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四十六章 神职融合!

第四十六章 神职融合!

  橡树林外一条宽阔的【深渊主宰】大道。

  沿途可以看到一些简陋的【深渊主宰】茅屋,附近种植着一些明显带有魔力的【深渊主宰】植物。这些都是【深渊主宰】隐居在附近的【深渊主宰】德鲁伊,游历东方国度的【深渊主宰】德鲁伊有不少会选择在这片橡树林居住一段时间。通过神灵级别的【深渊主宰】感知能力,索伦能够觉察到这里隐隐约约笼罩着一股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气息,这里至少定居了一位高阶传奇级别的【深渊主宰】牧树人。不过祂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隐居在了橡树林的【深渊主宰】深处,一股充满生机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从地下传来。

  一头雄鹰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浮现。

  这头雄鹰在天空中盘旋了一圈后落地,眨眼间变成了一位穿着兽皮衣的【深渊主宰】精灵德鲁伊。

  不远处的【深渊主宰】树林当中有一道矫健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飞跃而出,随后接二连三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接连出现,他们足尖在树干间轻轻一点便是【深渊主宰】跃出去十多米开外。这是【深渊主宰】武僧的【深渊主宰】轻身技巧,跟当初见到的【深渊主宰】那位可以踏水而行的【深渊主宰】传奇武僧有异曲同工之妙。这些武僧护着其中一个人赶来,在发现路过的【深渊主宰】索伦后不由目光一凝,上下打量后确定他只是【深渊主宰】过路的【深渊主宰】职业者,这才小心翼翼地护着身后的【深渊主宰】人进入了德鲁伊的【深渊主宰】房子。

  武僧护在中间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年幼的【深渊主宰】少年,他怀中抱着一个淡金色的【深渊主宰】盒子,神情似乎有点紧张。

  盒子是【深渊主宰】淡金色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木制的【深渊主宰】盒子,外面也没有涂漆,淡金色是【深渊主宰】制作盒子的【深渊主宰】木头本来的【深渊主宰】颜色。

  索伦看到这微微皱起了眉头,喃喃道:“金色橡树?”

  这个世界带有金色的【深渊主宰】木头都很不一般,大部分都是【深渊主宰】沾染了一丝神性,金色橡树对于德鲁伊来说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种圣物,本身也是【深渊主宰】包含着强大力量的【深渊主宰】树木。

  这些武僧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上有像树叶的【深渊主宰】徽记,他们是【深渊主宰】‘自然宗’的【深渊主宰】修行者。

  自然宗的【深渊主宰】起源很难追溯,但这个武僧流派在东方国度的【深渊主宰】影响力非常大,有传闻他们当初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橡树之父教会里面的【深渊主宰】武僧团。

  很多神灵教会内部都会培养武僧,因为武僧比其他职业跟世界接受一些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任务。

  他们有一股天生的【深渊主宰】韧性,适合交付一些耗时长久的【深渊主宰】重任。

  用金色橡树制作的【深渊主宰】盒子装的【深渊主宰】东西肯定不一般。但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也不好贸然刺探,他此行来到东方国度只是【深渊主宰】游历,有些是【深渊主宰】非还是【深渊主宰】不要卷进去比较好。

  大约是【深渊主宰】几分钟后。

  三位体格高大的【深渊主宰】精灵德鲁伊走了出来,他们跟最开始天上变成雄鹰的【深渊主宰】德鲁伊不同。这些德鲁伊全部都是【深渊主宰】穿着树叶编织的【深渊主宰】衣服。整个人的【深渊主宰】毛发也非常的【深渊主宰】旺盛,看起来就好像是【深渊主宰】树木的【深渊主宰】根须一样。他们瞧了索伦一眼微微皱起眉头,接着也走进了德鲁伊的【深渊主宰】房间内。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牧树人。

  特殊进阶的【深渊主宰】德鲁伊,可以操控大自然的【深渊主宰】所有植物,森林的【深渊主宰】主场空间里面。没有任何一个同级职业摹旧钤ㄖ髟住寇够战胜他们。

  牧树人天生自带【植物】领域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“这么多德鲁伊和武僧聚集起来,看起来是【深渊主宰】出什么事情了。”

  索伦脑中这么想着,不过还是【深渊主宰】继续朝着前方赶路,根据他收获的【深渊主宰】情报,最新一次出现神器消息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就在前面的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山谷。

  在那里爆发了一场大混战,最后夺得神器的【深渊主宰】人不知所踪。

  穿过茂盛的【深渊主宰】橡树林,索伦很快便靠近了山谷的【深渊主宰】位置,还没有接近山谷他就凭借高超的【深渊主宰】追踪能力发现了很多战斗的【深渊主宰】痕迹。

  这一波抢夺神器的【深渊主宰】职业者高达上百人。

  但是【深渊主宰】也并不奇怪,这毕竟是【深渊主宰】一把神器,就算是【深渊主宰】自己不能够使用。卖出去也是【深渊主宰】惊人的【深渊主宰】财富!

