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四十四章 猎杀虐待女神

第四十四章 猎杀虐待女神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意外。

  就连索伦都没有想到的【深渊主宰】意外,因为按照他对战旗试炼的【深渊主宰】评估,中高阶以上的【深渊主宰】职业者是【深渊主宰】不会因为在试炼中死亡而导致现实中也死亡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但是【深渊主宰】意外最终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发生了。

  死去的【深渊主宰】精锐海盗已经停止了呼吸和心跳,而索伦也将其的【深渊主宰】灵魂收在手中。

  战旗试炼有一个弊端。

  因为是【深渊主宰】真实幻境的【深渊主宰】缘故,所有在试炼中死亡的【深渊主宰】人在退出时都必须经历一个强制性的【深渊主宰】死亡豁免判定,如果是【深渊主宰】自身的【深渊主宰】意志不足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试炼者有可能在幻境中死亡的【深渊主宰】同时,也导致自身在现实中死亡。

  很显然。

  这个精锐海盗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因为没有通过死亡豁免判定。

  事故已经发生了。

  索伦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,只能够先将这些试炼者们送出去。至于善后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他早就已经有了计划,因为最开始他就设想好了如果发生意外的【深渊主宰】话应该怎么做。

  一尊尊钢铁魔像出现。

  “试炼完成。”

  “请随我离开这里。”

  为首的【深渊主宰】钢铁魔像用冰冷的【深渊主宰】机械音朝着这些海盗说话,刚刚经历了一次真实的【深渊主宰】死亡,这些海盗都非常的【深渊主宰】疲倦。虽然发现身边好像少了一个人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只有其中一个人开口道:“剑鱼呢?为什么他不见了?”

  钢铁魔像开口道:“他已经完成了试炼,被送往了别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。”

  “现在我护送你们离开这里。”

  听到钢铁魔像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其他海盗犹豫了一下,随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跟着离开。

  这些海盗都是【深渊主宰】随机挑选出来的【深渊主宰】,彼此间的【深渊主宰】关系并不算很好,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少了一个人也没有太在意。

  因为刚刚经历的【深渊主宰】死亡让他们有不少体悟。

  另外一边的【深渊主宰】安排就容易多了,摩多城的【深渊主宰】军官阶层全部返回了军营。

  而索伦也在这个时候来到了死去的【深渊主宰】那个海盗尸体前,尸体上没有任何的【深渊主宰】伤口,死者面部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颇为惊恐,还残留着幻境内面对死亡时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。

  简单来说。

  他其实是【深渊主宰】被活生生吓死的【深渊主宰】!

  以高阶职业者的【深渊主宰】能力,完全可以承受试炼失败带来的【深渊主宰】副作用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如果自己都在那一刻相信自己是【深渊主宰】真的【深渊主宰】死亡了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那么最后的【深渊主宰】结果就是【深渊主宰】**在现实中死去。

  “必须想一个应对办法。”

  索伦想了想,抬手轻轻一挥在连接战旗试炼的【深渊主宰】装置上刻画下复杂的【深渊主宰】符文印记,他喃喃道:“一个强化意志的【深渊主宰】加持法阵?在试炼者退出的【深渊主宰】一瞬间强化他们的【深渊主宰】豁免抗性!这应该可以减少发生意外的【深渊主宰】概率吧?”

  法阵很快完成。

  在完成了这个豁免强化的【深渊主宰】法阵后,他表情不由怔了一下,因为这个法阵他看起来居然有点熟悉。

  “哪里看到过呢?”

  突然间,索伦好似想到了什么,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,过了许久方才吐了一口气离开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战旗试炼的【深渊主宰】意外并没有传出去。

  相反它的【深渊主宰】好处反倒是【深渊主宰】在摩多城的【深渊主宰】高层中流传,因为其中的【深渊主宰】一个试炼者杰克在经历了一次死亡战斗后,居然很快突破了原有的【深渊主宰】瓶颈,一跃成为了摩多城非常接近传奇领域的【深渊主宰】职业者。

  战旗试炼对于职业者的【深渊主宰】提升很明显,尤其是【深渊主宰】冲锋在第一线的【深渊主宰】战士。

  面对死亡是【深渊主宰】每个战士都必须经历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。

  而现实中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经历最后未必是【深渊主宰】可以活下来的【深渊主宰】,战旗试炼提供的【深渊主宰】绝境死亡给了战士一个积累怒气的【深渊主宰】机会,生死间的【深渊主宰】突破直接让杰克掌握了接近传奇级别的【深渊主宰】强韧能力。

