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48章 补偿
  时间倒退十分钟。

  海洋神殿前,娜迦祭司脸色阴沉的【深渊主宰】站在神像前,她手中握着代表海洋神殿主持祭司的【深渊主宰】权杖,身上穿着一袭蔚蓝色的【深渊主宰】长袍,上面绣着奇异的【深渊主宰】花纹,以及一个神秘的【深渊主宰】宛若漩涡般的【深渊主宰】徽记。在她的【深渊主宰】面前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位面容熟悉的【深渊主宰】娜迦守卫,似乎索伦曾经也见过他一两次。娜迦祭司目光凌厉地注视着前方,神情似乎带着一丝愤怒与杀意,凝声道:“阿斯罗德还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点儿消息都没有?”

  娜迦守卫微微俯身道:“是【深渊主宰】的【深渊主宰】。”

  哐当!

  娜迦祭司气得抓起一个银器就砸在了地面上,然后愤怒咆哮道:“他居然敢如此!他居然敢无视我?居然敢无视海洋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!?”

  娜迦守卫沉默不由,过了片刻后,才道:“海洋女神回应祈祷的【深渊主宰】次数越来越少,还有很多神殿的【深渊主宰】祭司都无法获得回应,有些见习祭司开始失去施展神术的【深渊主宰】能力。娜迦内部有流传海洋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在衰弱,这让其中一些人有了别的【深渊主宰】想法。”

  “阿斯罗德估计是【深渊主宰】不会回应您的【深渊主宰】要求!……他得到了恶魔岛的【深渊主宰】财富!……”

  “沼泽之王积累了很庞大的【深渊主宰】财富,阿斯罗德据说正在招兵买马,他甚至将触手伸向了东方沿海地区,准备拉拢那些非常危险的【深渊主宰】信仰异教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东方海盗。”

  娜迦祭司沉默不语。

  她在原地停留了片刻后,便转身朝着海洋神殿外走去。

  娜迦守卫似乎有些惊讶的【深渊主宰】模样,抬手想要拦住她,但还是【深渊主宰】收了回去,低下头颅道:“阁下真的【深渊主宰】准备亲自去迎接那个割喉者?他毕竟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人类,一个外人!”

  娜迦祭司停下来转身看了他一眼,面无表情道:“那现在还能怎么办?”

  “如果我不亲自出去迎接他,我就连最后一个盟友都失去了。鲨鱼人在对抗沼泽之王的【深渊主宰】过程中损失惨重,娜迦皇族开始架空我在族群内的【深渊主宰】影响力,海洋女神暂时无法回应我的【深渊主宰】祈祷。就连我原本认为值得信任的【深渊主宰】你。到了最后依旧还是【深渊主宰】让我失望无比。”

  “反倒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身为人类的【深渊主宰】外来者,一次次让我感到惊喜!”

  “如果这一次没有他杀死了沼泽之王,我接下来的【深渊主宰】局面会更加难堪,你这个废物简直一点用处都没有。居然眼睁睁看着阿斯罗德夺走恶魔岛的【深渊主宰】财富。”

  娜迦守卫脸色难看,还有一丝惭愧之色,低声道:“是【深渊主宰】我无能。可是【深渊主宰】他毕竟是【深渊主宰】南海岸的【深渊主宰】三大海盗王之一,以我一个人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根本无法改变当时的【深渊主宰】情况。”

  娜迦祭司没有说话。

  她只是【深渊主宰】在嘴角露出来一丝嘲讽的【深渊主宰】笑容,眼神中似乎有一抹寒光。

  娜迦守卫犹豫了一下。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开口道:“祭司大人。如果你亲自出去迎接他,就代表着海洋神殿正式承认了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份。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地位将变得跟你平起平坐,如果再加上他杀死沼泽之王后收服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势力,恐怕他可以一跃成为新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王!……”

  “这将让他变得更加难以控制!……以后南海岸的【深渊主宰】局势将会因为他而发生巨变!……”

  娜迦祭司闻言看了他一眼,缓缓道:“难道我不亲自去迎接他,南海岸的【深渊主宰】局势就不会发生巨变吗?你们一个个都在蠢蠢欲动,就连你心中又何尝不是【深渊主宰】有着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小心思?我也许过去真的【深渊主宰】有些目光狭隘了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现在我却看清楚了一点,那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他比你们更具有投资的【深渊主宰】价值和潜力!”

