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124章 银月到访!

第124章 银月到访!

  难道真的【深渊主宰】怀孕了?

  歌莉娅脸上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相当复杂,有惊喜也有担忧,因为索伦特殊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性,他们两个如果拥有后代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有可能会出现一些意外。

  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后代无非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四种,真神、神孽、半神和凡人。

  首先真神诞生的【深渊主宰】概率非常小,同时存在着某种特殊性,目前最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由神灵和神灵繁衍诞生出来的【深渊主宰】后代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农业女神。不过她的【深渊主宰】父母都不是【深渊主宰】一般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一个是【深渊主宰】远古时代的【深渊主宰】大地之母,另外一个是【深渊主宰】最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主神光辉之主。农业女神一诞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真神的【深渊主宰】级别,她直接继承了来自母亲的【深渊主宰】一部分力量,然后在成年后接管了【农业】的【深渊主宰】神职。

  第二种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神孽。

  在漫长的【深渊主宰】历史当中,众神诞生过不少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孽,绝大部分都已经被封印了。

  神孽有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神灵和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后代,也有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神灵和凡人的【深渊主宰】后代,神孽出现的【深渊主宰】几率并不算小,它们是【深渊主宰】非常可怕的【深渊主宰】生物。

  不过!

  有一点比较特殊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,神孽绝大部分都是【深渊主宰】由神灵本体(神灵形态)跟其他生物交配诞生出来的【深渊主宰】后代。

  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化身办不到这一点。

  因此,神孽诞生都是【深渊主宰】在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位面,在过去击杀有神灵亲自降临物质位面,这也导致了神孽在凡间基本上都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传说。

  接着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另外一种后代——半神!

  半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性比较特殊,属于不完整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他们不是【深渊主宰】真神但也不是【深渊主宰】凡人,继承了父母的【深渊主宰】一部分力量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却并没有完整的【深渊主宰】神格。半神在历史上出现的【深渊主宰】几率也很少,他们很多都留在神国内,因为这个世界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有不少都是【深渊主宰】挺喜欢交配运动的【深渊主宰】。这些半神子嗣可能会作为接引人,在神国内担任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职务,平时极少出现在其他位面。

  最后一种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凡人。

  当然,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凡人作为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后代也不可能什么能力都没有继承。只不过他们继承的【深渊主宰】那部分力量更加稀少而已。

  完全不继承任何天赋和力量的【深渊主宰】概率估计比诞生出来神孽的【深渊主宰】几率更小。

  恐惧神子。

  杀戮神子。

  这些曾经出现在历史上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子全部都是【深渊主宰】凡人,薇薇安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属于神灵诞生出来的【深渊主宰】凡人后代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她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都没有苏醒,直到某一天她的【深渊主宰】天赋突然觉醒开始继承来自父辈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力。这种后代诞生的【深渊主宰】可能性也比较高。尤其是【深渊主宰】如果父母双方只有一个是【深渊主宰】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情况下。最有可能诞生神孽的【深渊主宰】情况是【深渊主宰】父母双方都是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在这种情况下因为不可知的【深渊主宰】原因,神孽出现的【深渊主宰】几率稍微有点吓人。

  歌莉娅担心的【深渊主宰】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神孽。

  它们的【深渊主宰】充满毁灭**的【深渊主宰】可怕存在,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种扭曲的【深渊主宰】生命体,也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世界对于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惩罚!

  毕竟神灵本身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不朽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唯一值得庆幸的【深渊主宰】一点。那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因为圣者浩劫的【深渊主宰】原因,并非是【深渊主宰】真正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形态,而是【深渊主宰】介于神灵和凡人之间的【深渊主宰】圣者形态。

  按照正常的【深渊主宰】推断,这种情况下诞生神孽的【深渊主宰】几率会变小很多!

  “到底是【深渊主宰】什么时候怀上的【深渊主宰】?”

