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六十二章 包围!

第六十二章 包围!

  阴影教会节节败退。

  摩多城虽然并没有太大的【深渊主宰】人员伤亡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已经损坏的【深渊主宰】魔像傀儡恐怕超过了两百万枚金德勒。阿伦戴尔去年的【深渊主宰】国税才一百多万枚金德勒,也就说索伦在仅仅不到一个小时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内,挥霍掉了相当于阿伦戴尔两年的【深渊主宰】税赋。不过这种代价也是【深渊主宰】值得的【深渊主宰】,如果不用这么多的【深渊主宰】魔像开道,恐怕半精灵教会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攻入地下就需要付出上千人的【深渊主宰】伤亡。

  人命是【深渊主宰】用钱买不到的【深渊主宰】,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家底就这么多,拼光了核心教徒直接就是【深渊主宰】重创。

  同样的【深渊主宰】道理也可以放在阴影之主身上。

  祂一直以来并没有轻视和低估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实力,也一直都将索伦视作一个充满威胁性的【深渊主宰】敌人。

  不过,祂最终还是【深渊主宰】低估了摩多城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。

  没错!

  阴影之主猜到了索伦自身的【深渊主宰】实力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却并没有猜到摩多城的【深渊主宰】隐藏力量。

  在阴影之主看来,祂和索伦交手绝对是【深渊主宰】拥有七八成的【深渊主宰】胜算,所以才会主动攻击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教会信徒。可是【深渊主宰】祂万万没有想到的【深渊主宰】一点是【深渊主宰】,影贼和阴影教会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加起来,也绝对不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暗中拥有北地女巫议会、阿伦戴尔冰雪女巫团、以及财富之城的【深渊主宰】教团支援的【深渊主宰】摩多城的【深渊主宰】对手。

  阴影之主已经输了。

  但是【深渊主宰】他并非是【深渊主宰】输给了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个人实力,而是【深渊主宰】输给了索伦在世俗中的【深渊主宰】影响力!

  因为这些魔像傀儡有一部分是【深渊主宰】来自北地女巫议会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为了得到摩多城的【深渊主宰】浮空环技术,北地之眼也付出了不小的【深渊主宰】代价,而今天参加战斗的【深渊主宰】钢铁魔像,其中一部分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来自北地女巫的【深渊主宰】高塔。

  阴影之主的【深渊主宰】世俗力量已经输了。

  光靠阴影教会和影贼工会根本不可能拼得过摩多城,所以祂现在翻盘的【深渊主宰】机会就只有一个,那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依靠个人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来击杀索伦。

  只要索伦一死,摩多城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立刻便会瓦解!

  甚至,以祂所拥有的【深渊主宰】【阴影】神职,在杀死索伦后也许可以接管摩多城的【深渊主宰】很大一部分实力。

  如今的【深渊主宰】情况对阴影之主来说已经是【深渊主宰】无路可退。

  祂敢避而不战阴影教会今天绝对会覆灭,索伦必定平推了祂在物质位面的【深渊主宰】大神殿。作为一个神灵祂不可能坐视教会覆灭。因此祂唯一的【深渊主宰】选择就是【深渊主宰】进入索伦给祂安排的【深渊主宰】圈套,逼阴影之主对自己出手,然后启动所有计划里面最关键的【深渊主宰】那部分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地下城内涌现一股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力。

  索伦在一瞬间也产生了强烈的【深渊主宰】感应,不由微微眯起了眼睛。喃喃道:“终于忍不住了吗?”

  他在逼阴影之主对自己出手。

  现在的【深渊主宰】这种情况就是【深渊主宰】背水一战的【深渊主宰】局面,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处在阴影之主的【深渊主宰】位置,能够做出的【深渊主宰】选择也就只有两种。

  一种是【深渊主宰】放弃阴影教会撤离。

  另外一种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斩杀敌方教会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直接以斩首来瓦解摩多城的【深渊主宰】攻势。

  ——“阴影【领域】!”

  一股无形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扩散,四周的【深渊主宰】阴影顿时变得越发朦胧起来。

  索伦在一瞬间消失在了原地。下一刻他所处的【深渊主宰】空间便扭曲,紧接着撕裂出来一道黑漆漆的【深渊主宰】虚空裂缝。

  “原来你就是【深渊主宰】这副模样!”