  “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杀掉沼泽之王。”

  “也许我当初想要彻底控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想法真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错了,这种人不可能完全控制。他有资格拥有跟我平等的【深渊主宰】地位。”

  “况且。”

  “如果我现在不亲自去迎接他,难道他就没有成为新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王的【深渊主宰】实力吗?”

  “他在短短三天内聚拢了近千人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,并且整个南海岸越来越多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都想投奔他,因为他杀死了沼泽之王,他证明了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实力,这实力甚至比阿斯罗德那个叛徒更强大。你以为他现在携大胜之威,将沼泽之王的【深渊主宰】尸体和头颅带过来是【深渊主宰】为了什么?”

  “他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想要逼我妥协退让,逼我低头承认他拥有跟我平等的【深渊主宰】地位。”

  “如果我不低头去亲自迎接他,他就可能成为我的【深渊主宰】敌人。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切都是【深渊主宰】因为我的【深渊主宰】错误,我错信了阿斯罗德。更错信了你。这种错误我不会再有第二次,你回娜迦族的【深渊主宰】深海峡谷吧。既然你心中在犹豫,无法将一切都交给海洋女神,那么就滚回那条海底峡谷里面去吧。”

  娜迦祭司转过头来。表情冰冷道:“下一次,我不会再对你仁慈。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  “我的【深渊主宰】弟弟。”

  “你该做出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选择了,不要逼我亲手杀死你!……”

  死寂。

  当娜迦祭司说完这段话时,她的【深渊主宰】目光中已经冰冷一片,看待眼前娜迦守卫的【深渊主宰】眼神好似在看一个潜在的【深渊主宰】敌人。她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离开了海洋神殿,当她举起手中的【深渊主宰】权杖时。守卫在海洋神殿附近的【深渊主宰】神殿战士聚集了起来,他们穿着沉重的【深渊主宰】重装铠甲,手持统一的【深渊主宰】三叉戟,这不单单是【深渊主宰】他们的【深渊主宰】武器,更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种依仗般的【深渊主宰】象征,因为此刻娜迦祭司亲自出来迎接索伦有着特别的【深渊主宰】含义。

  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人群宛若潮水般分开。

  三十多位神殿守卫在前方开道,娜迦祭司表情肃穆地朝着码头前进,一路上看到她的【深渊主宰】人,无论是【深渊主宰】否信仰海洋女神,都不由微微俯身低头表达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敬畏。因为她所代表着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泰罗港最古老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,海洋神殿在泰罗港的【深渊主宰】分量比任何一个势力更重。娜迦祭司因为种族的【深渊主宰】原因极少出现在外面,所以这一次亲自出现就更显得引人注目,尤其是【深渊主宰】在港口附近还聚集了那么多海盗的【深渊主宰】情况下。

  黑压压的【深渊主宰】人群从两边让开。

  娜迦祭司表情严肃地注视着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战船,她看到了沼泽之王的【深渊主宰】龙头战舰,看到了被缝合的【深渊主宰】尸体,还看到了七八艘的【深渊主宰】大型战舰,以及数目不少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快船。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都快有能力威胁泰罗港的【深渊主宰】安全,毕竟这个时代任何一个城市的【深渊主宰】卫队数量都不会太多,培养专业的【深渊主宰】战士需要耗费太多的【深渊主宰】资源。那种平时农耕,闲时训练。拥有一定战斗技巧的【深渊主宰】人,在这个世界上只能算是【深渊主宰】民兵。

  南海岸地区的【深渊主宰】所有公国。

  正规军队加起来还不到二十万人,可如果是【深渊主宰】把民兵拉出来作为战士,数目可以暴涨到两百万人以上。

  就算是【深渊主宰】泰罗港的【深渊主宰】正规守备力量其实也只有八百人。

  整个南海岸区域。以及西海岸区域,很多城市的【深渊主宰】常规军队也就只有三五千人。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男人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积累了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底蕴,他已经代表着一股新兴的【深渊主宰】势力崛起。

  “阁下!”

  娜迦祭司微微俯身低头,她可以听到后面掀起的【深渊主宰】轩然大波,更明白自己这低头的【深渊主宰】尊称。将让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男人拥有极高的【深渊主宰】声望,并且彻底证明和稳固他现在所拥有的【深渊主宰】地位。如果可以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娜迦祭司是【深渊主宰】绝对不愿意向索伦低头的【深渊主宰】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她现在不低头就意味着失去一个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盟友。她必须要做出妥协和退让,甚至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亲自出来迎接对方,也未必能够让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男人满意。

  因为娜迦祭司从他的【深渊主宰】眼中看到了一道光芒!

