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三十九章 交换与自由

第三十九章 交换与自由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瞬间出现在了星界要塞内部。

  属于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威压笼罩着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吉斯洋基人,从多元宇宙诞生开始,诸神一直都是【深渊主宰】凌驾于万物之上,不论是【深渊主宰】夺心魔帝国,瑟银时代,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奥术时代,虽然凡物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也有可能发展到某种极致,一度进入多元宇宙的【深渊主宰】巅峰期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最终还是【深渊主宰】不可能真正跟诸神比肩。作为夺心魔帝国的【深渊主宰】后遗症,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诞生虽然避开了神灵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终究只不过是【深渊主宰】凡人。

  “尊敬的【深渊主宰】阴影主宰!”

  “我们并非是【深渊主宰】故意要冒犯阁下!……我们……我们并不知道阁下也在……不知道……”

  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首领出现在了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面前,面对一个中等神力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尤其是【深渊主宰】星界要塞已经被封锁的【深渊主宰】情况下,他终于是【深渊主宰】彻底放弃了反抗,结结巴巴道:“我们并非是【深渊主宰】故意冒犯!……”

  “请……”

  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话还没说完就被索伦打断了,他轻轻挥手一指,伴随着法术的【深渊主宰】光辉一个躲藏在角落的【深渊主宰】试图偷袭的【深渊主宰】灵能武士便被当场击杀。

  死亡一指。

  以索伦现在的【深渊主宰】施法能力,凡人几乎很难豁免他所施展的【深渊主宰】即死法术。

  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灵能武士很快失去了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生命,法术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夺取了他的【深渊主宰】灵魂,只剩下来一句惨白的【深渊主宰】躯壳。

  “你们以掠夺为生,在抢夺他人的【深渊主宰】时候,应该早就已经做好被掠夺的【深渊主宰】准备吧?”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态度很冰冷,没有丝毫的【深渊主宰】怜悯,而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吉斯洋基人在听到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话后顿时感觉到一丝绝望,不是【深渊主宰】所有人都干正面挑战一位真神,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登神者-尤金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,起劲为止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人正面挑战过次级恶魔领主,对抗阴影之主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因为有索伦一起行动。除此之外,尤金至今没有跟任何神灵叫板过,哪怕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微弱神力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。

  吉斯洋基人虽然并不信仰神灵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他们知道任何一位真神是【深渊主宰】何等的【深渊主宰】可怕!

  更别说是【深渊主宰】拥有中等神力的【深渊主宰】索伦。

  辨认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很容易。因为阴影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已经笼罩了整个要塞。

  “现在你们都是【深渊主宰】我的【深渊主宰】俘虏和奴隶。”

  “你们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切都是【深渊主宰】我的【深渊主宰】战利品,我有权随意处置你们的【深渊主宰】生死!”

  “当然。”

  “这也是【深渊主宰】按照你们的【深渊主宰】惯例,属于星界的【深渊主宰】规则!”

  说到这,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嘴角浮现一丝戏谑的【深渊主宰】笑意。吉斯洋基人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相对残暴的【深渊主宰】种族,因为被夺心魔奴役过的【深渊主宰】经历,他们对待其他种族也非常的【深渊主宰】残忍。

  杀戮和掠夺只是【深渊主宰】其中的【深渊主宰】一部分。

  吉斯洋基人因为本身被残忍奴役的【深渊主宰】历史,非常喜欢用灵能去控制和奴役其他种族的【深渊主宰】心灵,他们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群游荡在星界的【深渊主宰】强盗。

  索伦是【深渊主宰】守序阵营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。

  所以他不会进行毫无意义的【深渊主宰】杀戮。在阴影神职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笼罩整个要塞后,他决定按照星界的【深渊主宰】法则和吉斯洋基人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作风来对待他们,将他们全部变成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奴隶。

  既然是【深渊主宰】奴隶,那么生死就全权由他来掌控。

  “你们可以试着反抗!”

  “我知道你们善于对待反抗的【深渊主宰】奴隶!……不过!……同样的【深渊主宰】我也会按照你们的【深渊主宰】方法来对待那些试图反抗的【深渊主宰】人呢!……”

  索伦平静的【深渊主宰】声音传遍了整个要塞,而浮空塔那边的【深渊主宰】战斗也早就已经停止了。

  吉斯洋基人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因为他们任何的【深渊主宰】举动都有可能招来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无情杀戮,邪神有时候会跟你们讲道理,但那些都是【深渊主宰】属于祂们的【深渊主宰】道理,你只能选择服从或者去死。

  索伦不会原谅他们。

  吉斯洋基人在发动掠夺攻击前,就应该做好失败的【深渊主宰】打算,怜悯没有任何的【深渊主宰】意义。反抗也只能给索伦带来一些杀戮经验罢了。

  “那么。”

  “现在把要塞靠近浮空岛。”

  索伦注视着汗如雨下的【深渊主宰】吉斯洋基人首领,作为女皇之下的【深渊主宰】军阀实力,这个首领拥有高阶传奇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在面对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威压时却如同一个普通人,这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神灵和凡人最根本的【深渊主宰】差距。索伦用改变空间的【深渊主宰】神格力量封锁了所有传送法术,这些吉斯洋基人现在就连逃跑都办不到。

  而且。

  如果索伦正面施展一个群体神力冲击波,那么结果极有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尸横遍野。

  庞大的【深渊主宰】星界要塞开始移动。

  很快,歌莉娅和堕落女巫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也出现在了要塞内,歌莉娅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此刻稍微有点震惊,虽然她早就知道索伦封神后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已经超越了自己。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当真正看到他如此轻易地镇压了一个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族群时,她的【深渊主宰】心中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免不了异常的【深渊主宰】震撼。

  这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!

