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三章 信念
  父亲死了。

  为了掩护他们撤退,父亲毅然决定亲自率领民兵队留下来断后。一百多个人留下来断后,最后突围退回来的【深渊主宰】还不到十个人。

  父亲是【深渊主宰】光荣战死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一个突围杀出来的【深渊主宰】民兵告诉米兰,她的【深渊主宰】父亲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身受重伤也未曾后退半步,死在他手下的【深渊主宰】豺狼人不计其数。

  是【深渊主宰】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失去了神术,父亲依旧是【深渊主宰】那么强大。

  可他最后还是【深渊主宰】死了。

  米兰的【深渊主宰】心中充满悲伤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她并没有哭泣,即便她只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刚刚懂事的【深渊主宰】小姑娘。她很清楚父亲决定留下来的【深渊主宰】那一刻,心中便已经有了面对死亡的【深渊主宰】觉悟。否则他也不会把自己托付给巴姆叔叔,让他带着自己来到落叶城,向曾经指引父亲牧师道路的【深渊主宰】主教大人求助。

  故乡已经化作一片废墟。

  米兰很清楚父亲在那个地方倾注了多少的【深渊主宰】心血,他一手建立了这个城镇,从一个小小的【深渊主宰】村落,用了整整二十年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,变成了现在富裕的【深渊主宰】城镇。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如今一切都已经毁于战火,父亲也最终选择为了守护它而战斗到最后一刻。

  家园毁灭了。

  他们变成了无家可归的【深渊主宰】难民,即便落叶城收留了他们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他们也只能暂时在废弃的【深渊主宰】神殿内落脚。这座侍奉父亲信仰了一辈子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神殿,就这样在短时间内被废弃了。没有牧师在祈祷,也没有信徒侍奉,人们好像很快就忘记了这位神祗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,不得不面对更加艰难的【深渊主宰】命运。落叶城的【深渊主宰】处境并不好,虽然米兰很多事情都不懂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她知道城里面的【深渊主宰】食物不多了。

  为了优先满足战斗的【深渊主宰】士兵,她们这些老弱妇孺已经喝了三天的【深渊主宰】清水粥。

  米兰还有一点食物。

  是【深渊主宰】那位曾经的【深渊主宰】主教大人给的【深渊主宰】,他昨天中午来过这里,看着跪伏在神殿祈祷室内的【深渊主宰】米兰,这位曾经侍奉了半精灵与游荡者之神半辈子的【深渊主宰】高级牧师发出了一声叹息。他告诉米兰神灵已经陨落,无论她如何祈祷都没有用,这位老者用沧桑的【深渊主宰】目光注视着失去光辉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像,留下一点食物后便转身离开了这里。虽然无法使用神术,但他的【深渊主宰】战斗技巧依旧远超许多的【深渊主宰】士兵,守城战的【深渊主宰】惨烈程度已经迫使牧师们也披甲参战。

  饥饿让米兰感到浑身无力。

  今天上午,她把仅存的【深渊主宰】一点食物偷偷给了一位哺育婴儿的【深渊主宰】年轻母亲。她亲眼看见那位母亲用匕首割开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手指,然后用鲜血哺育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孩子。

  这一幕很震撼!

  让米兰想起来自己很久以前就已经故去的【深渊主宰】母亲,所以她把仅存的【深渊主宰】一点食物偷偷递给了她。

  祈祷室内很安静。

  米兰感觉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双腿已经麻木了。

 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跪在这里,也许她此刻有点体会到当时父亲的【深渊主宰】心境吧。

  城镇被豺狼人围攻。

  父亲也是【深渊主宰】这样在祈祷室内跪了整整一天一夜,祈求着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回应,希望能够重新获得神术拯救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家园。

  主教大人告诉她神灵已经陨落了。

  米兰知道这一点,因为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像上都已经失去了光辉,她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很有天赋的【深渊主宰】小姑娘,继承了父亲天生的【深渊主宰】感知能力。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也许用不了多久她就会成为一个见习牧师,然后一点一点继承父亲的【深渊主宰】地位,成为负责一座神殿的【深渊主宰】主教。

