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47章 特殊意义

第47章 特殊意义

  泰罗港。

  今天的【深渊主宰】泰罗港显得很不一样,整个港口都有点诡异的【深渊主宰】死寂。

  混迹在这块岛屿上的【深渊主宰】三教九流人物今天都安分了下来,甚至就连负责维持秩序的【深渊主宰】卫兵都有点神不守舍。因为今天他们看到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切实在是【深渊主宰】太过震撼了,震撼到整个泰罗港都在这一刻沉默下来,所有人仿佛都在等待着什么,或者说是【深渊主宰】在等待着一位阁下的【深渊主宰】到来。

  龙头巨舰!

  沼泽之王的【深渊主宰】战舰,一艘据说被亵渎诅咒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船,在整个南海岸流传了上百年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。

  南海岸的【深渊主宰】三大海盗王里面,整体实力最强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亚马逊海盗王,因为她的【深渊主宰】后背站着风暴神殿和亚马逊族群,娜迦海族支持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王阿斯罗德虽然也很强,但毕竟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差了一点水平。三大海盗王里面综合实力最弱的【深渊主宰】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沼泽之王,不过它却是【深渊主宰】个人战斗力最强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王。这个怪物肆虐在南海岸已经有上百年的【深渊主宰】世界,曾经不是【深渊主宰】没有人挑战过它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能够击败它的【深渊主宰】都很少,更别说是【深渊主宰】杀死它,还将它的【深渊主宰】龙头战舰给缴获了。

  一队队面容彪悍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站在码头前。

  泰罗港的【深渊主宰】卫队居然不敢靠近阻拦他们,因为这些海盗的【深渊主宰】士气相当高昂,仿佛是【深渊主宰】有一股谁敢拦住他们,他们就抽刀子捅谁的【深渊主宰】气势。

  沼泽之王都死了!

  他们现在是【深渊主宰】三大海盗王之一【割喉者】的【深渊主宰】手下,一股新兴的【深渊主宰】势力已经崛起,不单单是【深渊主宰】在泰罗港,在整个南海岸他们都是【深渊主宰】屈指一数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!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站在龙头战舰的【深渊主宰】上方,他注视着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泰罗港,仿佛是【深渊主宰】在等待着什么。

  短短的【深渊主宰】两天时间。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手下暴涨了五倍,在他杀死沼泽之王的【深渊主宰】消息传出去后,整个南海岸各路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纷纷纳头便拜,现在已经6续有十多股分散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加入到他的【深渊主宰】麾下,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那些不愿意投靠他的【深渊主宰】人,也纷纷送来了礼物表达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敬畏。索伦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这两天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,收孝敬的【深渊主宰】礼物都收了将近一万多枚金德勒,其中还包含着为数不少的【深渊主宰】珍贵货物。

  取而代之!

  既然杀死了沼泽之王,索伦自然不会浪费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好机会,他已经在昨天亮出来了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旗号,正式成为南海岸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王之一。

  龙头战舰上是【深渊主宰】一面黑旗!

  没有多余的【深渊主宰】装饰,也没有花俏的【深渊主宰】图案,黑旗上只有一对交错的【深渊主宰】弯刀。

  黑旗、黑帆、黑色的【深渊主宰】船身。

  代表不祥的【深渊主宰】黑色仿佛酝酿着一股杀意,这股杀意笼罩着泰罗港,让许多人都感到一丝不安。索伦表情冷漠地注视着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泰罗港,在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后是【深渊主宰】七艘战舰,以及数十艘的【深渊主宰】快船,他的【深渊主宰】麾下已经聚集了上千人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。从泰罗港一直到沉船海湾,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群体都表达了对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臣服,有些更是【深渊主宰】直接就投靠到了他的【深渊主宰】手下。

  这些海盗还没有来得及彻底收服,索伦也没有那个精力去慢慢收复。

  所以他用了一个简单粗暴的【深渊主宰】方式来解决。

  那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示威!

  今天的【深渊主宰】他已经不是【深渊主宰】过去的【深渊主宰】索伦,今天的【深渊主宰】他有跟娜迦祭司扳手腕的【深渊主宰】实力。

  一颗巨大的【深渊主宰】头颅挂着龙头战舰上,桅杆上吊着一具四五米高的【深渊主宰】躯体,碎裂的【深渊主宰】尸体被人缝合过,直接挂在了桅杆上,正是【深渊主宰】死在薇薇安手下的【深渊主宰】沼泽之王。索伦已经在昨天得到了消息,他原本应该出现的【深渊主宰】援军,居然跑到了数百里外的【深渊主宰】恶魔岛,一举打下了恶魔岛抢夺了他应得的【深渊主宰】战利品与财富。然后这原本娜迦祭司许诺给他的【深渊主宰】援军,就这样拍拍屁股回到了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老巢。

  这简直是【深渊主宰】岂有此理!

