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六十五章 施法

第六十五章 施法

  嗦嗦嗦!

  民兵的【深渊主宰】反应速度很快,立刻便有一片箭矢射了过去,这些靠近荒野的【深渊主宰】村落都有很多猎户,打猎是【深渊主宰】他们主要的【深渊主宰】肉食来源之一。但问题是【深渊主宰】猎户用的【深渊主宰】多是【深渊主宰】短弓和硬弓,杀伤力远远比不上长弓手,即便已经属于近距离射击,这些箭矢还是【深渊主宰】没能对食人魔造成致命的【深渊主宰】伤害,相反还刺激得它们狂性大发。

  食人魔用粗壮的【深渊主宰】手臂遮挡头部,手臂上中了两箭,身上陆陆续续射中数箭。

  它们穿着简陋的【深渊主宰】皮甲,身上有厚厚的【深渊主宰】脂肪,这种程度的【深渊主宰】箭伤再来十次都没有为问题。相反激发了狂性的【深渊主宰】它们,全身的【深渊主宰】皮肤微微泛红,攻击的【深渊主宰】力度也越发刚猛了起来。二阶的【深渊主宰】食人魔战士会自动领悟一个类法术能力,那就是【深渊主宰】许多人都熟悉的【深渊主宰】‘嗜血术’,或者应该叫做‘嗜血狂暴’。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这些食人魔虽然还不到二阶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已经初步拥有了狂暴的【深渊主宰】天赋。

  食人魔的【深渊主宰】生物等级是【深渊主宰】5,战士职业等级达到二阶,就是【深渊主宰】15级的【深渊主宰】总等级。

  可以化身为暴走的【深渊主宰】杀戮机器!

  “让开!”

  民兵队长低吼了一声,朝着旁边的【深渊主宰】一个中年男子大吼道:“卡拉特!米洛斯!”

  “白鸦战阵!”

  伴随着民兵队长的【深渊主宰】低吼,附近两个明显实力更强的【深渊主宰】民兵冲了过来,同时随着他们的【深渊主宰】低吼,全身的【深渊主宰】肌肉好似充气一样膨胀了许多,他们的【深渊主宰】太阳穴微微鼓起,手臂上可以看到暴起的【深渊主宰】青筋和血管,无论是【深渊主宰】出手的【深渊主宰】力度和速度,都一下子提高了许多。

  几乎快相当于索伦发动剑势【重劈】时的【深渊主宰】凶猛力道。

  ——提气斩。

  二阶战士的【深渊主宰】职业摹旧钤ㄖ髟住寇力,在短时间内激发潜能将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最大化,虽然持续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还不到一两分钟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爆发出来的【深渊主宰】杀伤力却是【深渊主宰】平时的【深渊主宰】数倍。这个能力一般是【深渊主宰】作为二阶战士拼命的【深渊主宰】招数,他们一天也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只能激活一次,根据体质决定持续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基本不会超过两分钟。

  “白鸦战术?”

  索伦脸上惊讶了一下,随即握紧弯刀游荡在四周,对于大名鼎鼎的【深渊主宰】‘白鸦战术’他可是【深渊主宰】熟悉的【深渊主宰】很。白鸦剑术是【深渊主宰】比较高级的【深渊主宰】战斗技能,如果是【深渊主宰】两个人配合使用,那么就可以形成前后交错的【深渊主宰】攻击网,如果是【深渊主宰】三个人以上配合使用,那么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小型的【深渊主宰】团队战阵。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战斗技巧几乎很少在普通冒险者里面出现,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三个人似乎曾经参加过战争。

  只有军队才会训练白鸦战阵!

  白鸦剑术对于体能的【深渊主宰】消耗极高,三位中年民兵形成倒三角形交错前进,手中的【深渊主宰】长剑划过一道道寒光,相互配合的【深渊主宰】攻击一路碾压前进,居然在短短三十秒内斩杀了五六只蜥蜴人。这突然爆发的【深渊主宰】杀伤力极大鼓舞了其他人的【深渊主宰】勇气,同时也将蜥蜴人的【深渊主宰】注意力集中在了这边。就当他们准备集中力量击杀食人魔时,突然传来了一道弓弦震动的【深渊主宰】轻响。

  “长弓手!?”

  索伦眼中闪过一道寒光,猛地纵深跃起,足尖在围栏上一蹬腿,便是【深渊主宰】跳跃到了六七米的【深渊主宰】高度,20点超凡敏捷的【深渊主宰】极限在这一刻爆发,他在一瞬间拿出来了强弩,随即朝着长弓手所在的【深渊主宰】位置盲射了过去。浮空那短暂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无法让他锁定目标的【深渊主宰】位置,只能够依靠视野和直觉的【深渊主宰】判断,对弓箭射来的【深渊主宰】方向进行反击。

  两声惨叫声响起!

  一道是【深渊主宰】结成白鸦战阵的【深渊主宰】民兵老手,其中一个中年男子被射穿了腹部,反应动作顿时慢了半拍,被一头食人魔当场敲碎了脑袋,白花花的【深渊主宰】脑浆到处飞溅,那场面刺激得四周一静,随即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年轻男子撕心裂肺的【深渊主宰】大吼,那个死去的【深渊主宰】中年男子是【深渊主宰】他的【深渊主宰】父亲。

  另外一道惨叫声来自外面,索伦成功命中了蜥蜴人长弓手,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射中要害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上面淬毒的【深渊主宰】弩矢已经足够让它失去战斗能力。长弓对于人体的【深渊主宰】要求很大,虽然杀伤力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等一的【深渊主宰】惊人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受伤后威力却直线下降,对方最多还能靠意志射击一两次。长弓手是【深渊主宰】很宝贵的【深渊主宰】战斗职业,蜥蜴人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将它暴露在正面战场。

  砰!

