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九十章 奥术卡牌

第九十章 奥术卡牌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顺着阳台轻轻落下。

  他飞速地给自己加持了一个隐身术,随即朝着贵族区外走去,刚刚那一票的【深渊主宰】收获不少,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金德勒就在暗格里面找出来上百枚,如果再加上首饰和戒指,乱七八糟的【深渊主宰】东西大致能换来三百枚金德勒左右的【深渊主宰】收益。这当然是【深渊主宰】不计算那枚能量戒指的【深渊主宰】价值,要不然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那枚戒指恐怕就能值两千金德勒左右,另外保险箱里面的【深渊主宰】东西,还要等回去打开后才知道。

  至于那两个倒霉的【深渊主宰】家伙,索伦根本不怎么在意,因为他明天就离开白马城。

  算算时间也应该差不多了,估计剥皮事件的【深渊主宰】蔓延速度也将波及到白马城,这件事件是【深渊主宰】影响整个南方区域的【深渊主宰】,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说绝大部分的【深渊主宰】城市都发生过剥皮事件。主要是【深渊主宰】为了散布恐惧,让恐惧的【深渊主宰】气息弥漫而强化某一位深渊魔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,至于具体内容索伦也不太清楚,当时他还没能接触到那么高端的【深渊主宰】任务。

  隐身术的【深渊主宰】效果很强大。

  索伦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贵族区,不过就在他经过一个小巷时,突然看到某个鬼鬼祟祟朦朦胧胧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。

  “阴影议会?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假面行者?”

  索伦突然停下来了脚步,躲藏在一个木箱后观察,那个身影显得非常的【深渊主宰】朦胧,没有夜视能力根本就看不清楚,他警惕地看了看四周,然后打开了白马城下水道的【深渊主宰】盖子,接着很快钻入了其中。索伦并没有摸上去跟踪,这是【深渊主宰】非常危险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,他能够活到传奇领域就是【深渊主宰】因为不会好奇心过重,什么事情都想要探一个究竟。

  他从小巷旁边退了回去,接着朝着自己住的【深渊主宰】地方赶去。

  动荡之年来临前发生的【深渊主宰】纷争极多,其中比较活跃的【深渊主宰】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神子、阴影假面、德鲁伊教团,以及某个神秘的【深渊主宰】‘弑神者’组织。这些人里面有不少的【深渊主宰】传奇存在,万一不小心遇到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动动手指就得死在他们的【深渊主宰】手中。索伦现在可不想看到这些人。

  回到住处后,索伦将保险箱拿了出来,接着掏出工具开锁。

  一番功夫下还是【深渊主宰】没能成功,他也只能用比较暴力的【深渊主宰】方法从缝隙将整个锁敲毁。幸好这还不是【深渊主宰】魔法锁,普通的【深渊主宰】锁哪怕再精密也是【深渊主宰】可以用暴力方法敲开的【深渊主宰】。打开箱子后,索伦不由露出来一丝失望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,因为里面放着的【深渊主宰】居然是【深渊主宰】房产契约,这种东西是【深渊主宰】可以通过市政厅补办的【深渊主宰】。根本换不到任何钱。不过当他翻开上面的【深渊主宰】契约文件后,看到的【深渊主宰】东西却是【深渊主宰】不由让他屏住了呼吸。

  那是【深渊主宰】一张万分熟悉的【深渊主宰】卡牌!

  并非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曾经到手的【深渊主宰】万象无常牌,而是【深渊主宰】更高级的【深渊主宰】奥术卡牌。

  “这!?”

  索伦表情突然变得非常失望,因为他翻开卡牌后,居然发现正面已经浮现了图案,这代表着卡牌是【深渊主宰】曾经被人使用过的【深渊主宰】,它上面的【深渊主宰】魔力已经消失了。卡牌上浮现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一只机械手臂,看起来有点像是【深渊主宰】钢铁魔像的【深渊主宰】手臂,四面有六芒星阵的【深渊主宰】符文,背后是【深渊主宰】神秘的【深渊主宰】黑色旋涡。看起来这样张牌已经保持了很久。因为上面还有一些轻微的【深渊主宰】划痕,这些痕迹都不像是【深渊主宰】最近留上去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“魔像手臂?”