  “试炼还必须继续进行。”

  “一点点小小的【深渊主宰】伤亡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可以承受的【深渊主宰】,跟战旗试炼带来的【深渊主宰】结果相比。”

  索伦坐在书房内思考着一切,所有精力过战旗试炼的【深渊主宰】人都在他的【深渊主宰】暗中考察范围内,几乎每一个试炼者在刚刚完成后都会有一段虚弱期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度过虚弱期后他们的【深渊主宰】实力提升都非常明显。

  几乎所有试炼者都有一个小幅度的【深渊主宰】提升。

  这样一比较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一个意外死亡的【深渊主宰】试炼者就不是【深渊主宰】那么重要了。

  索伦没有过度的【深渊主宰】仁慈和怜悯。

  圣者浩劫的【深渊主宰】第二波冲击随时可能爆发,而随后的【深渊主宰】第三波和第四波冲击更是【深渊主宰】不知道要死多少人,最后能够幸存下来的【深渊主宰】只是【深渊主宰】少数,以现在的【深渊主宰】一点风险换取未来的【深渊主宰】生存是【深渊主宰】值得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摩多城。港口区。

  伴随着一阵沉闷的【深渊主宰】轰鸣声,一艘巨大的【深渊主宰】浮空艇缓缓地停靠在了港口区的【深渊主宰】灯塔附近。

  虽然现在浮空艇的【深渊主宰】数量已经达到了两位数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每次返航依旧还是【深渊主宰】会引来人们的【深渊主宰】围观。这一艘浮空艇刚刚从阿伦戴尔归来,依靠先进的【深渊主宰】炼金技术,浮空艇往返阿伦戴尔和摩多城只需要一天半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。

  在天上飞走得是【深渊主宰】直线距离。

  如此高的【深渊主宰】效率瞬间让许多人意识到了其中的【深渊主宰】商机,甚至就连其他商会都在想办法仿造浮空艇的【深渊主宰】结构。

  索伦对此没有任何意外。

  他只要掌控好浮空环的【深渊主宰】核心技术,那么便可以牢牢把持住其中的【深渊主宰】利益。

  大神殿。

  一个全身笼罩在斗篷里的【深渊主宰】游荡者行色匆匆的【深渊主宰】进入了后殿,随机便是【深渊主宰】朝着一个正在沉思的【深渊主宰】人单膝跪下道:“大祭司阁下!”

  “我们已经发现了痛苦少女的【深渊主宰】踪迹。”

  “她和她的【深渊主宰】信徒出现在塔伦城,这座城市的【深渊主宰】贵族已经被他们所渗透腐化,很多掌权者都已经暗中被他们所控制。”

  大祭司闻言抬起头来,缓缓道:“终于找到了吗?”

  “我现在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告知吾主。”

  “你们派人暗中盯着他们教会的【深渊主宰】举动,不过错过任何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情报。”

  游荡者应声道:“是【深渊主宰】!”

  下一刻。

  大祭司便是【深渊主宰】出现在了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书房内,对于大祭司的【深渊主宰】突然到来,索伦疑惑地抬起头道:“有什么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吗?”

  “吾主。”大祭司躬身道:“已经找到痛苦少女劳薇塔的【深渊主宰】踪迹了。”

  “她和她的【深渊主宰】教会都隐藏在塔伦城。”

  终于找到了?!

  索伦闻言表情一喜,随即沉声道:“盯住他们。”

  “我现在派人前往大陆,是【深渊主宰】时候进行一场狩猎了!”

  他寻找痛苦少女的【深渊主宰】踪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这位邪恶的【深渊主宰】女神显得非常谨慎,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控制着数目庞大的【深渊主宰】游荡者,也一直到现在才获得了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线索。

  索伦想了想道:“先不要打草惊蛇。”

  “我明天亲自动身前往塔伦城,另外派人将消息送给阿伦戴尔的【深渊主宰】长公主。”

  “痛苦少女和寒冬少女是【深渊主宰】盟友。”

  “想必她会对消灭敌人的【深渊主宰】盟友产生一丝兴趣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