  阴影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消散,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出现在了十米之外,他表情冰冷地注视着前方,缓缓道:“传说中的【深渊主宰】阴影之主,本体居然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一团扭曲的【深渊主宰】影子。”

  在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正前方。

  一团扭曲的【深渊主宰】人形影子正悬浮在半空中,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种特殊的【深渊主宰】生命形态。

  阴影之主放弃了血肉,直接以阴影能量将躯体转化为半能量形态的【深渊主宰】生命,这种形态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在万神殿内也很少见到,因为大部分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都无法彻底放弃血肉形体。

  “既然已经出现了。那就留下吧!”

  索伦靠近手腕的【深渊主宰】位置浮现了一道奇异的【深渊主宰】光辉,紧接着四周的【深渊主宰】空间传来剧烈的【深渊主宰】波动,下一刻附近的【深渊主宰】温度直线降低,地面上瞬息间覆盖了一层薄薄的【深渊主宰】冰霜。

  ——“冰雪【领域】!”

  长公主孤傲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出现在了上百米外,神灵改变空间的【深渊主宰】神格能力封锁了近距离的【深渊主宰】传送,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她也只能够在一百米以外进行传送到达。

  “半精灵与游荡者之神!”

  阴影之主的【深渊主宰】声音仿佛虚空般空洞,祂冷漠地注视着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索伦,缓缓道:“这就你是【深渊主宰】最后的【深渊主宰】底牌吗?就凭区区一个凡人的【深渊主宰】帮助也想杀死我?”

  长公主并没有封神。

  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说在阴影之主的【深渊主宰】眼中,她哪怕是【深渊主宰】再强大也只不过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凡人。

  凡人对于神灵来说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太弱小了。

  当然。

  这只是【深渊主宰】祂自己这么认为。

  面对阴影之主的【深渊主宰】轻视,长公主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明显有一丝不悦。不过她并没有任何的【深渊主宰】表示,而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瞬间用冰雪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封锁了四周。作为目前物质位面最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凡人,她虽然拥有媲美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无论是【深渊主宰】她还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都不可能单独杀死阴影之主。

  “当然不会这么看不起你!”

  索伦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【深渊主宰】笑意。缓缓道:“既然是【深渊主宰】要对付你,自然是【深渊主宰】要多准备一点帮手。”

  砰。

  距离索伦大概三百米开外,一个魁梧而苍老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缓缓出现。

  那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模样刚毅但已经步入迟暮之年的【深渊主宰】半兽人,它****的【深渊主宰】胸膛上是【深渊主宰】灰白色的【深渊主宰】涂装,那是【深渊主宰】半兽人勇士的【深渊主宰】骨灰,战争萨满依靠它们来唤醒古代祖灵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。

  登神者-尤金!

  面容苍老的【深渊主宰】半兽人一步一步靠近。每踏出去一步,它身上的【深渊主宰】气势便强盛一分,而当尤金逐渐靠近了阴影之主,从背后上拿下环绕着祖灵光辉的【深渊主宰】白骨长矛时,它整个人身上也不由散发出一股蛮荒的【深渊主宰】气息。若有若无的【深渊主宰】虚影浮现在了它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后,那是【深渊主宰】半兽人最古老的【深渊主宰】祖灵化身,它们曾经都是【深渊主宰】半兽人种族内出现的【深渊主宰】传奇强者,随着先祖祭祀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而逐渐化作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英灵。

  “半神?!”

  阴影之主的【深渊主宰】脸色终于发生了变化,相对于神力含而不露的【深渊主宰】长公主,登神者-尤金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上已经有了很明显的【深渊主宰】半神特征。

  这股力量是【深渊主宰】尤金在击杀了次级恶魔领主后获得的【深渊主宰】!

  相对于隐藏在长公主血脉中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力,登神者-尤金融合的【深渊主宰】来自无底深渊的【深渊主宰】神性力量更加狂暴,此刻激活了全部力量的【深渊主宰】尤金身上已经有一丝深渊邪神的【深渊主宰】气息!

  一个真神,一个半神,一个即将封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凡人。

  当索伦、长公主、尤金分别包围封锁住了阴影之主的【深渊主宰】四周后,祂的【深渊主宰】脸色终于发生了变化,因为祂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【中等神力】,在面对这么多敌人包围的【深渊主宰】情况下也恐怕是【深渊主宰】凶多吉少!

  更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一点是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这三个敌人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上都拥有不弱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力!

  ……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