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159章 法术成型

第159章 法术成型

  索伦陷入了沉思。

  不知不觉他又重新回到了房间内,当他看到了桌子上摆放的【深渊主宰】三环法术【马友夫微流星】的【深渊主宰】卷轴后,他好像想起来什么一般做好了决定。法术瞬发成型基本上都是【深渊主宰】在传奇等级以后,他现在最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当前的【深渊主宰】战斗力,一路憋专长点冲击传奇法术瞬发太过艰难,搞不好那个时候他都已经有能力封神了。如果可以封神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未来并非是【深渊主宰】没有替代传奇法术瞬发的【深渊主宰】能力。

  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领域充满着神秘!

  于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很快做好了决定,默默道:“选择超魔专长【法术极效】!”

  专长一旦选定。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思路也彻底打开了过来,他对于现阶段自己所掌握法术的【深渊主宰】总量,各类法术的【深渊主宰】战斗应用,以及记忆法术的【深渊主宰】类型都很快有了新的【深渊主宰】思路。

  首先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环法术!

  防护类法术对于拥有惊人敏捷和强大体质的【深渊主宰】索伦而言作用不大,可以说绝大部分的【深渊主宰】一环法术都不如他自己抽刀上去砍两下。因此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一环法术位全部用来记忆【奥术飞弹】,索伦当前拥有六个一环法术,全部记忆奥术飞弹的【深渊主宰】话可以依靠【熟练施法】的【深渊主宰】专长瞬发30个飞弹攻击,相当于一个六环法术【飞弹风暴】。

  (备注:奥术飞弹极限5颗,次级飞弹风暴极限15颗,施法时间2秒,高级飞弹风暴极限30颗,施法时间3秒。)

  巫师的【深渊主宰】施法战斗体系除了变身系战斗巫师外,还有寒冷系巫师,死亡系豁免巫师,飞弹系爆发巫师,以及毕格比五连掌巫师。最厉害的【深渊主宰】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变身系巫师和毕格比五连掌巫师,这两个巫师体系诞生于奥术帝国之前,目前能掌握这两套战斗法术的【深渊主宰】人相当稀少。

  (备注:毕格比,有史以来最著名的【深渊主宰】战斗巫师之一,毕格比护身掌【五环】,毕格比击飞掌【六环】。毕格比擒拿掌【七环】,毕格比金刚掌【八环】,毕格比粉碎掌【九环】的【深渊主宰】发明者。这五道法术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传说中的【深渊主宰】毕格比五连掌,足以正面肉搏虐杀传奇战士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套战斗法术。)

  巫师里面有两套可以越级挑战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法术。第一个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发现的【深渊主宰】‘马友夫微流星’,第二个就是【深渊主宰】‘毕格比五连掌’。

  其中马友夫微流星的【深渊主宰】施法要求更低!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思路一旦打开,后面的【深渊主宰】想法就简单很多。

  索伦并不缺少生存能力,所以就没有必要像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巫师那样记忆大量的【深渊主宰】防护法术,因此他拥有的【深渊主宰】法术位还是【深渊主宰】用来辅助和爆发。二环法术记忆一个蛮力术。一个猫之优雅,剩余的【深渊主宰】三个法术位全部用来记忆奥术飞弹【法术强效】。

  三环法术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分水岭。

  索伦却选择放弃记忆大部分的【深渊主宰】法术,只是【深渊主宰】保留了飞行术,然后其他法术位全部用来记忆奥术飞弹【法术极效】。

  如此一来。

  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奥术飞弹风暴就已经成型,从一环法术位一直到三环法术位,一共记忆了12个奥术飞弹。

  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飞弹风暴攻击,一瞬间淹没敌人都不困难!

