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二十一章 无礼的【深渊主宰】要求

第二十一章 无礼的【深渊主宰】要求

  晨曦的【深渊主宰】光亮洒落。

  昨日奢华的【深渊主宰】豪宅已经化作了一片废墟,少女牧师正在跟一个看起来像是【深渊主宰】守备队长的【深渊主宰】中年男子交涉,她取出来了一枚代表晨曦之光的【深渊主宰】徽记,还有光辉教会委派给她的【深渊主宰】徽章证明。在普通人的【深渊主宰】眼中,光辉教会的【深渊主宰】地位很高,因为无论怎么讲他们都是【深渊主宰】站在善良正义的【深渊主宰】这边。废墟里面有许多吸血鬼的【深渊主宰】尸体,相信以她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份处理这件事情没有那么问题。

  索伦坐在屋顶上把玩着一枚徽记,或者应该说是【深渊主宰】一枚纹章。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从无目者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上找出来的【深渊主宰】,上面印刻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一只巨大的【深渊主宰】眼魔,不过跟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眼魔不同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,它的【深渊主宰】眼梗全部都被砍掉了。在它触手上的【深渊主宰】眼球被一个个斩断,就连身体中央那巨大的【深渊主宰】眼睛,也被人用残忍的【深渊主宰】手法挖了出来,它张口血盆大口注视着前方,空洞血淋淋的【深渊主宰】眼眶中环绕着一团扭曲的【深渊主宰】血肉,以及某种无法说出来的【深渊主宰】东西。

  “邪眼暴君?”

  索伦仔细观察着这个徽记,喃喃道:“原来无目者的【深渊主宰】前身是【深渊主宰】邪眼暴君!是【深渊主宰】谁打败了这个挑战等级25的【深渊主宰】怪物?还挖掉了它的【深渊主宰】眼睛?看起来它是【深渊主宰】走上了邪神的【深渊主宰】道路?”

  邪眼暴君。

  眼魔进阶中非常可怕的【深渊主宰】一种生物,实力比亡眼暴君还要强大,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种眼魔的【深渊主宰】变异体。

  整个多元宇宙里面都没有几只。

  索伦过去虽然接触过无目者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像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徽记还是【深渊主宰】第一次拿到,那个游荡者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无目者组织里面的【深渊主宰】核心成员。

  一个生物等级将近30级的【深渊主宰】怪物准备封神,想必引起的【深渊主宰】混乱才刚刚开始。

  历史上还没有眼魔成功封神,索伦不确定这个家伙有没有成功,因为还没有人见到过这个邪神的【深渊主宰】真身。

  啪嗒!

  当少女牧师跟城镇守备的【深渊主宰】交涉完成后,索伦也从屋顶落了下来。

  “已经谈好了。”

  少女牧师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有些异样,注视着索伦道:“我们已经派人通知女巫议会,想必很快就会有人过来处理。估计她们也不会希望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领地内出现大量的【深渊主宰】吸血鬼。”

  索伦轻轻点头,随后将手中的【深渊主宰】徽记抛给了她。

  “你要走了?”少女牧师抬头道。

  索伦看了她一眼。微笑道:“是【深渊主宰】的【深渊主宰】。还有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需要去处理。”

  “嗯。”安丽亚点点头,轻声道:“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见面。我有点想念薇薇安。”

  索伦笑了笑。

  随后他转身朝着枯叶镇外走去,杀死了这么多的【深渊主宰】吸血鬼,还有无目者的【深渊主宰】信徒。其中有人涉及贵族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份,这件事情必须要给女巫议会一个交代。他们还要留下来跟女巫议会交代完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经过后,才有可能离开这里,否则女巫议会极可能会因为一个贵族的【深渊主宰】死亡而震怒。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光辉教会的【深渊主宰】人,也不敢轻易得罪这群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女巫。

  索伦没有时间在这里停留。

  安丽亚他们最少要等三天以上。才能处理完这些事情的【深渊主宰】后续工作。

  惩恶扬善完然后拍拍屁股就走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,最后只能引发更大的【深渊主宰】混乱,这里还有很多的【深渊主宰】琐事,一个贵族被吸血鬼腐化堕落,最后牵扯出来的【深渊主宰】问题恐怕会让附近都少伤筋动骨。

  不过那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吸血鬼教会头疼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了!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索伦直接横跨了北地。

