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62章 刑罚
  天边浮现一丝微弱的【深渊主宰】光亮。

  临时建造的【深渊主宰】营地左侧,将近三百个奴隶全身颤抖地被聚集在了一起,在他们的【深渊主宰】面前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群面容凶悍狰狞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。随着不远处传来一声惨叫,然后便看到两个魁梧有力的【深渊主宰】高大海盗一个单手一个提着两个明显是【深渊主宰】土著人的【深渊主宰】奴隶走了过来。后面是【深渊主宰】四个面容狰狞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喽啰,他们各自托着一根木桩,然后在这群奴隶的【深渊主宰】面前架起来了一个粗糙的【深渊主宰】十字架!

  “这就是【深渊主宰】逃跑者的【深渊主宰】下场!”

  半精灵大副的【深渊主宰】脸色不是【深渊主宰】很好看,他刚刚准备在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面前表现一下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却没有想到第二天就有奴隶逃跑了,这等于是【深渊主宰】赤裸裸地打脸,告诉索伦他办事不得力。所以他现在对于逃跑的【深渊主宰】奴隶没有丝毫好感,甚至恨不得活剥了他们。半精灵大副冷冷地注视着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奴隶,看着他们惊恐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,沉声道:“所有敢逃跑的【深渊主宰】人,他们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你们的【深渊主宰】下场!”

  啪嗒。

  半精灵大副看了旁边一眼,随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两个魁梧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托着开始明显受到过殴打的【深渊主宰】两个土著人奴隶过来。紧接着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缺了左边眼珠子的【深渊主宰】独眼龙狞笑着站了起来,他手中拿着锤子和钉子,因为制作工艺的【深渊主宰】原因,这个时代的【深渊主宰】钉子并非是【深渊主宰】我们熟悉的【深渊主宰】那种,而是【深渊主宰】那种有手指头粗细的【深渊主宰】锥形钉子。独眼龙朝着旁边的【深渊主宰】人打了一个眼色,然后便是【深渊主宰】有人将这两个奴隶强行分开四肢固定在了粗糙的【深渊主宰】十字架上。

  “不!……不要!……求求你!……”

  两个土著人似乎知道了自己接下来的【深渊主宰】命运,整个人都不由的【深渊主宰】浑身发抖,其中有一个人似乎会说一点点通用语,不断地哭泣哀求着,那声音听得下面的【深渊主宰】奴隶都不敢看。可是【深渊主宰】无论他怎么哀求也没有用,独眼龙狞笑着扬起了锤子,然后将钉子对准了他的【深渊主宰】掌心,伴随着砰砰地声响,足足有手指头粗细的【深渊主宰】钉子就这样穿过了土著人奴隶的【深渊主宰】掌心,然后顶入了他身后的【深渊主宰】木桩上。

  凄厉无比的【深渊主宰】惨叫声响起!

  那声音听着就感觉非常渗人。一股股的【深渊主宰】鲜血从钉过去的【深渊主宰】掌心流出,然后沿着手指滴落在地面上。被行刑的【深渊主宰】两个土著人奴隶全身都在发抖,口中的【深渊主宰】声音都已经有些变调了,他们依旧在苦苦哀求着。表达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悔过和无知,但最终还是【深渊主宰】没有任何怜悯他们。独眼龙继续拿起了钉子,然后将他们另外一个手掌也钉在了木桩上。

  但这仅仅只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开始!

  这个刑法一共要用掉九颗钉子,最开始是【深渊主宰】钉住手掌,然后是【深渊主宰】手肘。紧接着是【深渊主宰】脚掌,接下来便是【深渊主宰】膝盖。

  至于最后一颗钉子。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刑法结束时才会使用的【深渊主宰】,在受刑者快要流干鲜血,或者已经接近死亡的【深渊主宰】情况下,行刑者才会拿起最后一根非常狭长的【深渊主宰】钉子,从犯人的【深渊主宰】额头打进去。一般情况下,最后一颗钉子是【深渊主宰】不用的【深渊主宰】,因为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种带有禁忌诅咒性质的【深渊主宰】刑法,有许多地方认为如果用钉子打入额头,最终将犯人处死的【深渊主宰】话。受刑者的【深渊主宰】灵魂就有可能被钉在十字架上,然后这种人有几率变成可怕的【深渊主宰】怨灵。

  亡灵毕竟是【深渊主宰】超自然生物!

  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职业者也不敢说稳稳能打得过亡灵,毕竟它们可以往来于灵界和物质位面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索伦全程观看了行刑的【深渊主宰】过程。

  对于这种逃跑的【深渊主宰】举动他必须严厉制止,要不然以后这些奴隶就越来越没办法管理了。他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尊重规则的【深渊主宰】人,也没有什么解除奴隶制度的【深渊主宰】历史使命感。因为哪怕是【深渊主宰】以前世的【深渊主宰】科技水平,奴隶制度也到很久后才解除,并且当时繁荣的【深渊主宰】庄园经济都完全是【深渊主宰】依靠奴隶劳动而撑起来的【深渊主宰】。前世最后完全解除奴隶制度,都一直拖到了二十世纪,可见这种制度残存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有多么惊人。

  存在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合理。

  虽然未必是【深渊主宰】多好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,但目前奴隶制度是【深渊主宰】无法撼动的【深渊主宰】。因为很多神灵教会都支持奴隶制度。