  从四环法术开始,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法术记忆就慎重了很多,因为这里是【深渊主宰】战斗的【深渊主宰】关键,也是【深渊主宰】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能力加持。

  他选择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蛮力术【法术极效】、猫之优雅【法术极效】、高等隐身术。

  作为职业等级10的【深渊主宰】巫师。索伦还有最后两个五环法术位,不过他却没有记忆其他法术的【深渊主宰】想法,因为他准备用来记忆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杀手锏。

  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‘马友夫微流星’!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三环法术,在配合超魔专长【法术极效】的【深渊主宰】情况下,它需要五环的【深渊主宰】法术位去记忆。

  既然是【深渊主宰】追求最大化的【深渊主宰】杀伤力,自然不能用三环法术位去记忆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对于法术记忆的【深渊主宰】选择,索伦第一次有了相当明确的【深渊主宰】定位。

  作为顶级的【深渊主宰】游荡者,他在巫师的【深渊主宰】领域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属于一个新手,一直到自己掌握的【深渊主宰】法术和专长渐渐成型,他的【深渊主宰】思路才开始逐渐清晰起来。虽然拥有22点的【深渊主宰】智力。以及10级的【深渊主宰】巫师职业等级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能用的【深渊主宰】法术位加起来才20个左右。并不充裕的【深渊主宰】法术位让他没有办法像其他巫师那样从容施法,只能将战斗的【深渊主宰】核心转为瞬间爆发,尽可能配合自己游荡者的【深渊主宰】战斗方式。

  法术成型。

  索伦对于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定位也越来越清晰。他看了看自己剩余的【深渊主宰】八万多点杀戮经验,选择将大部分核心的【深渊主宰】法术记忆到脑海当中。

  这样一来他就免掉了需要法术书重新记忆的【深渊主宰】麻烦!

  职业等级10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分水岭,从这里开始提升职业等级需要的【深渊主宰】杀戮经验就拔高到了十多万以上,尤其是【深渊主宰】施法类的【深渊主宰】职业,会比其他近战系额外增加20%以上。

  短时间内。

  索伦恐怕没有多少杀戮经验去分配到巫师职业等级上,而是【深渊主宰】准备全力冲击游荡者的【深渊主宰】传奇技能【阴影领域】。

  一上午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很快过去。

  索伦理清了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思路后。打开了属性页面,如今他的【深渊主宰】早已经不是【深渊主宰】混迹在琥珀城街头不入流的【深渊主宰】小偷,甚至就算对比过去他也在不少方面拥有优势。

  比如说专长能力。

  如今他所拥有的【深渊主宰】属性已经变成了:

  “姓名:索伦。

  种族:半精灵【杀戮之子】。

  属性:力量19(+7,霜巨人之力+6)、敏捷26(+2)、体质22(+1)、智力22(+2)、感知16(+1)、魅力19(+3,漠河的【深渊主宰】哀伤+2)。

  阵营:守序邪恶。

  职业:10级平民/7级盗贼(0/126500)/5级影武者(0/18500)/10级巫师(0/148500)【四阶】。

  生命值:292/292【强壮】。

  经验值:72075(杀戮经验)、1545点(职业经验)【未分配】。

  技能点:无。

  属性点:无。

  传说度:27。

  神性值:12【微弱神性】。(提升【弱等神性】需要30点。)

  状态:正常。

  基础技能——潜行225,学识275,盗窃75,开锁80,陷阱75,专注65,交涉75,估价45,欺诈40,威吓75。嘲讽20,表演25,耹听45,躲避120。招架55,格挡30,医疗65,搜索45,侦查50。抄录卷轴45,法术辨识35,野外生存45,使用魔法装置35,烹饪35,炼金术25。

  传奇技能——万能巧手、史诗敏捷。

  特殊专长——厄运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赐福、海洋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赐福、龙血洗礼LV2、杀戮之心、屠戮者、苦行者、博学者。

  个人专长——灵巧左手、过目不忘、坚毅之力、博闻强记、熟练施法、反射闪避、直觉闪避、翻滚躲避、灵活移动、躲避视线、暗黑视觉、法术控制、法术强效、法术极效、微弱法术抗性、弱等寒冷抗性、微弱火焰抗性、微弱毒素抗性、微弱电击抗性、高等双武器战斗、强壮、再生【中级】、心灵感应10尺。