  索伦拿起奥术卡牌仔细地观察着,喃喃道:“是【深渊主宰】组合套牌里面的【深渊主宰】一件吗?那个女人一点战斗力都没有,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东西?”

  奥术卡牌非常神秘。

  索伦对于万象无常牌还知道的【深渊主宰】多一些,对于奥术卡牌的【深渊主宰】了解就相当有限。

  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知道奥术卡牌可以进行组合,让使用者召唤出来某些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生物,或者是【深渊主宰】临时拥有某种非常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。

  比如说三张不同的【深渊主宰】风元素卡,就可以召唤出来传奇等级的【深渊主宰】风元素长老!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当时唯一集齐的【深渊主宰】奥术卡牌,曾经在一段时间内大放光彩,就连索伦都非常心动。想要去暗杀掉那个家伙。

  一排数据突然浮现在他的【深渊主宰】眼前:

  “获得魔能装甲*手臂【奥术卡牌】!……请问是【深渊主宰】否进行修复?!……”

  魔能装甲!?

  索伦吃惊地愣了一下,随即尝试道:“进行修复。”

  一排数据再次浮现:

  “魔能装甲*手臂【奥术卡牌】修复需要花费80000点灵魂能量!……杀戮经验不足!无法修复!……”

  八万的【深渊主宰】杀戮经验?

  开什么玩笑?这么多杀戮经验都够自己将职业等级提升到三阶以上了吧?

  索伦有些无语地看着手中的【深渊主宰】奥术卡牌,仔细地观察着上面的【深渊主宰】划痕,看起来好像是【深渊主宰】剑痕。卡牌的【深渊主宰】质地非常坚硬,能够在上面留下来痕迹必须要用尽全力才行。魔能装甲他是【深渊主宰】听说的【深渊主宰】,奥术帝国时期的【深渊主宰】产物,浮空城里面的【深渊主宰】标准配置之一,是【深渊主宰】魔像领域的【深渊主宰】顶级产物。魔像在这个世界比较常见,是【深渊主宰】巫师塔的【深渊主宰】标准配置之一。如果去了巫师之城,还可以看到魔像巡逻卫队。

  魔像从粘土魔像、石魔像、铁魔像一直到钢铁魔像,战斗力虽然都不弱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也有实力上限。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目前最顶级的【深渊主宰】金刚石魔像,也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四阶左右的【深渊主宰】战斗力。奥术帝国时期唯一研究出来的【深渊主宰】达到传奇领域的【深渊主宰】魔像构造,就是【深渊主宰】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魔能装甲,或者全称叫做魔能动力骨骼外置装甲。这种东西在海底的【深渊主宰】遗迹里面有一些,差点把索伦加入的【深渊主宰】传奇团队给灭掉了。

  “只有一个手臂有什么用?”

  索伦颇为失望的【深渊主宰】放下卡牌,继续翻找保险箱里面的【深渊主宰】东西,里面还放着一些珠宝,总算是【深渊主宰】稍微安慰了他一下。他将那张奥术卡牌扔进了次元袋,短时间内这东西是【深渊主宰】对他没用的【深渊主宰】,索伦根本不可能花费那么多的【深渊主宰】杀戮经验去修复它,况且修复一条手臂有什么用?

  难道指望一条手臂出来帮他打架吗?

  全套的【深渊主宰】奥术卡牌最起码需要包含头部、四肢、动力装置,魔能装甲再强也不值得他浪费宝贵的【深渊主宰】杀戮经验在上面。

  天边已经微微亮了。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精神很好,他把玩着手上的【深渊主宰】能量戒指,观察着它的【深渊主宰】属性。这是【深渊主宰】最常见的【深渊主宰】超凡道具之一,配套的【深渊主宰】还有防护戒指。能量戒指可以发出一道射线,防护戒指可以张开一道100点强度的【深渊主宰】防护力场,算是【深渊主宰】前期所能够入手最好用的【深渊主宰】保命装备。