  鲜血一滴滴落下。

  两个被钉在了木桩上的【深渊主宰】土著人奴隶已经开始呼吸微弱,他们最开始凄厉的【深渊主宰】惨叫声已经变音,现在差不多接近嘶哑。但整个过程还没有结束,鲜血会逐渐的【深渊主宰】凝固。因为并非是【深渊主宰】致命的【深渊主宰】伤口,他们还需要在烈日下暴晒一段时间才会断气。刑法并不会因为他们的【深渊主宰】死亡而结束,在他们死去后尸体依旧被钉在木架上,然后血腥味会引来不少食腐动物,比如说乌鸦什么的【深渊主宰】东西。

  最后。

  乌鸦会开始啄食尸体,一直到尸体吃得只剩下来一个骨架子!

  这个刑法过程可能会持续一个礼拜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。主要还是【深渊主宰】看吸引过来的【深渊主宰】乌鸦多不多,以及下令进行这个刑法的【深渊主宰】主人心情好不好。

  下面有些奴隶都已经快吓傻了!

  两个土著人就这样被血淋淋地钉在了十字架上,然后竖立了起来立在了他们的【深渊主宰】面前。接下来,海盗们便开始呼喝着指挥他们工作,因为眼前刚刚活生生的【深渊主宰】例子,这些奴隶干活都非常的【深渊主宰】卖劲,只有偶尔停下来时看到那两个钉在了木桩上的【深渊主宰】同类时,眼中才会露出来一丝悲伤,但也有人眼中是【深渊主宰】幸灾乐祸。毕竟奴隶里面一半是【深渊主宰】土著人,一半是【深渊主宰】大陆人,土著人才会想要逃跑,因为这里是【深渊主宰】海外群岛是【深渊主宰】他们生活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。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大陆奴隶却绝不会想要逃跑,因为逃出去他们也没有办法生存。

  如果不是【深渊主宰】大陆奴隶的【深渊主宰】数量稀少,因为相对温顺价格也高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索伦真心有打算多购买一些。

  “哥哥?”

  薇薇安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出现在了不远处,小姑娘穿着一袭黑色的【深渊主宰】公主裙,抬起小手儿揉了揉眼角,然后道:“刚刚怎么了?我好像听到有人在惨叫!”

  小姑娘昨天睡了很长时间。

  最近她显得很嗜睡,但目前不知道是【深渊主宰】什么原因,就连索伦也不太清楚。

  不过薇薇安状态一切都很正常,身体的【深渊主宰】状况也显得很好,还有一点比较明显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,她的【深渊主宰】力气比以前大了不少,目前已经有接近十二三岁孩子的【深渊主宰】力气。

  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小姑娘正在发育吧。

  索伦感觉她的【深渊主宰】身高比过去高了大概一两厘米的【深渊主宰】样子,现在估计比阿拉丁都高一点点了。

  不过说起来阿拉丁还真是【深渊主宰】矮啊!

  薇薇安似乎是【深渊主宰】刚刚睡醒,迷迷糊糊揉了一下眼角,然后便是【深渊主宰】眨巴着滴溜溜的【深渊主宰】大眼睛四处看,当听到旁边的【深渊主宰】手下解释刚刚发生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后,她不由撇了撇小嘴,认真地点头道:“就应该这样!这群卑贱的【深渊主宰】奴隶!作为哥哥的【深渊主宰】私人财产居然敢逃跑!就应该把他们钉死在上面!”

  “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逃跑!”

  索伦最开始有点担心天性善良的【深渊主宰】她会很排斥这种刑法,不过从小姑娘口中说出来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却是【深渊主宰】让索伦嘴角不由露出来了一丝微笑。

  这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薇薇安!

  那个说过‘你去杀人,我就去帮你放火’的【深渊主宰】小姑娘。

  仁慈不能解决问题。

  至少大部分时候仁慈都不能解决问题,只会把问题弄得更加糟糕。

  索伦还不到体现自己仁慈的【深渊主宰】时候!

  现在海外群岛可以说是【深渊主宰】步步危机,各种危险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各种隐患麻烦无数,他绝对不允许手下的【深渊主宰】奴隶还给他添乱子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今天的【深渊主宰】薇薇安似乎特别胆子大!

  她抬手理顺了自己身上黑色的【深渊主宰】漂亮公主裙,然后用发带扎成了双马尾,小姑娘一天单马尾一天双马尾,似乎玩得不亦乐乎的【深渊主宰】模样。她歪着脑袋看了看钉在木桩上血淋淋的【深渊主宰】两个土著人奴隶,紧接着便是【深渊主宰】转过身来看其他忙碌的【深渊主宰】奴隶,其中有两个奴隶见到她后立刻便是【深渊主宰】跪了下来,还一脸激动表情地磕头,似乎是【深渊主宰】她施展法术救治过的【深渊主宰】两个家伙。

  小姑娘颇为矜持地点点头,好似高贵的【深渊主宰】公主般俯视他们道:“好好努力工作!”

  “我记得哥哥说过,只要你们努力工作,其中有一部分人就能被赐予自由。哥哥说话从来都是【深渊主宰】算数的【深渊主宰】,我相信你们很快就能获得自由!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