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94章 地缚灵
  “哥哥?”

  薇薇安眯起眼睛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前面,然后示意旁边的【深渊主宰】索伦把她抱起来,脆声道:“哥哥抱我起来,我好像在那边看到了一条小路!就在那个花园的【深渊主宰】左边,靠近那堆碎石块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,好像那边有一条小路,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不知道通向哪里?”

  有小路!?

  索伦闻言立刻便是【深渊主宰】把旁边的【深渊主宰】小姑娘抱了起来,然后直接将薇薇安放在了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肩膀上,一对小小的【深渊主宰】脚丫子踩在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左肩,然后白生生的【深渊主宰】小手环住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脑袋,朝着那边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后,这才轻声道:“可以从左边绕过去,那边似乎没有什么迷雾,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不知道通往哪里的【深渊主宰】!”

  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迷雾应该就是【深渊主宰】【迷锁】的【深渊主宰】一部分。

  就好像八卦阵里面也经常有迷雾一样,很多【迷锁】内部都会布置相应的【深渊主宰】障眼法,这种障眼法必须要火眼金睛才能看破,要不然就只能用法术解除、特殊专长和神性力量才行。看起来这里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已经衰减了很多,要不然真正的【深渊主宰】迷锁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会产生幻象的【深渊主宰】,而不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升起一片迷雾。就连巫妖布置的【深渊主宰】迷锁都能形成【暗黑天幕】,奥术师布置的【深渊主宰】迷锁就更加了不得了!

  “走。”

  索伦并没有犹豫太久,当即便道:“我们绕过去看看。”

  不敢正面硬闯迷锁是【深渊主宰】小心,是【深渊主宰】谨慎,是【深渊主宰】稳住,是【深渊主宰】担心薇薇安的【深渊主宰】安全。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如果就连侧面的【深渊主宰】入口都不敢探索一下,那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没有冒险的【深渊主宰】勇气了。冒险必然是【深渊主宰】有风险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,索伦把握的【深渊主宰】一个界限是【深渊主宰】让风险不超出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实力极限,而不是【深渊主宰】完全一点风险都不敢冒。看起来这侧面的【深渊主宰】小路已经被时间摧毁的【深渊主宰】差不多,就算是【深渊主宰】有什么危险也不可能比正面硬闯更高。

  这样也可以顺便估计一下正面硬闯的【深渊主宰】难度性!

  “小心!”

  索伦将小小的【深渊主宰】薇薇安放了下来,然后开始注意四周的【深渊主宰】环境,时不时还用脚尖轻轻点击地面。他在侦测附近有没有陷阱,按道理来说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没有的【深渊主宰】,但他觉得还是【深渊主宰】有必要多加小心。小道是【深渊主宰】从花园边角穿过去的【深渊主宰】,侧面有一堆的【深渊主宰】碎石块。附近没有那种诡异的【深渊主宰】植物,不过地面有一点点龟裂的【深渊主宰】痕迹。

  索伦看了看四周,小声道:“薇薇安!你有没有觉得这条路有点像是【深渊主宰】通向后院的【深渊主宰】道路?”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一种感觉。

  从周围布置的【深渊主宰】环境来看,这里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巫师塔的【深渊主宰】前院。那么这条小道是【深渊主宰】从侧面绕过去的【深渊主宰】,看起来就有点像是【深渊主宰】通往后院,又或者是【深渊主宰】前往厨房之类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。奥术师拥有大量的【深渊主宰】仆人,不像现在的【深渊主宰】巫师那样只需要傀儡魔像服务,奥术帝国时期的【深渊主宰】巫师都是【深渊主宰】统治阶层。他们除了数目不少的【深渊主宰】仆人外,还有一定数量的【深渊主宰】追随者。

  “有点像。”薇薇安轻轻地点点头道。

  眼前就好像是【深渊主宰】两个世界。

  右边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片迷雾环绕的【深渊主宰】诡异花园,而左边是【深渊主宰】没有迷雾而散落许多碎石块的【深渊主宰】废墟。

  索伦带着薇薇安小心翼翼地穿过这里,当他们走了大概300米左右的【深渊主宰】距离时,眼前出现了一个保存还算完好的【深渊主宰】房子,这个房子有一个很明显的【深渊主宰】特点,那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房屋上面带着烟囱。一般情况下来讲,带着烟囱的【深渊主宰】房子作用都差不多,索伦感觉自己开始没有猜错。

  “哥哥。”

  薇薇安抬手扯了扯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衣袖,小声道:“这里看起来真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厨房!”