  在借助飞行术的【深渊主宰】情况下,他横穿冰雪山脉再次回到了这个寒冷的【深渊主宰】国度。

  这里的【深渊主宰】冰雪还没有消融。

  索伦沿着记忆中的【深渊主宰】路线,前往靠近冰河城的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小镇,当初他离开北地时经过这里。

  冬泉镇。

  似乎是【深渊主宰】叫做这个名字。

  一处位于冰河城和阿伦戴尔之间的【深渊主宰】城镇,拥有数千户的【深渊主宰】人口,算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不大不小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。连续在外面露宿了几天。索伦准备在这里过夜,所以他进入城镇后便直接前往了旅店。过往的【深渊主宰】人都行色匆匆,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几个月的【深渊主宰】时机,似乎恐慌的【深渊主宰】气息也蔓延到了这片寒冷的【深渊主宰】世界。城镇卫队拦住他询问了几句,然后才告诫着不要惹事给索伦放行。

  “看起来有事发生了!”

  索伦扫了一眼神色紧张的【深渊主宰】护卫队,然后进入了酒馆,这里有他想知道的【深渊主宰】消息。

  事实上。

  消息已经传开了。

  只是【深渊主宰】因为距离的【深渊主宰】问题,并没有及时送到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手中,毕竟冰雪国度和南海岸相隔太远了。

  索伦担心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最终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发生了。

  失去了长公主的【深渊主宰】庇佑,阿伦戴尔的【深渊主宰】财富给他们带来了灾难。大约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在一个礼拜前,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刚刚接到来自冰雪国度的【深渊主宰】消息后不久,阿伦戴尔受到了敌人的【深渊主宰】攻击。不单单是【深渊主宰】盘踞在海外冰岛的【深渊主宰】维库海盗,就连南部岛国也对他们发动了进攻。

  阿伦戴尔的【深渊主宰】港口被封锁了。

  战争还没有全面爆发。南部岛国的【深渊主宰】舰队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联合维库海盗伏击了阿伦戴尔的【深渊主宰】战船,暂时切断了冰雪国度的【深渊主宰】航线。

  封锁港口。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战争爆发的【深渊主宰】前兆,消息蔓延开来后,就连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都受到了波及。

  酒馆里面议论纷纷。

  有商人在抱怨港口封锁后,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货物都运不出去了。不过更多的【深渊主宰】讨论却是【深渊主宰】阿伦戴尔的【深渊主宰】安娜公主会如何应对这次危机,

  “咯!……你们听说了吗?……”

  一个明显喝了不少的【深渊主宰】大胡子商人打了一个酒嗝。看了看其他人道:“听说这里率领舰队封锁阿伦戴尔港口的【深渊主宰】人是【深渊主宰】南部岛国的【深渊主宰】一个王子。”

  “这个无耻的【深渊主宰】强盗在封锁港口后提了一个很无礼的【深渊主宰】要求!……”

  要求?

  坐在角落里面的【深渊主宰】索伦闻言不由蹙起了眉头,他看了一眼故意吊着其他人胃口的【深渊主宰】中年商人,摸出来一枚金德勒扔了过去,沉声道:“什么要求?我不喜欢听人拐弯抹角,否则我就扭断你的【深渊主宰】脖子!……”

  中年商人飞快伸手接住了金德勒,然后咽了一口唾沫道:“我也是【深渊主宰】听其他人说的【深渊主宰】。”

  “那个南部岛国的【深渊主宰】王子好像是【深渊主宰】叫什么……汉斯-特!……他派出使者说……如果安娜公主答应嫁给他,他就下令解除阿伦戴尔的【深渊主宰】封锁!……要不然阿伦戴尔的【深渊主宰】一艘船都出不去!……”

  咔嚓。

  索伦手中的【深渊主宰】酒杯碎裂,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脸上浮现一丝冰冷的【深渊主宰】杀气,沉声道:“你确定?!”

  “是【深渊主宰】……是【深渊主宰】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!……”

  中年商人被他吓了一跳,额头也冒出一片冷汗,似乎酒醒了不少,口舌渐渐清晰道:“我也是【深渊主宰】听别人说的【深渊主宰】,我有个亲戚在阿伦戴尔工作。”

  索伦闻言目光越发冰冷。

  他随手扔了一枚金德勒在吧台上,随即转身走出了这个酒馆。

  天色已经不早了。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进入了黑夜之中,很快消失在了茫茫的【深渊主宰】夜色下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