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五十四章 挣脱

第五十四章 挣脱

  时间倒回一秒钟前。

  当巴洛炎魔的【深渊主宰】口中说出过来的【深渊主宰】渎神之语时,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大脑也好似瞬间被闪电击中,一股灼热的【深渊主宰】气息从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体内部涌现,刹那间就流遍了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全身。不单单是【深渊主宰】如此,索伦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记忆能力似乎也因为某种力量而激活,居然瞬间记下来了这些根本就听不懂但是【深渊主宰】却有些朦胧感觉的【深渊主宰】亵渎之言。这是【深渊主宰】属于最古老邪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,也是【深渊主宰】邪恶阵营神灵所擅长的【深渊主宰】能力之一。

  “痛苦!”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大脑仿佛被某一股力量击穿,刹那间明白了这段古老的【深渊主宰】亵渎之言。

  ——“渎神之语:痛!”

  这力量仿佛是【深渊主宰】跟此刻的【深渊主宰】他如此契合,居然在一刹那间索伦便掌握了它。

  一连串的【深渊主宰】数据浮现:

  “你受到【渎神之语】效果影响!……”

  “杀戮神性转化!……恐惧神性转化!……杀戮者形态激活!……触发过目不忘专长!……触发博闻强记专长!……”

  “自身阵营为守序邪恶!……”

  “神性等级为【微弱神性】!……你免疫本次亵渎伤害!……自身邪恶程度与渎神之语的【深渊主宰】契合度为91%!……神性掌握能力激活!……领悟新的【深渊主宰】能力【渎神之语】!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渎神之语。

  顾名思义便是【深渊主宰】邪恶阵营的【深渊主宰】特殊力量,这是【深渊主宰】最古老的【深渊主宰】亵渎之言,只有某些强大而邪恶,并且本身还拥有神性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,才可以掌握这种能力。否则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只能够掌握更低一级的【深渊主宰】‘亵渎之言’,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当年白马城的【深渊主宰】亵渎祭司们所使用的【深渊主宰】特殊类法术能力。这种能力有些受到神灵眷顾的【深渊主宰】牧师也有,不过他们所掌握的【深渊主宰】却是【深渊主宰】‘真言术’,如果能够成为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选民或者眷顾者,这种能力可以提升为‘圣言术’。

  善良与邪恶。

  这两大阵营所掌握的【深渊主宰】能力有所不同,但邪恶最根源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还是【深渊主宰】亵渎。

  按照正常的【深渊主宰】情况来讲!

  索伦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想要掌握‘亵渎之言’,也必须经过一个邪恶无比的【深渊主宰】祭献仪式,并且在祭献仪式当中进行堕落的【深渊主宰】亵渎仪式。仪式的【深渊主宰】过程根据祭献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有所不同,如果是【深渊主宰】祭献是【深渊主宰】恶魔,那么很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血腥的【深渊主宰】杀戮仪式,如果是【深渊主宰】祭献的【深渊主宰】魔鬼,那么有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某种可怕的【深渊主宰】阴谋。当然,这种仪式祭献的【深渊主宰】对象有很多可以选择,因为无底深渊和巴托地狱的【深渊主宰】邪神也可以赐予这种能力。

  比如说魅魔女王,取悦她的【深渊主宰】祭献仪式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最容易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因为她是【深渊主宰】掌管情欲、堕落与伦理的【深渊主宰】魔神,某些禁忌的【深渊主宰】欢愉仪式很容易取悦她并因此获得她的【深渊主宰】奖赏。

  恶魔、魔鬼、邪神赐予的【深渊主宰】‘亵渎能力’都是【深渊主宰】有代价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虽然可以强化自身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也等于将自己落入了他们的【深渊主宰】掌控当中,索伦此刻的【深渊主宰】变异却是【深渊主宰】跟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亵渎仪式不同,他是【深渊主宰】自动掌握并领悟‘渎神之语’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这一点!

  甚至就连他自己都有点想不明白,只能模糊地猜测跟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阵营,以及杀戮者血脉,或者说微弱神性有关。

  因为有神性就等于踏入了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领域。

  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巴洛炎魔如果没有主人,那么它所掌握的【深渊主宰】‘渎神之语’也是【深渊主宰】因为自身的【深渊主宰】神性所领悟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巴洛炎魔的【深渊主宰】身躯在颤抖。

  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它拥有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火焰身躯,在‘亵渎之言’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下也受到了不小的【深渊主宰】伤害。

  “渎神之语:痛【特殊能力】:说出最古老的【深渊主宰】亵渎之言,将这亵渎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语言化作痛苦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作用在敌人身上。任何非领域性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都无法豁免本次伤害,对目标造成等同于自身职业等级+神性值的【深渊主宰】真实伤害。该能力每天可以使用1次。”

  索伦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。

  痛苦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渐渐消退,他注视着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巴洛炎魔,眼中浮现妖异的【深渊主宰】血红色光芒。

  此刻的【深渊主宰】他看起来充满着一股邪恶与堕落的【深渊主宰】气息,仿佛是【深渊主宰】有些某种深渊魔神般的【深渊主宰】影子,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巴洛炎魔好似想到了什么,突然脸色一变沉声道:“杀戮之子?!”

