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四十七章 少女的【深渊主宰】第六感!

第四十七章 少女的【深渊主宰】第六感!

  四周的【深渊主宰】景物飞倒退。网. ▲

  索伦沿着神职追踪到的【深渊主宰】痕迹飞赶路,沿途遇到的【深渊主宰】几处生过战斗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,他也看到了一些破碎的【深渊主宰】残像。经过这么摸索一番,索伦对于自己神职融合后的【深渊主宰】能力也大致了解了不少,这样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种类似于【死亡回放】的【深渊主宰】神职能力。死神可能直接注意到任何死亡的【深渊主宰】痕迹,而索伦还办不到这种事情,他看到的【深渊主宰】死亡必须要通过追踪神职来辅助判断。

  追踪神职融合死亡领域的【深渊主宰】一部分力量,让他可以通过组合痕迹看到死亡前的【深渊主宰】瞬间景象。

  “这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能力吗?”

  “自己都封神这么久了,到现在才算是【深渊主宰】真正摸到了一点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门槛!”

  半精灵和游荡者神职属于被动神职,两个神职都没有主动提升多少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能力,他身上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从猎杀之神-马拉那里获得的【深渊主宰】追踪神职勉强算是【深渊主宰】战斗神职的【深渊主宰】范围。

  因为死亡领域带来的【深渊主宰】改变,索伦不经对强大无比的【深渊主宰】死亡神职充满了好奇!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另外一边。

  距离索伦上百公里以外还有一队人在行动,为的【深渊主宰】一位传奇级别的【深渊主宰】武僧,这只队伍里面的【深渊主宰】成员不少,但大部分都是【深渊主宰】武僧的【深渊主宰】打扮,施法者只有一位方士和一位傀儡师。跟索伦见过的【深渊主宰】傀儡师不同,这位傀儡师操控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大型木傀儡,看起来实力也比较一般。在他的【深渊主宰】旁边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一身劲装打扮的【深渊主宰】少女蝉,此刻傀儡师一副讨好她的【深渊主宰】模样,似乎是【深渊主宰】想要刷一刷这位少女的【深渊主宰】好感度。?●网 ★

  可是【深渊主宰】蝉对于身边频繁献殷勤的【深渊主宰】傀儡师却是【深渊主宰】没有什么好感,从她不时皱起的【深渊主宰】眉头能够判断出来她的【深渊主宰】耐心已经快要到达极限。

  自从上一次的【深渊主宰】冒险后,蝉跟原来队友的【深渊主宰】关系就生分了很多。

  而且生了那样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,蝉也不太适合再跟他们一起行动,所以抱着锻炼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想法,蝉开始游历东方国度提升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实力。

  原本她以为自己跟一个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恶魔签订了契约后,未来肯定是【深渊主宰】非常灰暗无比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甚至!

  她都想过自己会遭遇某些很令人羞耻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什么事情都没有生。

  没有堕落邪恶的【深渊主宰】仪式。也没有令人羞耻的【深渊主宰】事件。

  她就好像是【深渊主宰】被那个可怕的【深渊主宰】恶魔给遗忘了,生活目前还没有生太大的【深渊主宰】改变,只不过她的【深渊主宰】实力提升的【深渊主宰】更加迅了。

  一种说不出来的【深渊主宰】感觉。

  蝉现自己对于战斗技巧的【深渊主宰】领悟越来越惊人,而且自身已经完全不害怕任何的【深渊主宰】火焰。

  至少从目前来看。恶魔带给她的【深渊主宰】只有好处。

  终于。

  少女的【深渊主宰】耐心彻底用完了,她转过头来瞪了旁边的【深渊主宰】傀儡师一眼,冷哼道:“闭嘴!我们这一次对付的【深渊主宰】敌人很危险!”

  “你应该把更多的【深渊主宰】精力放在如何应对接下来的【深渊主宰】战斗上。??网. ?”

  傀儡师顿时哑口无言。

  原本准备掏出来讨好少女的【深渊主宰】几件小玩意儿也悄悄地收了起来,在他身后几个同伴窃笑不已,因为面容姣好身材高挑。蝉在刚刚加入这个队伍时便受到了许多的【深渊主宰】关注,傀儡师更是【深渊主宰】恨不得一直黏在她的【深渊主宰】身边。

  不过这位进阶拳法大师的【深渊主宰】少女似乎并不是【深渊主宰】那么好接触,对于其他人的【深渊主宰】态度也是【深渊主宰】非常的【深渊主宰】冷淡。

  这次行动是【深渊主宰】由白云宗安排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神器出世已经造成了很多的【深渊主宰】麻烦,白云宗于是【深渊主宰】派人准备拿下这件神器封印起来。