  索伦在听到这个消息的【深渊主宰】时候,眼中都是【深渊主宰】泛起了血光。

  他在前面跟沼泽之王打生打死,带过去的【深渊主宰】手下都死掉了一半以上,原本作为重要援军之一的【深渊主宰】海盗王阿斯罗德,居然绕到后面去偷袭沼泽之王的【深渊主宰】老巢,并且还洗劫了恶魔岛上的【深渊主宰】财富,将原本属于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战利品给抢走了,事后一点表示的【深渊主宰】意思都没有。

  这完全就是【深渊主宰】打脸!

  并且是【深渊主宰】毫不留情地给了索伦一个大耳光,他甚至可以想象对方嘲讽的【深渊主宰】模样,你在前面打生打死结果毛都没捞到什么,他从后面绕过去大了一笔横财!

  索伦需要一个解释。

  这个解释不能去找三大海盗王之一的【深渊主宰】阿斯罗德要,因为索伦现在还没有正面跟他硬碰硬的【深渊主宰】实力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他也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,因为那会让人感觉他好欺负一样,所以索伦就必须找当初给他承诺的【深渊主宰】娜迦祭司要一个答案!

  索伦依旧没有动作。

  他也没有踏上泰罗港的【深渊主宰】港口,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在龙头战舰上等待着。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一次示威。

  也是【深渊主宰】一次实力与力量的【深渊主宰】展示,如果娜迦祭司不能给他想要的【深渊主宰】结果,索伦心中已经做好了跟她彻底翻脸的【深渊主宰】准备。

  娜迦祭司是【深渊主宰】娜迦祭司,海洋女神是【深渊主宰】海洋女神!

  索伦干掉了深渊领主【大衮】的【深渊主宰】重要手下,对于海洋女而言他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有功劳的【深渊主宰】眷顾者。神灵是【深渊主宰】不会因为一个祭司的【深渊主宰】态度而厌恶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眷顾者,事实上从杀掉沼泽之王那一刻开始,娜迦祭司就已经无法依靠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影响力来改变索伦在海洋女神眼中的【深渊主宰】地位。因为她也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海洋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仆人,就算她跟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关系交恶到恨不得杀死对方,娜迦祭司现在也只能调动神殿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,而根本不可能在使用海洋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,将索伦对立到海洋教会的【深渊主宰】另一面。

  换句话说。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计划成功了!

  他证明了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价值,也扩大了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影响力,娜迦祭司现在无论是【深渊主宰】喜欢他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厌恶他,都不能再用海洋教会来压制索伦。因为索伦已经站到了海洋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面前,他击杀沼泽之王后进行的【深渊主宰】祭献仪式得到了海洋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回应,海洋女神在看到敌对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重要仆人被杀死后,明显感到了一丝愉悦。

  索伦取悦了海洋女神!

  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地位在一瞬间生了转变,原本只是【深渊主宰】因为娜迦祭司而获得的【深渊主宰】眷顾者身份,转变成为了真正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眷顾者。

  只要他能继续取悦海洋女神!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时间一分一秒的【深渊主宰】过去。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眉头轻轻皱了起来,他在计算着时间,如果娜迦祭司还没有任何的【深渊主宰】表示,他现在就离开泰罗港,以后双方就各走各的【深渊主宰】道,海洋教会不是【深渊主宰】只有这一个神殿,娜迦祭司不能用教会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来压制他,索伦跳开娜迦祭司依旧可以展壮大。只不过他也清楚认识到娜迦祭司所掌握的【深渊主宰】庞大资源,他打算以此来逼迫对方让步,最起码为自己争取到平等的【深渊主宰】地位。

  如果娜迦祭司现在还不给他平等的【深渊主宰】地位,那么在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眼中再没有继续跟她合作的【深渊主宰】必要!

  前方的【深渊主宰】人群生了一丝骚乱。

  然后便看到黑压压一片的【深渊主宰】人群朝着四面分散,海洋神殿的【深渊主宰】骑士守卫出现在眼前,紧接着在分开的【深渊主宰】人群中出现了娜迦祭司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。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她第一次以这种姿态出现在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面前!

  娜迦祭司身上穿着蔚蓝色的【深渊主宰】长袍,手中拿着代表着海洋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权杖,她无视周围的【深渊主宰】其他人,漠视他们或是【深渊主宰】敬畏或是【深渊主宰】恐惧的【深渊主宰】模样,游动着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身躯来到了港口前。

  “阁下!”

  娜迦祭司微微低头,然后很快地抬起头来,直视着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索伦,这是【深渊主宰】她第一次用‘阁下’来称呼索伦。

  她在表达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尊敬。

  不单单是【深渊主宰】向索伦表达,也是【深渊主宰】在向整个泰罗港表达一个意思。

  四周响起一片哗然之声,因为娜迦祭司亲自出来迎接索伦,其中所代表的【深渊主宰】含义实在是【深渊主宰】太大了!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妥协。

  也代表着一种回报和补偿!

  ………………r1152

  ...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