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四十一章 欺诈!

第四十一章 欺诈!

  现实就是【深渊主宰】这样。

  作为一个邪神索伦毫不犹豫的【深渊主宰】坑了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首领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作为这支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领袖,他也毫不犹豫地坑了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族人。在索伦下令钢铁魔像将吉斯洋基人俘虏集中起来后,名为卡诺斯特的【深渊主宰】吉斯洋基人首领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族人全部都被卖了。根据他和索伦签订的【深渊主宰】契约,有关于古神尸体的【深渊主宰】任何一切他都不能够再提起,否则他就违背了契约将会受到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惩罚。

  所以!

  在这个名为卡诺斯特的【深渊主宰】狡猾吉斯洋基人军阀口中,他变成了拯救族人的【深渊主宰】大英雄。

  因为无意中触怒了一位可怕的【深渊主宰】邪神,整个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族群都变成了卑贱的【深渊主宰】俘虏。而就在这个时候,他们勇敢的【深渊主宰】首领站了出来,不但敢于直面可怕的【深渊主宰】邪神索伦,同时还敢据理力争跟对方讨价还价,最终依靠三寸不烂之舌硬生生用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口才说服了这个可怕的【深渊主宰】邪神。让祂同意给予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吉斯洋基人自由,并以此换来以后足够多的【深渊主宰】供奉和赎金,满足自己贪婪无尽的【深渊主宰】**。

  索伦在释放这些吉斯洋基人后便暂时离开。

  把整个场地都交给了卡诺斯特来发挥,这个家伙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演技能绝对是【深渊主宰】影帝级别的【深渊主宰】,欺诈和哄骗能力也是【深渊主宰】一流的【深渊主宰】级别。

  硬生生把整个过程都给扭曲了。

  将自己从一个做出错误判断导致族群惹上了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愚蠢首领,变成了一个英明神武勇敢果断,在整个族群都接近覆灭的【深渊主宰】情况下,硬生生靠着一己之力说服了可怕的【深渊主宰】邪神。以未来足够多的【深渊主宰】回报来跟邪神谈判并且最终说服祂给予所有人自由,甚至还从邪神的【深渊主宰】手中拿回了属于他们的【深渊主宰】星界要塞。

  当然。

  至于整个族群到底欠下了多么可怕的【深渊主宰】债务,聪明的【深渊主宰】卡诺斯特只是【深渊主宰】稍微提了一下。

  反正再坏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这样了。

  实在不行就有十年、二十年、三十年、五十年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去还,吉斯洋基人依靠劫掠为生,星界也有许多价值惊人的【深渊主宰】矿产财富,以一个族群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总能还掉欠下这个邪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债务。

  不管怎么说。

  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首领卡诺斯特用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手腕保住了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地位,同时在这种情况下逆转行事无意也提高了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声望。

  对此索伦并没有什么意见。

  他只要看得见的【深渊主宰】利益,至于卡诺斯特用什么去迷惑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族人,那不是【深渊主宰】他应该过问的【深渊主宰】东西。

  既然已经完成了契约。

  那么接下来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履行的【深渊主宰】时候了。

  索伦指挥钢铁魔像进入了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藏宝库,然后将里面所有值钱的【深渊主宰】玩意儿统统搬了出来。根据卡诺斯特的【深渊主宰】说法,这些财富是【深渊主宰】用来换取他们自由,至于欠下的【深渊主宰】债务则是【深渊主宰】星界要塞的【深渊主宰】赎金。索伦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很仁慈的【深渊主宰】家伙,所以他只带走了黄金、矿产、稀有材料,以及各种歌莉娅和堕落女巫看上眼的【深渊主宰】东西,倒也没有把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家底彻底搬空,最起码还给他们留了足够多的【深渊主宰】食物和武器。

  “初步估价在八百万枚金德勒左右。”

  歌莉娅的【深渊主宰】估价能力极好,很快便统计了一遍,对着索伦道:“吉斯洋基人囤积了不少金属矿物,应该足够我们制造五百尊以上的【深渊主宰】钢铁魔像。”

  “灵魂晶石的【深渊主宰】价值无法统计,不过数量有三百多枚。”

  “至于一些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东西,恐怕还要回去鉴定后才可以确定具体的【深渊主宰】价值。”

