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133章 蛇首鞭
  蛇首鞭。

  幽暗地域最恶毒的【深渊主宰】特种武器,只有训练过特殊专长的【深渊主宰】人才可以使用,其中大部分是【深渊主宰】【蜘蛛神后】的【深渊主宰】牧师,她们用这种武器折磨敌人,可以让敌人感觉到极致的【深渊主宰】肉体痛苦。另外一个会使用这种武器的【深渊主宰】就只有【鞭挞少女】,掌管着折磨、痛苦、酷刑等等神职,并且在最近一两百年内涉及到虐待快感,并想要以此来染指欢愉、情欲、禁忌等等邪恶领域的【深渊主宰】神职延伸。

  如果她成功了。

  就可以剥夺出来情欲里面的【深渊主宰】性、虐神职,将其补充到痛苦、折磨神职里面,最终以此来成为夺取情欲、欢愉、繁衍、性爱等等神职的【深渊主宰】跳板。不一定需要成为整个世界的【深渊主宰】神职主神,哪怕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卓尔精灵信奉的【深渊主宰】性、虐神灵,她也可以依此来染指情欲神性。

  神灵也不可能无缘无故扩大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神职领域,这些神职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都是【深渊主宰】相互延伸性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比如说蜘蛛神后的【深渊主宰】核心神职就是【深渊主宰】‘卓尔精灵之神’,所有跟卓尔精灵有关系的【深渊主宰】领域,全部都被包含在了这个神职里面。在这个神职领域的【深渊主宰】下面,才有蜘蛛神后其他的【深渊主宰】延伸神职,比如说蜘蛛、邪恶、黑暗、谋杀等等的【深渊主宰】分支神性。很多神灵在杀死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对手前,都会通过延伸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神职领域,来彻底吸收对方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。

  “冰雪国度也不安全了。”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脑中第一个想法,他原本的【深渊主宰】打算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带着薇薇安来这里,避开即将到来的【深渊主宰】动荡之年。可是【深渊主宰】现在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切却告诉他,虽然动荡之年没有大规模的【深渊主宰】波及这里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【冰雪之乱】已经开始发酵,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切绝对跟【鞭挞少女】有关,只不过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直到两三年后才彻底爆发出来。在这之前,显然已经有她的【深渊主宰】信徒在冰雪国度内活动。

  没有一个地方是【深渊主宰】安全的【深渊主宰】!

  索伦感觉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尸体就好像是【深渊主宰】在嘲讽他,嘲讽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胆怯和逃避,他费尽心机想要带着薇薇安来这里避开动荡之年。可是【深渊主宰】现在却好像被一个耳光抽在了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脸上。用冰冷无情的【深渊主宰】语气告诉他,在这个时代没有任何真正安全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。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他认为没有受到动荡时代波及的【深渊主宰】冰雪国度,同样也开始酝酿着即将到来的【深渊主宰】杀戮风暴。

  “呵呵!……”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有些狰狞,露出来一丝宛若神经质般的【深渊主宰】笑容。他缓缓地收回了弯刀,抬头看了看天空喃喃道:“老天爷。你这是【深渊主宰】在逼我吗?……”

  逃也无处可逃。

  如果鞭挞少女的【深渊主宰】信徒真的【深渊主宰】来到了这里,那么冰雪国度也没有想象中的【深渊主宰】安全。

  索伦花费了接近一个月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,从琥珀城前往白马城,清理拦路的【深渊主宰】荒野怪物。穿越平原来到落叶城,然后进入精灵国度,横穿梦幻森林,生死搏杀那些猎杀者,紧接着跨越荒芜平原,进入寒冷的【深渊主宰】北方地区。

  这一路上他流了多少血,战斗了多少次!!!

  可是【深渊主宰】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切却好似给了他一个响亮的【深渊主宰】耳光,告诉他这一个多月的【深渊主宰】行为看起来是【深渊主宰】如此的【深渊主宰】可笑。他好像一个小丑一样逃避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最终却什么都逃不掉。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后背上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片片的【深渊主宰】伤疤,有豺狼人留下来的【深渊主宰】。也有食人魔留下来的【深渊主宰】,他为的【深渊主宰】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带着薇薇安远离危险,找一个相对安全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避开动荡之年。可是【深渊主宰】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画面,却好似在他心中用蛇首鞭狠狠地抽了一下,在鲜血淋漓痛彻骨髓的【深渊主宰】同时,也突然将他打醒了过来。

  逃是【深渊主宰】逃不掉的【深渊主宰】,逃到哪里都没有用!

  连最平静的【深渊主宰】冰雪国度都开始酝酿风暴,整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真正安全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了。

  只有战斗。

  也只剩下战斗了!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手掌握紧了弯刀,因为过度用力而手指发白,他冷冷地看了一眼四周的【深渊主宰】其他人。那冰冷的【深渊主宰】目光宛若的【深渊主宰】刀刃,让其他人一下子退出去了很远。那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种杀意,一种如有实质的【深渊主宰】杀意,让他们在被索伦注视的【深渊主宰】同时。感觉全身上下都冰冷一片!

  既然逃也逃不掉。

  那就战斗吧!

  为了薇薇安,也为了自己,杀出来一片天地!

  他已经逃了数千公里,几乎快横穿了半个大陆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血淋淋的【深渊主宰】现实却将他打醒了过来,有些东西无论怎么逃避。最终还是【深渊主宰】要面对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只要你还活在这个世界上,你就终归逃不掉的【深渊主宰】!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“住手!”

  一道稳重的【深渊主宰】女声突然响起,随即一个面容亲和的【深渊主宰】中年女性在两位少女的【深渊主宰】陪同下走了过来。

  她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索伦,然后扫了其他人一眼,缓缓道:“你们在干什么?全部都给我把武器收起来!”