  沉闷的【深渊主宰】倒地声响起。

  民兵队长配合白鸦战术击杀了一头食人魔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随着激发提气斩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到达,他的【深渊主宰】爆发力开始直线下降。当他用长剑划开一只食人魔的【深渊主宰】肚子时,反应慢了半拍的【深渊主宰】他也被砸中了手臂,一条胳膊瞬间就扭曲了起来,不用看便已经知道骨头彻底断掉了。

  没有牧师施展神术,以后养好伤也要变成残废,再也不能提起重物!

  咚咚咚。

  刚刚恢复的【深渊主宰】士气很快低落,民兵战死的【深渊主宰】数量达到了一半,村寨内虽然还有不少的【深渊主宰】成年男子和猎户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他们的【深渊主宰】战斗力对上蜥蜴人没有多少的【深渊主宰】优势。如果不出意外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这座村寨会在很短的【深渊主宰】时间内攻破,然后冲进来的【深渊主宰】蜥蜴人将会展开一场屠杀,食人魔也将饱餐一顿,将粮食打包带回去。蜥蜴人肯定是【深渊主宰】付出了什么代价,才能够驱使这些食人魔发动进攻。

  村寨内的【深渊主宰】年轻人拼命将民兵队长救了出来,所有人的【深渊主宰】眼中都浮现一丝绝望。

  胜利的【深渊主宰】天平已经倒向了敌人!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脸色也很难看,因为蜥蜴人的【深渊主宰】数目不少,外面还有一些弓箭手,如果他突围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搞不好会被它们困在外面。民兵已经开始收缩阵型,不少人颤抖地握紧武器,一点一点地朝着后面撤退,想要守住寨门已经非常困难,继续留在这里只会被蜥蜴人从侧面包围。那个时候只要占领了高处的【深渊主宰】弓箭手就能够把他们全部射死。

  沉重的【深渊主宰】脚步响起。

  蜥蜴人暂时放缓了攻击,随即便看到一头体重大约半吨左右的【深渊主宰】墨绿色巨蜥出现,它的【深渊主宰】后背上驮着一头浑身干巴巴皱起来的【深渊主宰】蜥蜴人德鲁伊。它拿着一根枯萎的【深渊主宰】藤蔓手杖,上面居然还长出来了一片嫩叶,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德鲁伊里面似乎只有蜥蜴人才可以轻松招募到沼泽巨蜥作为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动物伙伴。

  ——缠绕术。

  蜥蜴人德鲁伊扔出来了一片好似蒲公英种子样的【深渊主宰】东西,瞬间附近十五米范围内的【深渊主宰】地面,便长出来了许多好似藤蔓般的【深渊主宰】植物,这些植物顺着其他人的【深渊主宰】腿部缠绕疯狂暴涨,一下子将他们困在了原地,有些力气小的【深渊主宰】人直接被藤蔓捆住,拿着武器的【深渊主宰】手臂都不能动一下。不过还是【深渊主宰】有一些人幸运的【深渊主宰】避开,或者说提前有了警惕,索伦早在德鲁伊施法前就跳跃闪避,同时挥舞弯刀砍断了藤蔓。

  缠绕术是【深渊主宰】德鲁伊最常用的【深渊主宰】起手法术,他怎么可能一点防备都没有。

  但是【深渊主宰】让人没有想到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,索伦虽然成功躲开砍断了藤蔓,可却让他成为了蜥蜴人德鲁伊重点关注的【深渊主宰】目标。

  它抬手扬起一片墨绿色的【深渊主宰】粉末,口中飞速的【深渊主宰】施法。

  ——疫病术。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手臂瞬间红肿,紧接着身体外露的【深渊主宰】皮肤在几秒钟内鼓起脓疮,伤口一下子开始溃烂,脓液顺着他的【深渊主宰】手腕一点点滴落,差点就连弯刀都握不住了。

  一排数据浮现:

  “你受到疫病术效果影响!……疫病致死豁免判定触发!……体质恰旧钤ㄖ髟住靠韧豁免生效!……”

  “成功通过致死豁免判定。”

  “你受到了18点疫病伤害,接下来15分钟内将受到疫病效果影响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德鲁伊中堕落的【深渊主宰】枯萎者。

  索伦看着手臂上的【深渊主宰】脓疮表情狰狞,本来已经打算突围的【深渊主宰】他一下子停住脚步,就算是【深渊主宰】离开也要把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蜥蜴人德鲁伊干掉再说。如果它不死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这里的【深渊主宰】民兵会很快崩溃,没有人吸引注意力他也很难突围成功。

  “他娘的【深渊主宰】就以为只有你会放法术?”索伦低吼着拿出一张法术卷轴,立刻道:“支付2500点杀戮经验!”

  “兼职巫师。”

  一股元素能量的【深渊主宰】波动浮现,索伦瞬间便好似感觉到了冥冥中存在的【深渊主宰】魔法网络。

  他撕开了法术卷轴,随即一股阴影能量爆发了出来。

  游荡者没有足够的【深渊主宰】技巧是【深渊主宰】无法使用高阶卷轴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巫师却没有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限制,只要用法力激活卷轴上面的【深渊主宰】法术模型,便可以直接使用超出自身职业等级的【深渊主宰】法术卷轴。

  ——阴影黑触手(四环)。

  ;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