  武僧是【深渊主宰】很少使用兵器的【深渊主宰】,白云宗封印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器也不是【深渊主宰】第一次,东方国度著名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器‘流亡者’就是【深渊主宰】被白云宗给收集封印起来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按照白云宗的【深渊主宰】说法,目前出现的【深渊主宰】这把神器非常邪恶。

  上面带有充满杀戮的【深渊主宰】气息,普通人拿着它很容易受到影响,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器不应该让人带着到处走,应该直接由他们封印起来比较好。

  但凡是【深渊主宰】拳法大师基本上都跟修道院保持着密切的【深渊主宰】关系。

  蝉作为一个进阶的【深渊主宰】拳法大师。本身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出生修道院的【深渊主宰】孤儿,她虽然不像武僧那样有着许多戒律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白云宗她还是【深渊主宰】有着许多联系,一些拳法大师的【深渊主宰】能力也是【深渊主宰】通过白云宗训练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蝉决定帮忙的【深渊主宰】另外一个因素是【深渊主宰】她想要掌握传说中【月阴式】。

  白云宗是【深渊主宰】东方国度最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修道院之一,在白云宗内部有着修炼【月阴式】、【眼难及】、【影之踪】的【深渊主宰】特殊法门。

  武僧流派无非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技巧流和刚猛流。

  作为进阶的【深渊主宰】拳法大师,蝉不太可能以女性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份修炼【金刚体】,所以她走得是【深渊主宰】【空灵体】的【深渊主宰】路线。

  这样一来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【阳炎式】和【月阴式】她只能够选择一个。

  除非是【深渊主宰】获得了什么奇遇突飞猛进,否则同时掌握【阳炎式】和【月阴式】是【深渊主宰】只有那些天赋异禀的【深渊主宰】人才可以办到。

  此行蝉的【深渊主宰】目的【深渊主宰】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搞好关系期望进入白云宗进行更高深的【深渊主宰】修行。

  其实修炼【空灵体】最好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是【深渊主宰】自然宗,不过这个流派的【深渊主宰】武僧向来只跟德鲁伊关系交好。跟外界的【深渊主宰】关系就跟大6另外一边的【深渊主宰】德鲁伊教团跟其他势力差不多。

  很难打交道。

  一行人前进的【深渊主宰】度很快,这队人已经有人在暗中跟着持有神器的【深渊主宰】家伙,他们只需要沿着留下来的【深渊主宰】痕迹追踪就行。

  不过。

 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,蝉总感觉自己有种被人窥视的【深渊主宰】感觉。

  而且。这种感觉变得越来越强烈,她冥冥之中觉得接下来肯定是【深渊主宰】有什么事情要生。武僧修行难度比其他职业者更高一点,因为武僧需要不低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来施展【渗透劲】和【穿震掌】,需要足够的【深渊主宰】敏捷来掌握【迷踪步】和【轻灵术】,自身体质不够也很难修成【空灵体】和【金刚体】。

  但是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武僧最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属性却是【深渊主宰】感知能力,这个才是【深渊主宰】决定一个武僧是【深渊主宰】否足够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关键。

  战斗中的【深渊主宰】直觉闪避是【深渊主宰】武僧不穿戴护甲却能够保命的【深渊主宰】核心。感知越是【深渊主宰】强大武僧的【深渊主宰】直觉闪避就越惊人,比其他掌握直觉闪避的【深渊主宰】职业者效果更好。而蝉就是【深渊主宰】那种天生感知过人的【深渊主宰】少女,如果不是【深渊主宰】天生拥有【第六感】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她一个孤儿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份也不太可能进阶成为拳法大师。正是【深渊主宰】因为主属性是【深渊主宰】感知,武僧才会跟德鲁伊和牧师的【深渊主宰】关系不错。牧师感知神灵,德鲁伊感知自然,武僧的【深渊主宰】感知更多是【深渊主宰】用在对于自身的【深渊主宰】体悟,这三个职业的【深渊主宰】主属性都是【深渊主宰】【感知】。

  蝉是【深渊主宰】那种天生自带【第六感】的【深渊主宰】少女,要不然她也不可能修行到如今的【深渊主宰】实力。

  武僧正是【深渊主宰】因为对自身的【深渊主宰】感知,才锻炼出来了各种不是【深渊主宰】法术的【深渊主宰】自然能力,比如说【暗劲】、【渗透劲】、【轻灵术】等等。

  同样是【深渊主宰】对**的【深渊主宰】锻炼和修行,战士和武僧最大的【深渊主宰】区别就是【深渊主宰】能否感知自身的【深渊主宰】内在潜能!

  两者结合。

  剑圣的【深渊主宰】修行方式就这样诞生了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(备注:武僧的【深渊主宰】主属性是【深渊主宰】感知,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属性还包括力量、敏捷和体质。跟圣武士一样是【深渊主宰】属于高要求的【深渊主宰】职业者行列。)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