  “不!不对!”

  “你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太弱了!看起来我遇到了杀戮之子的【深渊主宰】后裔!”

  巴洛炎魔的【深渊主宰】眼中浮现一丝贪婪。

  它突然低吼了一声,猛地朝着踏步,刺入它背脊的【深渊主宰】倒钩瞬间被拉得绷紧,然后便是【深渊主宰】一滴滴的【深渊主宰】恶魔之血顺着锁链滑落。巴洛炎魔发出痛苦的【深渊主宰】嚎叫声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却依旧没有后退,而是【深渊主宰】握紧了手中的【深渊主宰】深渊斩首剑,再次超前踏出去一步,血肉被撕裂的【深渊主宰】声音传出,它身上的【深渊主宰】火焰微弱了很多,巨大的【深渊主宰】恶魔之翼被禁锢的【深渊主宰】锁链撕开,后背露出来相当狰狞的【深渊主宰】伤口。

  “杀戮神性!”

  巴洛炎魔的【深渊主宰】瞳孔中浮现一丝狂热,咆哮道:“哈哈哈!居然遇到了杀戮之子的【深渊主宰】后裔!”

  “凡人!”

  “让我们来决一胜负吧!”

  “胜者拥有一切!失败者成为祭品!……站在你面前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【火焰与毁灭】的【深渊主宰】后裔!……高等恶魔巴洛萨-肯迪!……”

  只要还被禁锢着,巴洛炎魔很难真正杀死索伦。

  因为即便杀不掉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巴洛炎魔,索伦也可以随时逃走,而巴洛炎魔被封印锁链限制死在了一个范围内。巴洛炎魔并不知道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索伦身上有杀戮饥渴的【深渊主宰】状态,在不满足这种杀戮欲望的【深渊主宰】情况下他会陷入疯狂。它只是【深渊主宰】感觉到了索伦身上的【深渊主宰】杀戮神性,这股力量激活了它属于恶魔的【深渊主宰】疯狂天性,所以为了干掉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索伦,它准备强行挣脱封印的【深渊主宰】枷锁。

  杀戮与毁灭。

  深渊中最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两股神性力量!

  虽然他们并非是【深渊主宰】控制这两股神性力量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这两股力量依旧造就了一个自身等级27的【深渊主宰】巴洛炎魔,以及现在凌驾普通传奇之上的【深渊主宰】索伦。

  轰!

  锁链连接的【深渊主宰】墙壁浮现一丝龟裂的【深渊主宰】痕迹,巴洛炎魔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上出现撕裂性的【深渊主宰】伤口,它的【深渊主宰】双手依旧被镣铐困住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它被禁锢在原地的【深渊主宰】锁链却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点一点拔了出来。在它的【深渊主宰】后背上有一道尖锐的【深渊主宰】倒钩,几乎是【深渊主宰】穿过了它的【深渊主宰】琵琶骨,上面有着奇异的【深渊主宰】银色符文,这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将它禁锢在原地不能离开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。可是【深渊主宰】现在它却是【深渊主宰】在强行挣脱,伴随着一股股的【深渊主宰】恶魔之血涌出,巴洛炎魔在夹杂着痛苦与疯狂的【深渊主宰】咆哮声中,再次朝着前方踏出去了一步。

  它的【深渊主宰】伤势越来越重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封印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却越来越弱!

  巴洛炎魔的【深渊主宰】瞳孔中出现一片贪婪与疯狂,只要干掉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凡人,夺取他身上的【深渊主宰】杀戮神性,那么此刻它付出的【深渊主宰】代价并不算什么!

  作为强大无比的【深渊主宰】高等恶魔,它自信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重伤状态下的【深渊主宰】自己,也能杀掉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凡人!

  ——巴洛炎魔【巴洛萨-肯迪】【生物等级27】【重伤状态】【封印虚弱】【六阶】!

  ——索伦【杀戮者形态】【职业等级18】【四阶】!

  ……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