  这位中年女性的【深渊主宰】地位似乎极高,看到她后其他人都不由微微俯身,那些因为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举动而把武器拔出来的【深渊主宰】人,也稍微迟疑了一下收了回去。这是【深渊主宰】镇子上的【深渊主宰】牧师,并且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农业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牧师,任何跟他们生活息息相关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都会受到民众的【深渊主宰】尊重,农业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牧师在社会中的【深渊主宰】地位极高。因为任何关系到吃饭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,都会让人多一份重视。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情绪波动只持续了一会儿,然后他微微俯身表示歉意,缓缓道:“不好意思。我的【深渊主宰】情绪有些激动了。”

  中年女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对方的【深渊主宰】面容颇为雍容亲和,充满着一股母性的【深渊主宰】气息。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她所侍奉神灵带来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。

  农业女神是【深渊主宰】大地之母的【深渊主宰】女儿,在大地之母退隐后接管了农业神职,也是【深渊主宰】唯一一个并非战斗神职却拥有强大神力巅峰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。农业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力等级跟精灵主神差不多,她的【深渊主宰】下面有河流女神、山川之神、湖泊之神等等的【深渊主宰】属神,是【深渊主宰】独立在自然之外的【深渊主宰】一个特殊神系,并且还是【深渊主宰】自然神系跟人类神系的【深渊主宰】连接点。

  因为农业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父亲是【深渊主宰】光辉之主!

  光辉之主是【深渊主宰】上一任的【深渊主宰】晨曦之光,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琥珀城那位少女牧师信仰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祂是【深渊主宰】大地之母的【深渊主宰】伴侣,跟大地之母有着非常亲密的【深渊主宰】关系。虽然大地之母漫长的【深渊主宰】生命中有许多发生交集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晨曦之光是【深渊主宰】祂最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一位伴侣。

  万物因为阳光而生长,大地之母孕育了农业女神。

  祂将农业的【深渊主宰】神职赐予了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女儿,并且帮助她成为新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光辉之主是【深渊主宰】她最可靠的【深渊主宰】盟友,光明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庇佑着农业的【深渊主宰】领域。这位农业女神在短短的【深渊主宰】数千年时间内,没有通过杀死任何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也没有发动任何的【深渊主宰】战争举动,就这样依靠扩大信仰一路从微弱神力提升到了强大神力,一跃成为了整个世界上最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主神之一!

  农业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信徒遍布所有农耕种族,几乎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她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庙。

  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某些邪恶的【深渊主宰】物种,也会在每年定时举行一次祭献仪式。

  农业神职所繁衍出来的【深渊主宰】领域太多,所拥有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也非常强大,几乎是【深渊主宰】整个世界发展的【深渊主宰】根本,所以农业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牧师在人类社会中受到尊重,尤其是【深渊主宰】在下层平民当中非常尊崇。因为农业是【深渊主宰】他们活下去的【深渊主宰】依靠,他们活得好不好全看田地里面的【深渊主宰】收获。

  “放松。孩子。”

  中年女子伸手过来抚摸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额头,他虽然有些抗拒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却并没有躲开。一股温和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涌入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体,也将他的【深渊主宰】情绪逐渐平复,这是【深渊主宰】大地的【深渊主宰】母性力量,农业女神继承了一部分的【深渊主宰】大地母性。这股力量让索伦稍微平静,握紧弯刀的【深渊主宰】手掌也轻轻松开,农业女神主张更好的【深渊主宰】发展农耕,用更多的【深渊主宰】食物收获来减少种族间的【深渊主宰】冲突与战争。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位中立善良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也是【深渊主宰】最没有争斗心的【深渊主宰】一位神灵。

  邪恶物种很少祭献信仰善良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农业女神属于一个例外,她还有一些邪恶阵营的【深渊主宰】信徒。

  似乎她也包容了这些信徒。

  她跟眼睛里面容不得沙子的【深渊主宰】光辉之主不同,农业女神严守着中立善良的【深渊主宰】尊则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却尽可能的【深渊主宰】包容一切。

  “很好。”中年女子露出来一丝微笑,缓缓道:“可以告诉我你知道什么吗?这群邪恶的【深渊主宰】家伙最近造成了很大的【深渊主宰】恐慌,我们都希望能够找到他们!”

  索伦长吐了一口气,随即微微俯身道:“看起来是【深渊主宰】鞭挞少女的【深渊主宰】信徒和追随者,杀死他们的【深渊主宰】武器是【深渊主宰】蛇首鞭,这种武器在地面上非常罕见,在幽暗地域也只有蜘蛛神后的【深渊主宰】牧师,以及鞭挞少女的【深渊主宰】追随者才能够使用。”

  鞭挞少女?

  中年女子紧锁眉头,掌管折磨、痛苦、鞭挞的【深渊主宰】那位神灵虽然不算强大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却一点儿都不好对付。

  漫长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以来。

  有些神灵也避免不了陨落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这位明明只有弱等神力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,却比许多中等神力的【深渊主宰】邪恶神灵还活得更久一些。

  这自然不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因为力量!

  痛苦和折磨的【深渊主宰】神职都是【深渊主宰】属于战斗领域,鞭挞少女的【深渊主宰】信徒虽然不多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战斗力却不低,并且其中许多都是【深渊主宰】手段残忍杀戮经验丰富的【深渊主宰】家伙。

  中年女子看了一眼索伦,微笑道:“孩子。你看起来很疲倦。也许你愿意去镇子里面休息一下。”

  她伸出手掌做了一个邀请的【深渊主宰】手势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