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二十章 神之子

第二十章 神之子

  夜晚的【深渊主宰】琥珀城异常安静。

  自从剥皮事件发生之后,整个琥珀城以及附近的【深渊主宰】区域晚上都没有人敢出来,即便是【深渊主宰】那些活动在灰色领域的【深渊主宰】边缘人士,现在也是【深渊主宰】提心吊胆地呆在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地盘。黑暗领域都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些纯粹邪恶和混乱的【深渊主宰】疯子,灰色领域虽然会跟他们有不少的【深渊主宰】接触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却一直保持着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界限。

  琥珀城的【深渊主宰】警备队一直毫无收获!

  不单单是【深渊主宰】贵族们一再要求他们尽快解决,同时教会也开始向他们施加压力。

  恐慌的【深渊主宰】气息在进一步的【深渊主宰】蔓延,琥珀城的【深渊主宰】教会终于对警备队失去了耐心,开始派出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神殿骑士和圣武士进行调查。可惜那些邪恶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异常狡猾,他们非但没有找到任何的【深渊主宰】线索,同时还失去了一位同伴。同伴的【深渊主宰】尸首第二天被挂在了城门上,旁边是【深渊主宰】一张完整的【深渊主宰】人皮。

  恐惧在黑夜中酝酿!

  邪神信徒袭击神殿骑士的【深渊主宰】行为,最终导致了教会的【深渊主宰】震怒,琥珀城三位守序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教会开始派出高阶的【深渊主宰】神殿守卫,甚至就连主持附近区域的【深渊主宰】主教也加入了行动。

  与此同时。

  某一处隐秘的【深渊主宰】地下密室。

  四面墙壁上雕刻着许多的【深渊主宰】诡异画面,有白骨、熔岩、恶魔、祭坛,以及一位笼罩在黑暗中的【深渊主宰】魔神虚影。

  幽暗的【深渊主宰】磷火摇曳着,将四周都映得阴森无比!

  一群穿着黑袍的【深渊主宰】信徒跪伏在祭坛下,双手交错地匍匐在地面祈祷,祭坛上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位看不清面容的【深渊主宰】红衣祭祀。

  他苍白的【深渊主宰】手掌上握着一颗水晶球,口中念诵着古老的【深渊主宰】恶魔语。

  “大祭司阁下!”

  “按照吾主留下来的【深渊主宰】预言,第一位恐惧之子将在绝望的【深渊主宰】恐惧中苏醒!”

  “可是【深渊主宰】我们并没有感觉到神子的【深渊主宰】气息。”

  “剥皮仪式已经开始。”

  “恐惧的【深渊主宰】气息正在这座城市蔓延!”

  “但是【深渊主宰】那些教会的【深渊主宰】神殿守卫已经快要发现我们,我们已经损失了一些人手。”

  “现在。”

  “我们是【深渊主宰】否应该继续进行仪式?以等待恐惧之子的【深渊主宰】苏醒?”

  一团妖异的【深渊主宰】紫火浮现。

  无法分辨性别也无法确定年龄的【深渊主宰】嘶哑声音回荡,传遍了整个密室内,缓缓道:“预言受到了干涉!”

  “诸神似乎觉察到了吾主的【深渊主宰】安排。”

  “继续进行神圣的【深渊主宰】剥皮仪式,将恐惧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散布到南方公国,第二位恐惧之子将会在某一个落日黄昏下苏醒!”

  红衣祭祀虔诚地跪伏下去。

  他目光坚定地注视前方,沉声道:“仪式将会继续进行!”

  “吾主的【深渊主宰】意志将笼罩深渊。”

  祭坛下。

  跪伏在地面上的【深渊主宰】邪神信徒开始进行祈祷,一股股邪恶的【深渊主宰】能量汇聚在这间密室内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夜晚是【深渊主宰】不能进入琥珀城的【深渊主宰】。

  尤其是【深渊主宰】在剥皮事件之后,城门处安置了更多的【深渊主宰】卫兵把守,其他人的【深渊主宰】活动也受到了严格的【深渊主宰】盘查。

  所以索伦必须在城外面呆一夜,第二天在想办法进入神殿区。

  晨曦神殿。

  淡淡的【深渊主宰】光辉笼罩在大殿内,四周弥漫着一股宁静、安详与希望的【深渊主宰】气息。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被固化的【深渊主宰】祝福术,借助神殿所汇聚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力,可以让信徒在进入其中后感觉到心灵上的【深渊主宰】满足。

  一个小小的【深渊主宰】身影跪伏在高大威严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像前。

  安亚丽牧师缓缓地推开了大门,目光看了一眼神殿前的【深渊主宰】小姑娘后,轻声道:“薇薇安。”

  “你在向晨曦之主祈祷吗?”

  小姑娘轻轻地抬起头,看了一眼身后的【深渊主宰】少女,乖巧点头道:“是【深渊主宰】的【深渊主宰】。”

  “我祈求他保护哥哥平安无事!”