  作为传奇女巫歌莉娅拥有很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感知能力,她模糊感觉到了一个生命正在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体内孕育,虽然还无法百分百的【深渊主宰】确定是【深渊主宰】不是【深渊主宰】真的【深渊主宰】,不过随着时间这种感觉会变得越来越清晰。这个发现让她稍微有点恐慌,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来,她决定暂时隐瞒这件事情,不告诉任何人包括索伦。等到真正确定自己是【深渊主宰】怀孕后,她在选择恰当的【深渊主宰】时机告诉他。

  虽然一直不知道是【深渊主宰】什么在鞭策着索伦疯狂前进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作为枕边人歌莉娅知道索伦一直在积极应对着什么。

  也许是【深渊主宰】一场莫大的【深渊主宰】危机!

  歌莉娅用手轻柔地抚摸着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腹部,表情渐渐平静了下来,接着嘴角露出来一丝微笑,莫名多出来一股母性的【深渊主宰】气息,喃喃道:“到底是【深渊主宰】哪一次呢?”

  随着圣者浩劫的【深渊主宰】临近,索伦跟她亲热的【深渊主宰】次数明显没有以前那么多。

  这段时间索伦都在疯狂的【深渊主宰】学习法术,按照时间推断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有可能导致怀孕的【深渊主宰】亲热只有两次。歌莉娅想到这脸上不由浮现一丝嫣红,喃喃道:“不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第一次。”

  “那一次全部都被我吃掉了。”

  “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话。”

  “那就只有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星界的【深渊主宰】那一次了?莫非怀孕是【深渊主宰】因为这个?”

  星界。

  歌莉娅的【深渊主宰】眼前浮现曾经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幕,她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,不过眼中依旧残留着一丝隐隐的【深渊主宰】担忧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落叶城。

  半精灵的【深渊主宰】第二次迁移已经开始。索伦必须趁着冬季的【深渊主宰】第一场雪到来前把人尽可能的【深渊主宰】送回摩多城,否则的【深渊主宰】话等到大雪封路,这些人想要前往摩多就相当困难了。而且,寒冷的【深渊主宰】冰雪可能会带走一些人的【深渊主宰】生命,这两年冬季比以往更冷了许多。传送门是【深渊主宰】不能再用了,神殿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还要留着应对圣者浩劫。而且摩多城的【深渊主宰】开支已经非常庞大,在无底深渊的【深渊主宰】收益到来前索伦必须削减一部分支出。

  庞大的【深渊主宰】军队。

  摩多城附近十二座正在开发的【深渊主宰】城镇。

  这两者才是【深渊主宰】重中之重,目前摩多城绝大部分的【深渊主宰】收入都填补到这两个空洞里面,如果不是【深渊主宰】占领了金银岛,光靠海外的【深渊主宰】贸易是【深渊主宰】支撑不起来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“吾主!”

  年老的【深渊主宰】大主教来到了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面前,微微俯身道:“第一批的【深渊主宰】信徒已经送走了。”

  “不过。”

  “我们在边境发现了半兽人的【深渊主宰】踪迹,它们似乎在侦查我们。”

  半兽人?

  索伦闻言蹙起了眉头,接着沉声道:“不用管它们。只要它们没发动攻击,一切按照原定的【深渊主宰】计划进行。”

  【登神者】-尤金!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很罕见的【深渊主宰】有远见的【深渊主宰】半兽人,它应该不至于选择在这种时候攻击半精灵。

  那会导致矛盾进一步升级。

  索伦很烦冬季的【深渊主宰】到来,同样的【深渊主宰】尤金也要为即将到来的【深渊主宰】寒冬头疼,如果它在这种情况下发动进攻,索伦无意要付出很大的【深渊主宰】代价。但是【深渊主宰】同样的【深渊主宰】如果索伦因为愤怒决定报复对方,半兽人这个冬季最少要死掉一半以上的【深渊主宰】人口。

  这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两败俱伤的【深渊主宰】局面。

  作为一个有远见的【深渊主宰】半兽人领袖,尤金应该不会这么愚蠢到现在对索伦发动攻击。

  大量的【深渊主宰】人口开始南迁。

  不过还是【深渊主宰】有些人不愿意离开,前往海外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艰难的【深渊主宰】决定。贵族议会的【深渊主宰】不少成员最后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决定留在落叶城。