  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最辉煌的【深渊主宰】奥术帝国时期,整个奥术文明汇聚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也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想要跟诸神比肩罢了。

  一丝距离感让她感受到压力。

  因为她刚刚认识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时候,他才只不过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不起眼的【深渊主宰】小偷。而如今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背影已经需要自己去仰望了。

  钢铁魔像开始进入要塞内部。

  一群群的【深渊主宰】吉斯洋基人被押送着进入了浮空塔,这个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族群有五千多人,其中接近一半都是【深渊主宰】属于战斗人员。整个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族群都是【深渊主宰】这样分散的【深渊主宰】,站在最高位置的【深渊主宰】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女皇,一个接近不死生物的【深渊主宰】东西,往下就是【深渊主宰】诸多好似军阀的【深渊主宰】首领。控制的【深渊主宰】各自的【深渊主宰】星界要塞,不断地以劫掠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种族生活。

  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首领眼睁睁地看着钢铁魔像将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族人好似奴隶一样押送到了一起。

  他很像反抗索伦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他知道这样只会带来族群的【深渊主宰】毁灭,他不断地试图呼唤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盟友,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凡人传说中的【深渊主宰】【红龙盟约】。基本上任何一个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星界堡垒,都存在至少一头的【深渊主宰】成年红龙作为盟友。而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星界要塞拥有三头成年红龙作为盟友,在他们遭遇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敌人时,首领可以利用盟约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召唤它们协助,并且劫掠获得的【深渊主宰】财富也要分享给邪恶的【深渊主宰】红龙一部分。

  盟约没有任何的【深渊主宰】回应。

  即便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首领不断地呼唤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至今却没有任何一头红龙回应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召唤。

  这群邪恶而狡猾的【深渊主宰】巨龙背弃了古老的【深渊主宰】盟约,在发现敌人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位神灵,并且还是【深渊主宰】中等神力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后,三头签订盟约的【深渊主宰】红龙没有任何一头选择协助他们战斗。

  因为过来就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送死罢了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索伦也在等待。

  他其实一直都在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首领反抗自己,这座星界要塞并不算非常大,那么其中可以供给一头红龙活动的【深渊主宰】空间就很小。这代表着这个族群的【深渊主宰】红龙盟约是【深渊主宰】以契约存在,而并非是【深渊主宰】直接将红龙养在里面,他在等对方召唤红龙出现,一座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堡垒固然拥有不少的【深渊主宰】财富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如果可以顺带屠龙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那么自然是【深渊主宰】再好不过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。

  物质位面的【深渊主宰】巨龙已经越来越少了!

  大部分龙族都生活在龙岛和龙国,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神灵也会轻易进入,因为那是【深渊主宰】龙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地盘。

  如果对方的【深渊主宰】首领可以召唤出来几头红龙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想必索伦还能够再赚一笔。可惜,似乎狡猾的【深渊主宰】红龙知道了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,他等待了这么长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,居然都没看到反抗的【深渊主宰】迹象。

  红龙盟约无法召唤盟友协助。

  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首领因为绝望而放弃了反抗,索伦想的【深渊主宰】计划似乎是【深渊主宰】落空了。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跟他太早暴露神格力量有关,这些红龙全部都吓得不敢来了。

  虽然俘虏了这些吉斯洋基人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如何处置他们也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问题。

  这个种族天生自带灵能,作为奴隶的【深渊主宰】话必须要很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生物才能控制他们,比如说是【深渊主宰】夺心魔那样的【深渊主宰】天生高阶物种。

  大祭司应该会有办法。

  不过在把他们打上奴隶的【深渊主宰】烙印之前,恐怕还要先准备一些封印他们力量的【深渊主宰】镣铐。

  “伟大的【深渊主宰】阴影主宰!”

  在真正确定红龙盟约已经失效后,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首领终于是【深渊主宰】彻底放弃了反抗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希望,不过他还是【深渊主宰】不希望族人因此失去自由,所以他怀着坎坷的【深渊主宰】心情走到了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面前,谦卑地低下头颅道:“冒犯伟大的【深渊主宰】您是【深渊主宰】我们的【深渊主宰】过错!”

  “按照星界的【深渊主宰】规则,作为失败者我们理所应当成为你的【深渊主宰】俘虏。”

  “不过。”

  “我希望能够跟阁下做一个交易,以此来换回族人的【深渊主宰】自由。”

  索伦闻言笑了起来,缓缓道:“你们现在是【深渊主宰】我的【深渊主宰】俘虏,整个要塞内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切都是【深渊主宰】属于我的【深渊主宰】战利品。”

  “我很好奇你还有什么东西可以用来跟我交易?”

  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首领沉声道:“有。”

  “我还有一个消息。”

  “相信阁下绝对会对它很感兴趣,我希望用它来换取族人的【深渊主宰】自由。”

  索伦闻言眉头一跳,缓缓道:“什么消息?”

  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首领以坚定的【深渊主宰】目光看着索伦,沉声道:“星界飘荡的【深渊主宰】古神尸体。”

  “我希望用一处飘荡的【深渊主宰】古神尸体来换取族人的【深渊主宰】自由。”

  “我们吉斯洋基人一生都在星界中飘荡,也只有我们才知道一些古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尸体到底在哪!如果阁下愿意给我的【深渊主宰】族人自由,我愿意把一处古神尸体的【深渊主宰】所在告诉阁下。”

  “如果阁下不愿意。”

  “那么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你杀死我,折磨我的【深渊主宰】灵魂,也不可能得到任何的【深渊主宰】消息。”

  “吉斯洋基人的【深渊主宰】心灵和灵魂已经经受过夺心魔的【深渊主宰】考验,我相信阁下应该知道一处古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尸体和一群微不足道的【深渊主宰】奴隶。”

  “哪个要更加重要一些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