  职业专长——阴影编织、军用武器【掌握】、弯刀【传奇】。

  战斗技能——召唤幽影、阴影跳跃、阴影袭杀、阴影穿梭、恐惧目光(神性)、恐惧术(神性)、吸血鬼之触(神性)、法术反制、剑势【重劈】、剑势【横斩】、剑势【斩首】、剑势【回旋舞】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属性、技能、专长。

  一个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职业者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由这三个要素堆积起来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现在的【深渊主宰】索伦基本上在这三个要素上都超越了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同阶职业者,唯一比较明显的【深渊主宰】短板,也就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嘲讽技能才20点。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没有办法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!

  一直以来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战斗方式都是【深渊主宰】干脆利索的【深渊主宰】解决敌人,基本上没有机会去嘲讽激怒敌人,所以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嘲讽技能是【深渊主宰】增长最缓慢的【深渊主宰】一个。

  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因为他跟女人接触多了。表演能力都有所提升,唯独嘲讽一直没怎么增加过。

 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【深渊主宰】过去。

  索伦将绝大部分的【深渊主宰】精力都投入到了解析‘马友夫微流星’的【深渊主宰】过程当中,不过他对营地的【深渊主宰】布局还在紧锣密鼓的【深渊主宰】进行,同时外界还有一部分的【深渊主宰】情报从泰罗港送了过来。

  战争爆发了。

  北方兽人和南部王国发生了局部冲突,小规模的【深渊主宰】战争让局势变得更加扑朔迷离。

  南海岸叛军反攻了一座城市,腐朽的【深渊主宰】王国宣布他们被邪恶的【深渊主宰】魔鬼蛊惑,同时紧急号召王国内的【深渊主宰】贵族们清剿叛军。

  可惜响应者寥寥无几,似乎在这混乱到来的【深渊主宰】时期,许多人都感受到了动荡来临的【深渊主宰】前兆,老牌贵族势力们都想着保存实力。没有多少人愿意在这个时候过多消耗力量。尤其是【深渊主宰】叛军的【深渊主宰】主力还没有收到重创,隐藏在幕后的【深渊主宰】魔鬼只有各种传闻,却没有人能确定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份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营地南门。

  一个鬼鬼祟祟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从侧面绕了过来,然后从窗户爬进了某个房间内。

  “牧师阁下。”

  瘦小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摘下来了斗篷。随即微微俯身道:“没有发现什么东西。仓库那边的【深渊主宰】守卫太严,还有那位女巫布置的【深渊主宰】法术陷阱,我不敢贸然过去惊动他们。”

  财富女士的【深渊主宰】信徒里面有不少的【深渊主宰】游荡者。

  他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伪装在随从里面的【深渊主宰】一个,从来到营地开始便一直暗中试图刺探这里。

  “嗯。”

  金穿着一袭镶嵌着珍珠宝石的【深渊主宰】牧师长袍,闻言微微点头道:“小心一些总没错,他虽然对我们比较友好。但最好还是【深渊主宰】不要激怒他。”

  “神殿那边有消息传过来吗?”

  站在她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后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位中年男子,看起来像是【深渊主宰】普通的【深渊主宰】随从,但事实上他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位三阶的【深渊主宰】巫师。

  财富女士的【深渊主宰】信徒很广泛,把信仰交给金钱的【深渊主宰】巫师自然也有不少,他闻言立刻回答道:“还没有明确的【深渊主宰】消息穿过来,不过教会正在暗中派人跟海洋神殿交涉。”

  五环法术‘传讯术’。

  金听完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话沉思了片刻,随后道:“让他们加快速度,财富之城的【深渊主宰】衰弱有可能让女神对我们不满,如果可以将这里的【深渊主宰】航线打通,繁荣的【深渊主宰】贸易可以增强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力和影响力。”

  “是【深渊主宰】。”中年男子应声点头。

  这个时候。

  坐在角落里面一位看起来似乎是【深渊主宰】女性。不过不像是【深渊主宰】职业者,更像是【深渊主宰】商人的【深渊主宰】年轻女子开口道:“金。有必要那么着急吗?”