  如果半兽人发动攻击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他们会选择退往精灵森林。

  作为半精灵里面的【深渊主宰】贵族,他们很多都是【深渊主宰】跟精灵族内部的【深渊主宰】贵族有着血脉上的【深渊主宰】联系,这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整个时代的【深渊主宰】规则。只有贵族的【深渊主宰】后代才能轻易的【深渊主宰】成为贵族,而普通的【深渊主宰】平民肯定奋斗好几代人也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普通的【深渊主宰】骑士阶层。这种根深蒂固的【深渊主宰】秩序遍及整个物质位面,否则索伦在风矛丘陵的【深渊主宰】布局也不会需要阿黛尔-伊莎贝拉跟对方攀上血脉上的【深渊主宰】联系。

 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【深渊主宰】进行着。

  随着怒沙岛的【深渊主宰】舰队靠近了附近的【深渊主宰】海域,索伦迁移人口的【深渊主宰】保障也差不多了。

  这个时候,他终于有时间返回一趟摩多城。同时着手一下人口的【深渊主宰】安置问题。摩多城肯定是【深渊主宰】不会再继续接纳更多的【深渊主宰】外来者,过于拥挤的【深渊主宰】环境会让整个城市变得肮脏杂乱,这些人口只能分布到附近正在开发的【深渊主宰】城镇,按照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规划来讲,最后摩多城附近会有十二个5000人以上的【深渊主宰】大型城镇。

  返回摩多城后,索伦终于有了一点空闲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。

  但是【深渊主宰】!

  让他感到非常意外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,也就在这一天摩多城来了一位非常特殊的【深渊主宰】访客。

  ——“银月女士!”

  这位神秘的【深渊主宰】女士依旧不是【深渊主宰】本体现身,她的【深渊主宰】化身是【深渊主宰】直接传送到了摩多城,并且为了表达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善意,银月女士在到来后立刻向索伦了传递了一道信息。告诉他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到访。

  有点意外。

  这位女士并非是【深渊主宰】夜晚到来,她选择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是【深渊主宰】白天。

  神灵层面的【深渊主宰】感应让索伦直接找到了对方的【深渊主宰】位置,伴随着一道法术灵光,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传送到了摩多城外的【深渊主宰】悬崖上。

  银月女士站在高耸的【深渊主宰】悬崖峭壁上俯视着摩多城。

  注意到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出现后,她脸上露出来了一丝淡淡的【深渊主宰】微笑,缓缓道:“很不错的【深渊主宰】城市。让我想起来了一个叫做银月城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。”

  银月城。

  索伦闻言沉默了下来,他当然知道银月城,更知道这座曾经作为物质位面最繁荣城市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如今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。

  北地女巫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在银月城的【深渊主宰】废墟上建立起来的【深渊主宰】,女巫议会掌握的【深渊主宰】迷锁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来自银月城迷锁的【深渊主宰】一部分。

  银月城和银月女士自然有着很特殊的【深渊主宰】关系。

  对方在这个时候提起这座城市,肯定是【深渊主宰】为了表达什么特殊的【深渊主宰】意思。有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指神灵不朽,而没有任何一座城市可以永远繁荣,但也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代表着别的【深渊主宰】什么意思。

  “我曾经跟你做过差不多的【深渊主宰】尝试。”

  银月女士俯视着眼前熙熙攘攘的【深渊主宰】摩多城,视线仿佛将整个城市的【深渊主宰】每个角落都纳入其中。她皎白的【深渊主宰】脸庞上露出来一丝回忆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,低语道:“那个时候银月城也像这一样,或许会比这更好,更加充满活力,自由,热情和希望。”

  银月女士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渐渐低落了下来。随即轻笑着摇摇头道:“希望你会成功。”

  神灵都想改变物质位面。

  按照祂们想要的【深渊主宰】方向改变这个世界,光辉之主希望世界充满正义与善良,财富女士希望世界有着繁荣的【深渊主宰】贸易,农业女神希望让农耕更加繁荣等等,神灵对于物质位面的【深渊主宰】改变在相互碰撞后发生了各种变化,最后演变成为了一种平衡的【深渊主宰】局面。

  摩多城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希望。

  某种程度上来讲,它也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希望对世界进行改变的【深渊主宰】起点。

  “你知道吗?”

