的【深渊主宰】传奇生物不计其数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让人很难想象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祂居然会在最后关头放弃成神,作为一个凡人渡过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一生。

  杀戮的【深渊主宰】神职就是【深渊主宰】这样被希瑞克给拿去了,要不然死亡三神斗争肯定还要再加上一位。

  这位存在的【深渊主宰】血脉已经非常微薄,索伦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唯一的【深渊主宰】继承者,而这种继承更多是【深渊主宰】因为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汇聚。他最开始的【深渊主宰】能力非常稀薄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随着杀戮与死亡,索伦身上的【深渊主宰】杀戮神性也越来越凝聚,这本身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种源自掠夺的【深渊主宰】可怕力量。

  “按照历史的【深渊主宰】轨迹,希瑞克第一个目标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跟死亡与杀戮有关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。”

  索伦默默地思考着,回忆着过去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切,喃喃道:“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历史已经被我所改变了。我现在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希瑞克的【深渊主宰】头号敌人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祂应该不会那么快就找上我,那么祂可以选择的【深渊主宰】目标就不多了。”

  希瑞克虽然很虚弱,可毕竟还有中等神力的【深渊主宰】底子在那里。

  如果不是【深渊主宰】祂自己把自己给玩残掉了,这个邪恶的【深渊主宰】家伙绝对是【深渊主宰】命运之子般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。可是【深渊主宰】自从祂自己读了希瑞克真经后,这个家伙的【深渊主宰】运气就急转直下,祂原本是【深渊主宰】最强的【深渊主宰】强大神力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创造希瑞克真经就耗费了许多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,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一本就算是【深渊主宰】主神读了都会受到影响的【深渊主宰】邪恶书籍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祂居然脑残的【深渊主宰】自己去读了,最后直接疯狂陷入了无边的【深渊主宰】自我崇拜中。虽然后来祂侥幸恢复过来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疯狂已经渗入了希瑞克的【深渊主宰】灵魂,从那以后祂好似主角光环般的【深渊主宰】运气就不见了。

  先是【深渊主宰】在跟暴政之神-班恩的【深渊主宰】斗争中节节失败,然后又被克蓝沃和午夜联手坑了,最终直接被封印了上千年就连教会都消散了。

  “对了!”

  索伦好似想到了什么,喃喃道:“魔法女神!午夜!死者之王!克蓝沃!”

  “这两个绝对是【深渊主宰】希瑞克最憎恨的【深渊主宰】敌人!”

  “恐怕希瑞克做梦都想要杀掉他们,而现在魔法女神虽然不知所踪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她重伤的【深渊主宰】消息肯定会被知道。克蓝沃现在也出事了,以希瑞克对他们的【深渊主宰】仇恨,肯定会想办法对付这两位。那么只要显露出来一点踪迹,也许自己可以想办法找到什么。”

  希瑞克最恨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克蓝沃,这是【深渊主宰】祂宿命的【深渊主宰】对手之一,然后是【深渊主宰】魔法女神-午夜,也是【深渊主宰】祂非常希望报复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。

  “如果我是【深渊主宰】希瑞克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现在应该怎么做?”

  索伦习惯于反向思考,这个时候他将自己假设为了希瑞克,自言自语道:“如果我是【深渊主宰】希瑞克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刚刚破开封印逃出来,力量肯定会非常虚弱。教会基本上全部覆灭,这种情况下我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最多就是【深渊主宰】高阶传奇以上,那么我现在第一个要做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就是【深渊主宰】隐藏起来,同时想办法恢复力量。”

  “那么。”

  “这种时候我应该通过什么方式来恢复力量呢?”

  “血祭!”

  “这是【深渊主宰】最直接也是【深渊主宰】最快速有效的【深渊主宰】恢复方式,可以让自己迅速成为半神,同时恢复到圣者形态。不过想要恢复我现在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,普通的【深渊主宰】生物血祭是【深渊主宰】不可能的【深渊主宰】。最少都是【深渊主宰】高阶传奇的【深渊主宰】生物,或者是【深渊主宰】带有神性的【深渊主宰】生物。”

  “如果是【深渊主宰】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生物,那么目标范围就缩小了很多。”

  希瑞克是【深渊主宰】邪神。

  那种很正统的【深渊主宰】邪神。

  所以希瑞克跟索伦不同,祂是【深渊主宰】接受血祭并且享受血祭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想要让祂恢复力量就必须是【深渊主宰】高阶传奇以上的【深渊主宰】生物,最好还是【深渊主宰】神性生物,如果将范围缩小到这个规模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那么希瑞克可以动手的【深渊主宰】目标就减少了许多。

  “该如何把祂找出来呢?”