  索伦点点头表示知道了。

  这些其实都是【深渊主宰】小钱,吉斯洋基人欠下的【深渊主宰】高达三千六百万枚金德勒的【深渊主宰】债务,才是【深渊主宰】这一次真正的【深渊主宰】惊人收获。

  星界要塞等于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独立的【深渊主宰】半位面。

  索伦是【深渊主宰】将其按照一个小型王国的【深渊主宰】价格来计算的【深渊主宰】,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给了对方一个优惠价,最后欠下的【深渊主宰】债务还是【深渊主宰】高达三千六百万枚金德勒。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不多不少的【深渊主宰】债务。

  如果实在是【深渊主宰】太多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对方会觉得根本不可能还得起,所以很容易出现一些意外。

  可是【深渊主宰】这个价格按照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计算,最多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族群勒紧腰带强撑个十年二十年的【深渊主宰】收获,如果是【深渊主宰】运气好一点找到了星界的【深渊主宰】金刚石流星,或者是【深渊主宰】抢劫了什么很有钱的【深渊主宰】家伙,那么五年十年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也可以一口气还掉。以星界无尽的【深渊主宰】财富和吉斯洋基人掠夺收获的【深渊主宰】能力,一年弄个一两百万枚金德勒价值的【深渊主宰】东西是【深渊主宰】毫无问题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如果不是【深渊主宰】星界有如此多珍贵的【深渊主宰】资源,奥术帝国也不会那么执着于探索星界。

  整个交割的【深渊主宰】过程非常顺利。

  索伦搬走了一切自己想要的【深渊主宰】东西,而吉斯洋基人则清洁溜溜的【深渊主宰】拿回了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星界要塞。

  不管怎么说,族群总算是【深渊主宰】维持了下去。

  卡诺斯特在从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手中暂时逃脱后,立刻便是【深渊主宰】准备带着族人传送离开,他现在真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不想再见到这个邪神了。

  至少在按照契约上写的【深渊主宰】下一次‘分期付款’前是【深渊主宰】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他现在准备带领族人去一趟下层位面,为了偿还欠下索伦那庞大的【深渊主宰】债务,他必须要多干几次无本买卖了。

  至于欠债不还是【深渊主宰】不可能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,索伦已经留下来了印记。

  对于一个中等神力的【深渊主宰】邪神来说,还没有哪个凡人能逃掉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债务,只要他想找到对方,这些吉斯洋基人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逃到天涯海角也没用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望着吉斯洋基人仓皇而逃的【深渊主宰】要塞,歌莉娅终于是【深渊主宰】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  堕落女巫也是【深渊主宰】面露微笑,仿佛此刻是【深渊主宰】心情也是【深渊主宰】非常不错,开口道:“想不到这一次星界之行的【深渊主宰】收获会这么大,看起来以后咱们还得多来几次。”

  索伦也是【深渊主宰】笑了笑,沉声道:“不可能每次都有这么好的【深渊主宰】运气。”

  “这一次吉斯洋基人是【深渊主宰】送上门的【深渊主宰】。”

  “在茫茫星界内遭遇其他种族生物的【深渊主宰】几率并不高,要是【深渊主宰】遇到飘荡的【深渊主宰】星界巨兽,恐怕也就只能打一场了。”

  大量的【深渊主宰】物资堆满了整个奥术塔的【深渊主宰】储藏室。

  这一次的【深渊主宰】收获这么大,自然也就没有必要继续收集星界之沙,吉斯洋基人也储存了这种银白色的【深渊主宰】物质,他们锻造的【深渊主宰】武器同样掺入了星界之沙。

  歌莉娅开始启动奥术塔锁定坐标,而堕落女巫则激活元素熔炉准备传送。

  有这么一大批物资补充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她们接下来的【深渊主宰】研究可以维持很长的【深渊主宰】一段时间。至于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注意力则转向了另外一个方面。

  “钟表涅槃之机械镜吗?”

  他不由陷入了沉思,喃喃道:“高阶传奇才能涉足的【深渊主宰】危险地带,想不到古神尸体居然在这种地方。”

  “真是【深渊主宰】有点麻烦!”

  事情要一步一步来,探索钟表涅槃之机械镜恐怕还要准备很多东西。

  毕竟。

  这个地方是【深渊主宰】出了名的【深渊主宰】传奇多如狗!

  ……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