  “嗯。”索伦轻轻点头道:“小心一点。我们进去看看。”

  吱嘎!

  索伦拔出来了弯刀冰亡。然后朝着身后的【深渊主宰】薇薇安递了一个颜色,紧接着便是【深渊主宰】直接推开了还未腐朽的【深渊主宰】房门,立刻便是【深渊主宰】一阵灰尘洋洋洒洒。当索伦带着小姑娘走进房子里面时,立刻便发现其中遍布灰尘,厚度接近半厘米,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活人出现过了。

  “哥哥你看!”

  薇薇安进屋后便是【深渊主宰】扫了一眼四周,然后伸手指着前面一个靠背椅的【深渊主宰】位置,小声道:“那边好像有什么东西!”

  有东西!?

  索伦很警觉地挪动了一下脚步,然后拿起一块石头扔向了靠背椅的【深渊主宰】位置,力道将其打偏斜了一点。然后他们便看到了靠背椅上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副颇为矮小的【深渊主宰】骷髅架子。这个骷髅架子的【深渊主宰】高度只有一米二五左右,不过骨骼相对身体高度颇为粗大,尤其是【深渊主宰】腿骨脚掌骨的【深渊主宰】位置更大。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骨骼形状,如果是【深渊主宰】老手来辨认的【深渊主宰】话。一眼就能看出来曾经是【深渊主宰】什么生物。

  索伦扫了一眼,小声道:“是【深渊主宰】半身人的【深渊主宰】骸骨,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奥术师的【深渊主宰】厨师。”

  呼呼呼!

  就当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话音刚落,原本接近封闭的【深渊主宰】房子内突然刮起一阵阴冷,那冷缩缩的【深渊主宰】寒风让人不由打了一个寒颤,接着便是【深渊主宰】一阵有些阴森森的【深渊主宰】怪笑声响起。

  亡灵?

  怨灵?

  地缚灵?

  索伦脑中的【深渊主宰】念头一瞬间变了好几次。然后便是【深渊主宰】把薇薇安护在了身后,沉声道:“是【深渊主宰】灵体类的【深渊主宰】敌人!看起来像是【深渊主宰】地缚灵!”

  “小心一点。”

  “它现在应该是【深渊主宰】在灵界注视我们!我们等它现形再攻击!”

  亡灵类的【深渊主宰】敌人。

  比较常见的【深渊主宰】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外面遇到的【深渊主宰】骸骨亡灵,这种是【深渊主宰】有躯体的【深渊主宰】亡灵,比较容易对付一些。另外一种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眼前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,由幽灵怨灵恶灵什么的【深渊主宰】诞生出来,属于没有形体或者半能量形态的【深渊主宰】怪物。这种亡灵对付起来要困难一些,普通的【深渊主宰】物理攻击对它们也没有多大的【深渊主宰】效果。

  “桀桀桀!”

  凄惨的【深渊主宰】怪笑声从四面八方穿来,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不为所动,不过薇薇安却似乎有些不高兴的【深渊主宰】样子,冷哼了一声道:“最讨厌你们这些亡灵了!给本小姐滚出来!”

  一道微弱的【深渊主宰】法术灵光浮现。

  ——“防护邪恶。”

  薇薇安先是【深渊主宰】施展了一环法术‘防护邪恶’,紧接着便是【深渊主宰】开始继续施法。

  ——“侦测亡灵!”