  索伦陷入了沉思中,自言自语道:“目前物质位面最多的【深渊主宰】高阶传奇生物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巫妖、亡灵、魔鬼和恶魔。所有凡人里面的【深渊主宰】高阶传奇几乎都是【深渊主宰】占据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位置,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太难击杀而且太过于明显,很容易暴露自己。”

  高阶传奇在物质位面不少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地位都非常的【深渊主宰】特殊。

  像【北地之眼】就是【深渊主宰】高阶传奇女巫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地位却是【深渊主宰】北地高塔的【深渊主宰】统治者,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高阶传奇也都差不多,不是【深渊主宰】在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教会内有着很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位置,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统治一方国度的【深渊主宰】强者,要不然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种族内部的【深渊主宰】实权派。

  “精灵、矮人、兽人、人类。”

  索伦沿着思路继续推演着,喃喃道:“这四个种族可以排除。暴露的【深渊主宰】可能性太高了。就目前的【深渊主宰】环境来说,最适合的【深渊主宰】亡灵、恶魔和魔鬼。”

  “魔鬼的【深渊主宰】踪迹太难找,恶魔已经退回了无底深渊。”

  “那么亡灵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最大的【深渊主宰】可能。”

  “希瑞克拥有谋杀、阴谋、谎言、欺诈和幻象神职。谋杀是【深渊主宰】死亡的【深渊主宰】演化,祂对亡灵动手的【深渊主宰】可能性最高。”

  思路一下子清楚了。

  索伦继续推演道:“以希瑞克的【深渊主宰】能力和神职,恐怕现在第一步的【深渊主宰】血祭已经成功了。如果祂要阴谋杀死一个巫妖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应该没有人可以阻止祂。那么祂现在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至少已经恢复了半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实力。”

  凡人难以阻挡希瑞克。

  如今物质位面有许多的【深渊主宰】亡灵,半神巫妖和神性亡灵都不少,希瑞克只要找到一个杀死就可以恢复不少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。

  这一点索伦也没办法阻止。

  而且因为幻象、谎言和欺诈的【深渊主宰】神职,希瑞克很善于欺骗和躲藏,找到的【深渊主宰】可能性极低。

  “如果恢复到半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。”

  索伦继续沉思着,自言自语道:“那么下一部分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恢复真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实力。这需要更多的【深渊主宰】血祭,更多的【深渊主宰】神性,同时还需要一个教会。”

  “希瑞克的【深渊主宰】教会已经消散了。”

  “那么在拥有一定实力的【深渊主宰】情况下,祂绝对会重新创建教会。那么能够让祂选择的【深渊主宰】就变少了。”

  “要么杀死某一个神灵,伪装成祂来接收信仰。”

  “要么就是【深渊主宰】重新建立教会,这是【深渊主宰】非常困难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,没有几百年是【深渊主宰】不可能的【深渊主宰】,就算是【深渊主宰】我的【深渊主宰】教会最开始也是【深渊主宰】依靠半精灵之神的【深渊主宰】教会完成。蜘蛛神后曾经就杀死过一位神灵,然后冒充祂接收信仰,一直到彻底掌控后才真相大白。”

  “希瑞克很有可能这么做。”

  神力不会平白无故拥有,希瑞克也需要一步一步才能够恢复。

  “如果是【深渊主宰】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话。”

  “希瑞克会选择哪个神灵作为目标呢?首先这个神灵不能太强大,其次这个神灵必须跟祂有一点联系,最好是【深渊主宰】跟祂的【深渊主宰】某个神职有关系!蜘蛛神后杀死的【深渊主宰】目标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幽暗地域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那么希瑞克选择目标的【深渊主宰】话范围会缩小很多。”

  “以祂现在的【深渊主宰】实力,就算是【深渊主宰】加上阴谋诡计最多也就只能够杀死微弱神灵到中等神力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。”

  “那么。”

  “范围缩小一下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祂可能选择的【深渊主宰】目标就只剩下这些了。”

  索伦一挥手,众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图谱便浮现在了眼前,目前物质位面所有种族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都在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学识中,扣掉一些绝对不能招惹有后台的【深渊主宰】,可以选择的【深渊主宰】范围就很小了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与此同时。

  在某个阴暗的【深渊主宰】地下室内,一具已经死去的【深渊主宰】巫妖躯壳正在祭坛的【深渊主宰】中央。

  希瑞克的【深渊主宰】眼中浮现喜悦的【深渊主宰】光芒,神性的【深渊主宰】光辉在祂身上浮现,祂表情狰狞道:“真是【深渊主宰】愚蠢的【深渊主宰】家伙!以为命匣就可以对抗神灵了吗?真是【深渊主宰】天真的【深渊主宰】蠢货!”

  灵魂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被掠夺,神性的【深渊主宰】火焰融入体内。

  希瑞克满足的【深渊主宰】吸收着力量,将自身恢复到半神状态,神灵对抗巫妖比想象中的【深渊主宰】容易,尤其是【深渊主宰】跟死亡有关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直接就可以在杀死对方时毁掉巫妖的【深渊主宰】命匣。巫妖的【深渊主宰】灵魂之火化作了希瑞克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,祂迅速恢复着实力,同时思考着下一个目标人选。

 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祂此刻突然有点不安起来!

  ……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