  “物品种类:能量戒指+1。

  物品等级:【一阶超凡物品】

  物品说明:使用炼金工艺附魔制作的【深渊主宰】戒指,在激活后可以射出来一道36点法术强度的【深渊主宰】能量射线,使用后可以依靠炼金术对其进行充能。

  装备要求:无。

  装备效果:能量射线(1/1)。”

  这枚戒指充能非常简单,布置一个炼金法阵,用等价炼金术消耗一点宝石转化为能量就可以。索伦以前就佩戴过+3的【深渊主宰】能量戒指和一枚+3的【深渊主宰】防护戒指,算是【深渊主宰】他身上仅次于传奇等级的【深渊主宰】物品。尤其是【深渊主宰】防护戒指,几乎好几次救了他一条命。

  天亮之后。

  索伦若无其事地朝着商队驻地走去,昨晚上干的【深渊主宰】一票他没有留下来任何痕迹,两个人几乎就连他的【深渊主宰】模样都没有看清楚,所以他也不担心被人发现。不过白马城的【深渊主宰】守卫似乎比昨天严格了许多,也不知道是【深渊主宰】不是【深渊主宰】他们通知了警备队,半夜幽会被人给打劫了,估计也不能算是【深渊主宰】什么体面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。

  当索伦来到商队驻地时,很意外的【深渊主宰】发现这里也是【深渊主宰】戒备森严。

  等到他走进房间内,还没有等到索伦开口,商队女主人便是【深渊主宰】表情严肃地道:“昨晚上有人被剥皮了!”

  什么!?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神色微变,几乎是【深渊主宰】毫不犹豫道:“薇薇安在哪?我要带她离开这里!”

  商队女主人深深地注视着他,缓缓道:“你果然是【深渊主宰】知道什么?难怪你会在那天跟我一起离开白马城!你早就知道白马城会发生哪一场灾难吗?”

  剥皮事件。

  南方区域影响最大的【深渊主宰】连锁事件。

  索伦稍微沉默了一下,缓缓道:“我知道的【深渊主宰】也不多,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知道这是【深渊主宰】某个邪神的【深渊主宰】祭献仪式。有可能会波及很多地方,那群堕落者会带来许多杀戮与死亡,恐惧将会蔓延到各地。”

  “果然!”商队女主人露出来一丝了然之色,凝声道:“所以你才要带着薇薇安离开?去精灵的【深渊主宰】地盘?那里是【深渊主宰】森林女神的【深渊主宰】领地,堕落者很难混进其中?”

  索伦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,只能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  他不能说即将到来的【深渊主宰】动荡之年,所以将剥皮事件作为一个答案也是【深渊主宰】可以,反正这也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开始。

  商队女主人犹豫了一下,凭空拿出来了一份卷宗,将其递到了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面前,认真道:“你到底知道多少?这是【深渊主宰】女巫议会传给我的【深渊主宰】消息,在圣咏城发生了一起集体自杀事件!一共有上千人在观看了一位游吟诗人的【深渊主宰】演奏后,在当天晚上就有数百人自杀,其中甚至包括高阶的【深渊主宰】圣职者。”

  “这件事情跟剥皮事件有没有关系?”

  地狱诗人!?

  索伦表情严肃的【深渊主宰】接过卷宗看了一眼,神色显得非常复杂,缓缓道:“应该没有什么关系。那个游吟诗人可能是【深渊主宰】传说中的【深渊主宰】人物之一。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【地狱诗人】?”

  商队女主人全身一震,喃喃道:“地狱诗人!?……他不是【深渊主宰】数百年前就已经陨落了吗?……”

  索伦看了她一眼,最终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决定将自己知道的【深渊主宰】东西说出来,沉声道:“死去的【深渊主宰】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肉体,在他死亡的【深渊主宰】那一刻,他就跟地狱里面的【深渊主宰】魔鬼做了一笔交易。”

  地狱诗人。

  这个世界上仅有的【深渊主宰】三个传奇等级的【深渊主宰】游吟诗人之一!

  …………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