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十七章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宿命!

第十七章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宿命!

  索伦很快见到了耶各。

  这位传说中的【深渊主宰】远古死神看起来很平常,就好像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普通的【深渊主宰】死灵师学者,此刻正在冥河之舟上拿着鹅毛笔在羊皮卷上记录着什么。耶各的【深渊主宰】教会一直都在记录着死亡,甚至可以说是【深渊主宰】在等待万物终结的【深渊主宰】时刻。因为在耶各的【深渊主宰】教会里面,认为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位面和宇宙都有死亡终结的【深渊主宰】那一刻,曾经甚至有人一度认为耶各真正的【深渊主宰】使命就是【深渊主宰】见证和记录整个多元宇宙的【深渊主宰】死亡。

  圣者浩劫似乎并没有给耶各带来很大的【深渊主宰】影响。

  因为祂的【深渊主宰】神职基本上已经全部送出去了,死者之王-克蓝沃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已经坠落到了物质位面,不过耶各似乎在冥界呆着没有任何影响。但是【深渊主宰】看起来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祂目前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也不能够进入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国,不过祂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国里面也没有什么,到了祂这个级别恐怕就连神国也不太需要了吧。

  伟大神性!

  整个多元宇宙最接近伟大神力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,虽然放弃了死亡神职,但依旧还是【深渊主宰】目前神性最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远古之神。

  如果说神灵是【深渊主宰】法则的【深渊主宰】产物。

  那么到了耶各这个级别就已经是【深渊主宰】快要接近大道了!

  祂是【深渊主宰】多元宇宙漫长的【深渊主宰】历史当中,唯一一个因为自己厌倦神职而把力量送给别人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并且这么多年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斗争和浩劫爆发,仅仅只是【深渊主宰】【微弱神力】的【深渊主宰】祂依旧还是【深渊主宰】活得好好的【深渊主宰】,根本没有任何神灵胆敢去没事招惹祂。

  祂变成了一个旁观者,只是【深渊主宰】偶尔协助新的【深渊主宰】死神来管理事物。

  这里必须提到一点。

  索伦一直认为冥河的【深渊主宰】扩张跟死神-耶各脱不开关系,因为在最古老的【深渊主宰】时期,冥河只是【深渊主宰】一条小小的【深渊主宰】支流,而如今冥河已经贯穿了整个多元宇宙。

  甚至就连天堂山上都有冥河的【深渊主宰】分支。

  值得一提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,死神-耶各跟远古太阳神-阿曼纳塔的【深渊主宰】关系不错。而远古太阳神陨落后,转世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洛山达,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现在的【深渊主宰】——【光辉之主】!

  冥河的【深渊主宰】扩张不被历史所记载。

  但是【深渊主宰】从诸多位面开始诞生以来,冥河从最高层的【深渊主宰】天堂山一直流淌到了无底深渊的【深渊主宰】最深处。

  如果说这背后没有死神-耶各的【深渊主宰】影子,索伦是【深渊主宰】绝对不相信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而且过去还有一堵‘无信者之墙’。但如今整个多元宇宙生死间的【深渊主宰】交替都是【深渊主宰】由冥河来维持,几乎很少再有灵魂被封入无信者之墙,绝大部分的【深渊主宰】灵魂都是【深渊主宰】通过冥河运往源海,最终重新由死转为生。死亡的【深渊主宰】发展就是【深渊主宰】这样转化过来的【深渊主宰】。而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切背后都有耶各的【深渊主宰】影子。

  “年轻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。”

  耶各的【深渊主宰】面容是【深渊主宰】干枯的【深渊主宰】,看起来就好像是【深渊主宰】一具木乃伊,作为最古老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祂似乎已经不在乎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外貌了。这位远古死神缓缓地放在了鹅毛笔,抬头注视着索伦。缓缓道:“你似乎有很多的【深渊主宰】问题!”

  “是【深渊主宰】的【深渊主宰】。”索伦点点头。

  他想了想后,直接道:“是【深渊主宰】你把我召唤到这里来的【深渊主宰】吗?”

  耶各看了他一眼,平静道:“应该算是【深渊主宰】吧。”

  索伦微微皱起眉头道:“不知道耶各阁下将我召唤到冥界来是【深渊主宰】为了什么?”