  那是【深渊主宰】野心。

  他心中绝对有着很大的【深渊主宰】野心。

  这个发现不由让娜迦祭司心中感到一丝苦涩,因为她觉得自己似乎错了一个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机会。如果她最开始没有逼得那么紧,更大程度上展现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诚意,将更多的【深渊主宰】资源投入到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男人身上,也许现在就不会是【深渊主宰】这个局面。

  可是【深渊主宰】现在已经有些晚了!

  如果过去她给出这一切。那么这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她的【深渊主宰】恩赐,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种居高临下的【深渊主宰】奖赏。

  但是【深渊主宰】现在不同。

  现在是【深渊主宰】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男人强行向她索要这一切,他认为自己应得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切,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说即便她付出了不小的【深渊主宰】代价,所得到的【深渊主宰】回报也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挽回彼此的【深渊主宰】信任与友谊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索伦站在龙头战舰上。

  他注视着眼前向自己低头俯身的【深渊主宰】娜迦祭司,同时也注视着后面议论纷纷的【深渊主宰】人群。这个时候他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,最起码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娜迦祭司还没有愚蠢透顶,知道这个时候应该付出一定的【深渊主宰】代价,来挽回彼此间的【深渊主宰】信任与合作。

  但是【深渊主宰】!

  光靠这一点还不够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索伦怎么可能因为对方亲自出来迎接自己就将前面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就此揭过,要知道海盗王‘阿斯罗德’可是【深渊主宰】抢走了他应得的【深渊主宰】战利品。将沼泽之王所控制恶魔岛上的【深渊主宰】财富洗劫一空。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这一点点的【深渊主宰】代价,只能证明对方还有跟他继续合作谈下去的【深渊主宰】打算,真正想要让索伦放弃前嫌,必须要拿出来实实在在的【深渊主宰】利益。

  他可不是【深渊主宰】因为对方捧自己一下。就会迷惑得不知道东西南北的【深渊主宰】人。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冷酷。

  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因为这段时间以来经历了很多,不知不觉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演技能也有所提升,尤其是【深渊主宰】在遇到了那么多难缠的【深渊主宰】对手后。

  娜迦祭司一看索伦冷淡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,心中就不由咯噔了一下。

  因为她意识到自己这一次是【深渊主宰】不大出血,恐怕是【深渊主宰】不能挽回双方的【深渊主宰】信任。现在的【深渊主宰】情况已经是【深渊主宰】有些骑虎难下,她都已经出来迎接索伦了。所以无论两个人接下来谈妥谈不妥,最后索伦都得到了应得的【深渊主宰】承认,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地位已经直逼其他海盗王。

  想到这,娜迦祭司不由咬了咬牙,朝着索伦靠近,将一件东西递了过去。

  “沼泽之王已经死去!”

  虽然心中非常的【深渊主宰】肉疼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娜迦祭司表面上依旧是【深渊主宰】原来的【深渊主宰】模样,牧师都是【深渊主宰】拥有一定表演技能的【深渊主宰】人,要不然也没办法主持一座神殿。她看了看索伦,然后目光扫过附近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,用带着一丝神圣凛然的【深渊主宰】语气道:“阁下杀死了海洋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敌人!……海洋女神会很乐意赐予阁下奖赏!……”

  “请收下它。”

  “这代表着我们的【深渊主宰】友谊,也代表着我们将联手消灭其他敌人!……”

  一瞬间。

  索伦冷淡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宛若春风化雪般变化,因为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娜迦祭司给了他一个无法拒绝的【深渊主宰】补偿,甚至当对方话语中透露出来重新同盟的【深渊主宰】意思后,他都没有丝毫犹豫地点头同意了。因为娜迦祭司交给他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幽灵船‘亡语者号’的【深渊主宰】控制道具,这对于索伦而言是【深渊主宰】无法拒绝的【深渊主宰】诱惑,甚至比那个拥有美貌与财富的【深渊主宰】伯爵女继承人更加让他难以抗拒。

  亡语者号!

  准传奇等级的【深渊主宰】幽灵船。

  作为数次战斗的【深渊主宰】核心战斗力,索伦实在太清楚这艘幽灵船的【深渊主宰】价值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(PS:浮屠生病了。。。有点昏昏沉沉,还有一点脱水。。。今天就只有一更。。。希望能快点好起来。)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