  一道无形的【深渊主宰】法术灵光浮现,瞬间笼罩了整个房子,然后便看到一堵墙的【深渊主宰】后面,出现了一个暗红色灵光形态的【深渊主宰】虚影。绝大部分的【深渊主宰】亡灵生物在法术灵光侦测下都是【深渊主宰】暗红色,这代表着它们的【深渊主宰】邪恶程度很高,如果换成圣武士的【深渊主宰】侦测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必须消灭它们才行的【深渊主宰】那种。

  ——“不死生物定身术!”

  另外一道法术灵光浮现,薇薇安抬手朝着远处的【深渊主宰】亡灵一指,然后便是【深渊主宰】一道微光浮现,接着响起一阵凄厉的【深渊主宰】嚎叫声。那堵墙背后的【深渊主宰】亡灵突然好似疯狂般,气势相当凶悍地朝着薇薇安冲了过来,控制法术失效了,敌人通过了豁免判定,所以把薇薇安认定为第一攻击目标。

  铿锵!

  索伦手中的【深渊主宰】弯刀瞬间出鞘,随即一刀劈向了朦朦胧胧半虚半实的【深渊主宰】地缚灵。

  ——“阴影袭杀!”

  传奇弯刀冰亡有寒冰伤害,对付亡灵有特殊效果,虽然物理攻击对它近乎于无效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游荡者的【深渊主宰】阴影袭杀却是【深渊主宰】有用的【深渊主宰】,这属于暗影能量伤害。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弯刀瞬间劈中了冲过来的【深渊主宰】地缚灵,那感觉就好像是【深渊主宰】劈中了棉花糖,刀刃直接从对方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体穿过,只有寒冰能量和暗影能量伤害到对方,物理攻击造成的【深渊主宰】伤害估计也就一两点的【深渊主宰】样子。

  ——“恐惧术【瞬发】!”

  地缚灵作为接近高阶的【深渊主宰】亡灵生物,它拥有一个很特殊的【深渊主宰】能力,那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它可以瞬发恐惧类法术,有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恐吓术,也有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恐惧术,甚至还有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恐惧之袍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法术。不过就当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地缚灵扔出来瞬发的【深渊主宰】恐惧术后,瞬间它就有点傻眼了,因为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两个人都好像完全无视了恐惧术,压根就连一点通过恐惧豁免判定的【深渊主宰】必要都没有的【深渊主宰】样子。

  是【深渊主宰】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他们直接无视了这个恐惧术。

  薇薇安自然是【深渊主宰】不用多说的【深渊主宰】,她本身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恐惧神子,怎么可能免疫不了区区一个恐惧术。至于索伦对于恐惧术的【深渊主宰】抗性也是【深渊主宰】相当高,姑且不说他所积累的【深渊主宰】强大意志豁免,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吸收的【深渊主宰】恐惧神性就能够让他豁免掉这种非传奇以下敌人施展的【深渊主宰】恐惧术。

  ——“支配人类!”

  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地缚灵似乎拥有一定的【深渊主宰】智慧,居然知道恐惧术不起效果后,立刻改变了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战术。它施展了一个天赋类的【深渊主宰】法术【支配人类】,试图控制看起来像是【深渊主宰】战士的【深渊主宰】索伦,然后利用他去杀死后面让它感觉危险的【深渊主宰】小姑娘。但是【深渊主宰】它再一次失算了,因为它所施展的【深渊主宰】【支配人类】就连屁作用都没有一个,直接就被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强大意志给免疫了。

  开什么玩笑!

  他一路走过来经历了多少大风大浪,怎么可能轻易就被别人控制意识!

  索伦当初‘赤足行千里’,为的【深渊主宰】不就是【深渊主宰】能时刻应对现在的【深渊主宰】局面?

  只要意志足够强大,他将来便可以免疫绝大部分的【深渊主宰】魅惑类、心智类、控制类法术,这对于本身豁免能力就低于战士的【深渊主宰】游荡者而言非常重要!

  坚如钢铁的【深渊主宰】意志。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生存的【深渊主宰】第一要素!

  所以当他成功豁免了眼前地缚灵施展的【深渊主宰】【支配人类】后,他的【深渊主宰】眼中便是【深渊主宰】浮现一丝杀意,挥刀再次劈向了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敌人。

  ——“阴影袭杀!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