  不过那估计得很多年。

  因为她有点贪玩,父亲也总是【深渊主宰】很宠着她,很少逼迫她跟随自己一起祈祷。

  米兰很悲伤。

  作为一个还未成年的【深渊主宰】小姑娘,她如今被一种孤独恐惧包围着。

  巴姆叔叔被征召参加战斗,前天见到他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手臂上有伤,今天也不知道是【深渊主宰】生是【深渊主宰】死。没有人安慰她,这种时候也没有谁有精力去理会一个小姑娘。神殿内所有人的【深渊主宰】眼中都透露着惶恐,不知道明天到底会怎样,不知道未来到底会怎样。

  米兰感觉很无力。

  她只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很普通的【深渊主宰】小姑娘,面对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战火浩劫她根本什么都做不了。

  所以她只能向神灵祈求帮助!

  主教大人告诉她‘半精灵与游荡者之神’已经彻底陨落了,作为神灵祂已经死去,再也听不到信徒的【深渊主宰】祈祷。

  但是【深渊主宰】小姑娘并没有放弃。

  她并不是【深渊主宰】‘半精灵与游荡者之神’的【深渊主宰】牧师,她只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有牧师天赋但却还没正式决定信仰的【深渊主宰】小姑娘。所以她决定向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祈祷,无论是【深渊主宰】谁只要能够救救她们,她便愿意将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信仰、生命、灵魂都交付给这位神灵,一生一世为守护祂的【深渊主宰】荣光而战斗并至死不渝!

  她的【深渊主宰】信念是【深渊主宰】如此的【深渊主宰】坚定。

  以至于在整整三天都没有获得任何回应的【深渊主宰】情况下,她依旧在不断地坚持着。

  她祈求着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帮助,祈求伟大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伸出援手救助这些可怜的【深渊主宰】人们,她愿意为祂付出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切,成为祂最忠诚的【深渊主宰】仆人与追随者,为传播祂的【深渊主宰】光辉而奋斗毕生。

  可惜。

  依旧没有任何的【深渊主宰】回应。

  在这个圣者浩劫即将到来的【深渊主宰】时期,没有哪位神灵会关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【深渊主宰】小姑娘,祂们的【深渊主宰】精力全部用在了应对不可知的【深渊主宰】未来上。况且,在没有任何的【深渊主宰】圣徽、神像、祭坛的【深渊主宰】情况下,神灵想要倾听她的【深渊主宰】呼唤必须要付出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力,而在这座已经接近废弃的【深渊主宰】神殿内,她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祈祷与呼唤都只能传递到一个地方!

  那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掌握着‘半精灵与游荡者’神职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疲倦。

  饥饿。

  悲伤。

  米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在坚持,自己到底还在坚持着什么!

  她只是【深渊主宰】麻木地跪在地面上,娇小的【深渊主宰】身躯谦卑地跪伏下去,不断地向所有有可能回应她祈祷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祈求,祈求着哪怕一丝的【深渊主宰】希望!

  啪嗒。

  一滴晶莹的【深渊主宰】眼泪顺着她清秀稚嫩的【深渊主宰】脸庞滑落,这个从听到父亲战死的【深渊主宰】消息后一直坚强着没有哭泣的【深渊主宰】小姑娘,此刻终于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
  祈祷室内诡异的【深渊主宰】安静。

  她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眼泪滴落在地面上的【深渊主宰】声音,但就在她几乎快要感到绝望时。

  一个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意志突然出现在了她的【深渊主宰】脑海中!

  紧接着。

  某种伟大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直接跨越了空间,让一个神圣的【深渊主宰】名字回响在她的【深渊主宰】脑海中,瞬间她整个人的【深渊主宰】心神都不由震颤起来。

  ——【索伦】!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