  “我看这位割喉者根本没有多少的【深渊主宰】商业头脑!”

  “这些天我经常出去走动,发现他将绝大部分的【深渊主宰】人力物力都投入到了那块破土地上。这些才刚刚开垦的【深渊主宰】耕地基本上没有太大的【深渊主宰】价值,就算是【深渊主宰】一年风调雨顺也赚不到几个钱。估计还不如一艘船往返贸易的【深渊主宰】财富。有这个时间精力人力物力,如果全部投入到建设港口码头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恐怕一年内赚取的【深渊主宰】财富就比得上他在耕地上二十年的【深渊主宰】收益!”

  “说到底,他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目管短浅的【深渊主宰】乡下土财主,只知道守着那点土地。”

  金转身看了她一眼。似乎这个年轻女人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份颇高,所以她的【深渊主宰】态度语气比较柔和,缓缓摇头道:“也许没那么简单。一个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崛起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王,肯定不会是【深渊主宰】简单的【深渊主宰】人物。”

  “也许他图谋的【深渊主宰】更大!”

  图谋更大?

  其他人闻言不由陷入了沉思。

  到底是【深渊主宰】什么更大的【深渊主宰】图谋?才会把土地看得比眼前唾手可得的【深渊主宰】财富更加重要?

  年轻女子闻言若有所思,眸光不由稍微亮了一下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海洋神殿。

  伴随着哐当一声砸碎什么东西的【深渊主宰】声音,然后从大殿内传来了娜迦祭司愤怒的【深渊主宰】低吼声:“岂有此理!这个喂不饱的【深渊主宰】白眼狼!居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跟财富教会也搭上了关系!”

  娜迦祭司一副怒气冲冲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,狠狠地吸了一口气才平复下来。

  旁边有诡异的【深渊主宰】声音传出,似乎是【深渊主宰】从神殿下面的【深渊主宰】海水里面传来,幽幽道:“祭司阁下!现在怎么办?”

  娜迦祭司闭目沉思了片刻,随即睁开眼睛道:“这个家伙越来越难控制了!”

  “不行!”

  “必须派遣人手过去建立神殿。他在海外群岛也发展出来了一点规模,是【深渊主宰】时候在那里建立起海洋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信仰了。”

  海水下面继续传来诡异的【深渊主宰】声音道:“那财富教会那边怎么办?这群家伙可不好对付!”

  “同意他们的【深渊主宰】要求。”娜迦祭司嘴角露出来了一丝诡笑,缓缓道:“不过他们也必须付出代价!既然想要将信仰插手到海外群岛,那么他们就必须让出来一部分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利益。告诉他们,必须要允许我们在沿海地区的【深渊主宰】渔民内传播信仰,我们才会同意他们在海外群岛扩大贸易。”

  信仰交换。

  这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娜迦祭司的【深渊主宰】打算!

  一直以来海洋教会都很难在内陆地区找到突破口,近百年来都困守在泰罗港附近。

  现在财富教会的【深渊主宰】要求对她而言也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机会,一个将信仰传播到沿海岸地区的【深渊主宰】机会,她不敢提出来太过分的【深渊主宰】条件,只是【深渊主宰】将目标放在了那些有可能成为海洋女神信徒的【深渊主宰】渔民身上。至于在沿海岸立下根基后。他们会不会进一步扩大海洋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信仰范围和影响力,那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将来再说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了。