  单刀直入。

  对于耶各这种旁观者,索伦不太需要拐弯抹角,因为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这一次的【深渊主宰】圣者浩劫,耶各依旧是【深渊主宰】有点超脱世外的【深渊主宰】架势,因为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这一次的【深渊主宰】圣者浩劫也不能完全影响祂。如果将神灵视作神仙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那么圣者浩劫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一场天地劫数,耶各早就已经超出了劫数之外,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亲自见索伦必定是【深渊主宰】有原因的【深渊主宰】。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必定有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使命。就好像橡树之父可以毫不犹豫地舍身证道,死神-耶各也必然有自己最终的【深渊主宰】目的【深渊主宰】,而这个目的【深渊主宰】极有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超出目前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之外。

  “一点小事情。”

  耶各的【深渊主宰】语气没有任何变化,缓缓道:“万物都有终结之时。而那些迎来终结却不愿意归于死亡的【深渊主宰】人,总是【深渊主宰】会让我觉得有点麻烦。”

  “我有点小麻烦需要你来帮我解决。”

  麻烦?

  索伦听完耶各的【深渊主宰】话若有所思道:“迎来终结却不愿意归于死亡!你说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恐惧魔神吗?”

  恐惧魔神死了。

  但是【深渊主宰】祂却还没有死透,祂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源于耶各,祂将死未死的【深渊主宰】状态确实有可能让耶各觉得麻烦。

  耶各缓缓地点点头。

  随即,祂注视着索伦开口道:“命运之外的【深渊主宰】人充满着无穷的【深渊主宰】变数!超脱死亡便有可能超脱命运!”

  “上一次的【深渊主宰】圣者浩劫诞生了一批新神。”

  “而这一次的【深渊主宰】圣者浩劫爆发,便意味着多元宇宙的【深渊主宰】法则再度改变。”

  “有些神祗应该随着法则而消失,不过因为你的【深渊主宰】原因。命运之外发生了一切改变。我现在要做的【深渊主宰】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纠正属于死亡的【深渊主宰】那一部分。”

  “恐惧魔神应该陨落。”

  “祂将死亡转化为了纯粹的【深渊主宰】毁灭和恐惧,这已经偏离了死亡的【深渊主宰】真谛。”

  “我希望你能够消灭祂,如果可以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最好是【深渊主宰】能够接管一部分的【深渊主宰】死亡神职。克蓝沃虽然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合格的【深渊主宰】死神。但是【深渊主宰】祂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太偏于善良了。”

  “长眠只是【深渊主宰】维持死亡的【深渊主宰】规则,但不能让死亡更进一步。”

  长眠之主-克蓝沃。

  克蓝沃在接管了死亡神职后,执着于让不死生物获得长眠,祂不像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死神那么残酷。在上一次的【深渊主宰】圣者浩劫以后,克蓝沃接管了死亡甚至,祂当时大部分时间都与耶各一起待在冥界的【深渊主宰】水晶塔中。向后者学习有关死者之王此一职位的【深渊主宰】责任与需求。虽然被遗忘者(耶各的【深渊主宰】别称)那冷硬的【深渊主宰】实际观点与毫无怜悯的【深渊主宰】冷血使克蓝沃感到困扰,但他仍非常尊敬耶各-就算说他相信这位远古神祇也不为过。

  两者虽然相处颇为融洽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克蓝沃生前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善良的【深渊主宰】战士。

  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观念有许多跟耶各存在矛盾,死神-耶各严格来说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无情的【深渊主宰】中立者,认为死亡对万物一视同仁,不存在善恶的【深渊主宰】区别。而克蓝沃则是【深渊主宰】偏向于善良,教会这么多年来做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更多都是【深渊主宰】安抚亡灵,甚至他还拓展出来了一个【长眠】领域。

  “就这只有这些吗?”

  索伦皱着眉头看了看耶各,缓缓道:“恐惧魔神是【深渊主宰】我必须消灭的【深渊主宰】敌人。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没有阁下的【深渊主宰】吩咐,我也会想办法彻底杀死祂。”

  恐惧魔神必须死。

  祂不死薇薇安就不可能真的【深渊主宰】安全!

  耶各对于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话并不感到意外,因为祂很早就已经注意到这位新神,在索伦封神时便已经进入了耶各的【深渊主宰】视线,祂淡淡道:“既然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话。”

  “还有另外一件事情可能会麻烦到你。不过这也会是【深渊主宰】你逃不开的【深渊主宰】命运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