  越往前战斗的【深渊主宰】痕迹便越多,渐渐地面开始出现血迹。

  山谷内部并不大,中央有一个人工的【深渊主宰】小湖泊,索伦刚刚达到这里就发现了附近还有其他人,看起来也是【深渊主宰】争夺或者寻找神器线索的【深渊主宰】家伙。

  ——“追踪领域!”

  索伦找了一个僻静的【深渊主宰】角落激活了【追踪】神职,随着神力的【深渊主宰】消耗他的【深渊主宰】眼前开始出现一些残缺的【深渊主宰】画面,都是【深渊主宰】根据山谷内痕迹构成的【深渊主宰】残像。神灵拥有追溯时间的【深渊主宰】能力,在全盛形态下如果有人念出过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名字,神灵就可以耗费神力得知到前后24小时内发生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。死神类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就更加强大,只要是【深渊主宰】有人死亡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。祂们就可以看到死亡时的【深渊主宰】景象。

  也不知道是【深渊主宰】不是【深渊主宰】以为【死亡】领域的【深渊主宰】一部分力量,索伦发现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追踪神职被强化了。

  他看到的【深渊主宰】不单单是【深渊主宰】战斗留下来的【深渊主宰】痕迹。

  而是【深渊主宰】战斗和死亡组成的【深渊主宰】残像,所有跟死亡有关的【深渊主宰】痕迹被追踪神职组合了起来,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眼前看到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许多人死前的【深渊主宰】模糊画面。

  比如说左侧的【深渊主宰】痕迹。那里组成的【深渊主宰】话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胸口彻底凹陷下去的【深渊主宰】人类,他被什么东西用巨力砸中,盔甲瞬间支离破碎,整个人也倒飞了出去在地面拖出来了长达三米的【深渊主宰】痕迹。索伦看到的【深渊主宰】画面全部都是【深渊主宰】类似的【深渊主宰】残像,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画面组合在了一起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某个人拿着神器大杀四方。以索伦视角看到的【深渊主宰】任何一个人最后的【深渊主宰】结局都是【深渊主宰】死亡。

  能够形成残像的【深渊主宰】痕迹全部都是【深渊主宰】死去的【深渊主宰】人。

  “想不到【追踪】神职居然可以融合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领域力量!关于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切自己果然知道的【深渊主宰】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太少了!”

  索伦第一次发现神职居然还能这么应用,难怪其他神灵都喜欢提升相关的【深渊主宰】领域能力。

  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痕迹都指向了另外一端。

  拿着神器的【深渊主宰】那个家伙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传奇职业者。他居然在上百人的【深渊主宰】包围下杀了出去,硬生生从山谷的【深渊主宰】北面冲出,然后不知所踪了。

  不过。

  这对于掌握着【追踪】神职的【深渊主宰】索伦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【深渊主宰】问题,因为他已经锁定了目标的【深渊主宰】痕迹,依靠追踪神职索伦能够定位目标逃离的【深渊主宰】方向。

  索伦追上夺得神器的【深渊主宰】家伙只不过是【深渊主宰】时间问题。

  “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这边。”

  索伦立刻动身朝着北面赶去,不过就在这时恶魔化身突然看到了一些画面,索伦立刻将尽力转移到了恶魔化身这边,随即便发现上次跟自己恶魔化身签订契约的【深渊主宰】拳法大师少女居然也在这附近。她的【深渊主宰】位置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在北面,此刻跟随着一群武僧行动,方向居然也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追踪的【深渊主宰】位置。

  那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毫无保留的【深渊主宰】灵魂契约。

  名为‘蝉’的【深渊主宰】拳法大师少女虽然获得了恶魔化身的【深渊主宰】一部分能力因此免疫了火焰伤害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她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心都已经被索伦控制,甚至需要时可以随时以她的【深渊主宰】视角观察外界。这种待遇有点于类似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选民,唯一的【深渊主宰】差别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还没有赐予她神性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