  丰富的【深渊主宰】渔获能轻易为她们打开突破口。

  只要财富教会放开一点权限,她们就能在人类当中扎下根基。

  至于最后谁的【深渊主宰】收获更大,影响力更强。就要看彼此神灵教会的【深渊主宰】实力了。对于这一点娜迦祭司非常自信,因为只要掐断了海洋航线,财富教会的【深渊主宰】局面就相当被动。

  想到这,她嘴角不由露出来一丝阴冷的【深渊主宰】笑意!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阴暗的【深渊主宰】山谷内。

  浓郁的【深渊主宰】血腥味几乎笼罩了这一片土地,眼前到处都是【深渊主宰】死亡的【深渊主宰】吸血蝙蝠,还有那些面目狰狞的【深渊主宰】吸血鬼奴仆。

  中央是【深渊主宰】一具具暗黑卫士的【深渊主宰】尸体。

  作为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堕落进阶职业者。他们最后还是【深渊主宰】死在了密密麻麻的【深渊主宰】吸血蝙蝠围攻下。

  “怎么可能!……”

  黑袍祭司浑身上下都是【深渊主宰】鲜血,在残破的【深渊主宰】黑袍下面,露出来了他穿戴的【深渊主宰】全身铠甲,他单手握着沉重的【深渊主宰】钉头锤,另外一只手握着光华流转的【深渊主宰】盾牌,神情有些茫然般喃喃道:“我怎么可能会失败!……”

  在他的【深渊主宰】附近只剩下来五个随从。

  最后能幸存下来的【深渊主宰】全部都是【深渊主宰】牧师,能够穿戴全身铠甲配备盾牌,同时丝毫不影响施法能力的【深渊主宰】高阶牧师。

  在这种惨烈的【深渊主宰】绞杀战斗中,牧师总是【深渊主宰】能坚挺到最后的【深渊主宰】一种人!

  啪嗒。

  吸血鬼神子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从半空中落下,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胸前有相当严重的【深渊主宰】灼烧痕迹,不过那里的【深渊主宰】血肉正在飞速再生。此刻的【深渊主宰】他也没有了开始那么优雅从容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,因为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半边脑袋都好似被严重烧伤一样。附近倒下了许多的【深渊主宰】高阶暗黑守卫,幸存的【深渊主宰】吸血鬼奴仆也寥寥无几,依靠一群炮灰对付军团建制的【深渊主宰】暗黑卫士,付出的【深渊主宰】代价自然相当惨重。

  “结束了。”

  吸血鬼神子脸上露出来一丝得意的【深渊主宰】笑容,缓缓道:“恐惧教会的【深渊主宰】精锐被你全部葬送在这里,就算是【深渊主宰】你活着回去,大祭司也不可能放过你。”

  “想好了吗?”

  “是【深渊主宰】选择侍奉我!还是【深渊主宰】选择死亡?”

  “如今你们再也没有能力阻止我,何必要执着于信仰一个即将陨落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呢?效忠我!你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下一任的【深渊主宰】祭司长,祂能够赐予你的【深渊主宰】,我同样也能赐予你!”

  铛。

  武器落地的【深渊主宰】声音。

  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黑袍祭司似乎放弃了抵抗,缓缓地跪伏在了地面上。

  “哈哈哈!”

  吸血鬼神子露出来满意的【深渊主宰】笑容,不禁发出了一声大笑。

  击败了恐惧教会的【深渊主宰】精锐,他们就再也没有能力阻止自己窃取恐惧神力,等到恐惧神力积累到一定的【深渊主宰】程度,那么他就有资格染指恐惧神职!

  山谷内阴暗的【深渊主宰】角落中。

  地狱诗人收回了掌心的【深渊主宰】魔笛,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四周是【深渊主宰】一具具死法千奇百怪的【深渊主宰】尸体,不过相同的【深渊主宰】一点是【深渊主宰】他们死亡时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都很安详。

  他默默地注视着前方的【深渊主宰】吸血鬼神子,目光中似乎闪烁着奇异的【深渊主宰】光芒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