  银月女士微微一笑,似乎态度变得友好了许多,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因为两者都同样对某座城市付出了很多心血吧。她注视着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索伦,缓缓道:“这里跟我想象中的【深渊主宰】不太一样,我以为像你这样由凡人进阶的【深渊主宰】新神,只会把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领地搞得跟【暗日】一样乌烟瘴气。”(备注:谋杀之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别称。)

  “但事实很意外!”

  “在这里我看到了很多不同的【深渊主宰】东西,虽然这里过于苛刻的【深渊主宰】秩序让我不太喜欢,你也许应该给人们更多的【深渊主宰】自由。”

  自由?

  索伦嘴角不由撇了撇,并没有接银月女士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因为现在这个时候谈自由完全是【深渊主宰】作死。

  混乱善良的【深渊主宰】银月女士。

  你不是【深渊主宰】自己喜欢作死,作为远古神灵之一,怎么可能沦落到现在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步?

  你看看人家黑夜女士,那才叫混得风生水起。

  银月女士不由蹙起了秀眉,作为混乱善良阵营的【深渊主宰】她和作为守序邪恶阵营的【深渊主宰】索伦,双方存在主观意识上冲突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太多,根本不太可能形成多少相同的【深渊主宰】观点。

  “我遇到了农业女士。”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沉默让银月女士只能自己继续说下去,缓缓道:“她建议我来摩多城看看,所以我便过来了。”

  “来到这里我有很多疑问。”

  “因为我发现你并没有向我想象中的【深渊主宰】那么邪恶,也许正是【深渊主宰】因为这一点,农业女士才会选择跟你合作吧。”

  “不过!”

  “我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很想知道一点!那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你到底想要什么?你做得这一切似乎并不属于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职责,我能看出来你想要改变一些什么!……”

  农业女神想要改变世界。

  她的【深渊主宰】理想很简单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也非常艰难,她想让物质位面的【深渊主宰】农耕彻底繁荣起来,并期望依靠农耕带来的【深渊主宰】粮食产量减少物质位面诸多种族的【深渊主宰】冲突。不过这种事情是【深渊主宰】很难办到的【深渊主宰】,因为就算是【深渊主宰】粮食足够多了,人性里面的【深渊主宰】贪婪与**依旧会产生许多的【深渊主宰】争斗,只不过在基础方面上,她的【深渊主宰】理想如果达成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可以减少饥荒发生的【深渊主宰】几率。

  “我想要什么?”

  索伦闻言皱起了眉头,他当然不会跟一个对立阵营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讲实话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他也不会讲谎话,因为根本无法欺骗对方。

  所以,索伦说了下面这些话:

  “我想要老有所依,壮有所用,幼有所长,人人可以依靠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努力过上更好的【深渊主宰】生活。这个世界有些秩序我不是【深渊主宰】很喜欢,虽然我接受了它但是【深渊主宰】这不代表我喜欢这些秩序。如果可以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我想改变一些东西,最起码在我力所能及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改变它。”

  “女士。”

  “你的【深渊主宰】到来肯定不会是【深渊主宰】因为这些事情,想必你还有别的【深渊主宰】更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要跟我讲吧?”

  银月女士浑身不由震了一下。

  沉默了良久,她方才摇头轻笑道:“我很惊讶!你说得居然是【深渊主宰】真的【深渊主宰】,虽然这不是【深渊主宰】你真正的【深渊主宰】目的【深渊主宰】,但却是【深渊主宰】你确实想做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!……”

  “我从没见过想你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属于邪恶阵营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也许你应该考虑一下转换到善良阵营。”

  “我相信很多善神会接受你!……”

  银月女士说到这停顿了一下,然后道:“好吧。我来这里确实有一件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。不过只是【深渊主宰】为了还你一个人情。”

  “阴影之主似乎有针对你的【深渊主宰】动作。”

  “他觊觎你所掌握的【深渊主宰】【游荡者】和【追踪】神职,也许你接下来应该多加小心!”

  神性的【深渊主宰】光辉浮现。

  银月女士当真是【深渊主宰】说来就来说走就走,说完最后这些话后,她的【深渊主宰】化身直接便打开了一道传送门,随即消失在了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视线内。

  这并不让人感到奇怪!

  因为混乱善良阵营的【深渊主宰】人行事都这样,他们实在太过于随性了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(PS:4000字章节奉上,状态开始渐渐恢复了。)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