  虽然索伦并没有说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薇薇安知道他肯定是【深渊主宰】去做很危险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。

  小姑娘并没有尝试去阻止,只是【深渊主宰】在心中为索伦祈祷,祈求诸神为他带来一丝幸运。

  无论是【深渊主宰】什么神灵都可以!

  少女牧师走到了她的【深渊主宰】身边,伸手轻抚了一下她的【深渊主宰】小脑袋,缓缓道:“那你应该在黎明的【深渊主宰】时候祈祷,晨曦之主会在那个时候耹听信徒的【深渊主宰】祈祷。”

  小姑娘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随即道:“那好。”

  “明天姐姐带我一起祈祷。”

  安亚丽注视着眼前可爱的【深渊主宰】小姑娘,微笑着点头,随即道:“薇薇安。”

  “你愿意信仰晨曦之主吗?”

  “我能够感觉到,你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上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【深渊主宰】天赋,也许拥有成为牧师的【深渊主宰】可能。”

  “如果你愿意侍奉晨曦之主,你的【深渊主宰】家人也可以受到神殿的【深渊主宰】安置,也许索伦将来能找一份比较体面的【深渊主宰】工作,毕竟他的【深渊主宰】身手也很不错!”

  小姑娘闻言陷入了沉思。

  她的【深渊主宰】表情似乎是【深渊主宰】有一丝心动,但很快回答道:“我想问一下哥哥再做决定。”

  “如果哥哥同意的【深渊主宰】话,我也想试一试。”

  不知道为何。

  薇薇安说到试一试时,莫名的【深渊主宰】心中有一丝排斥。

  从小她的【深渊主宰】感知就很敏锐,只不过不知道为何,她心中对于诸神都很排斥。所以她跟索伦都是【深渊主宰】无信者,甚至就连一个表面上伪信仰的【深渊主宰】神灵都没有。小姑娘也说不出来是【深渊主宰】为什么,只是【深渊主宰】感觉如果让自己去信仰他们,心里面会觉得很别扭一样。比如说这神殿内的【深渊主宰】光辉,明明照在人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上感觉很舒服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她还是【深渊主宰】觉得不喜欢。

  如果不是【深渊主宰】为了给索伦祈祷,她甚至不愿意进入大殿。

  “那好。”

  少女牧师露出来一丝喜悦,伸手将她拉了起来,缓缓道:“也许你可以先尝试了解一些最基础的【深渊主宰】神术。”

  “比如说这个!”

  “UA!”

  安亚丽口中发出一个古怪的【深渊主宰】单音节,随即她的【深渊主宰】指尖浮现起一抹光亮。

  那光亮好似烛火,照亮了附近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切。

  “这是【深渊主宰】光亮术。”

  少女牧师微笑着注视眼前睁大了眼睛的【深渊主宰】小姑娘,轻声道:“很简单的【深渊主宰】一个神术,如果你有成为牧师的【深渊主宰】天赋,应该可以很快掌握它。”

  “不过要先进行洗礼,神圣的【深渊主宰】仪式会让你感知到诸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。”

  洗礼仪式是【深渊主宰】成为牧师的【深渊主宰】关键。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强化放大感知的【深渊主宰】过程,在这个过程中拥有牧师资质的【深渊主宰】人可以觉察到神术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,包括圣武士、神殿骑士、游侠等等的【深渊主宰】职业者,都可以在这个仪式后逐渐掌握一些低阶神术的【深渊主宰】能力。不过这只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最开始的【深渊主宰】仪式,后面牧师在进阶时还有更重要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圣仪式。

  哐当!

  大殿外一声巨响打断了少女牧师的【深渊主宰】话。

  随即一位穿着全身铠甲的【深渊主宰】神殿守卫走了进来,他身上的【深渊主宰】铠甲异常沉重,走起路来发出铿锵铿锵的【深渊主宰】声响,对方刚毅的【深渊主宰】面容上沾着一丝血迹,进入大殿后便朝着安亚丽沉声道:“马托斯受伤了!”

  “我们发现了那些堕落者的【深渊主宰】巢穴,马托斯在战斗中被刺伤了心脏!”

  索西亚表情微变,朝着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薇薇安道:“你待会儿自己回房间。”

  “拉斯科。”

  “带我过去看看!”

  两个人很快离去。

  最近那群邪神的【深渊主宰】追随者非常猖狂,邪恶的【深渊主宰】剥皮仪式惊动了许多神殿,晨曦神殿的【深渊主宰】守卫也同样参加了行动。马托斯是【深渊主宰】三阶的【深渊主宰】神殿守卫,职业等级高达10级以上,就连他都在战斗中受到重伤,看起来这一次出现的【深渊主宰】邪神信徒非常强大!

  薇薇安默默注视着两人离去,等到他们离开后,这才抬起了白嫩的【深渊主宰】指尖,自言自语道:“UA!”

  “难道能发出这个音节就可以使用神术吗?”

  一道强光浮现!

  小姑娘吃惊地张大了嘴巴,看着自己指尖爆发的【深渊主宰】光亮,似乎是【深渊主宰】有些难以置信。

  她好像是【深渊主宰】有些害怕。

  赶紧甩了甩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手指,似乎是【深渊主宰】想要将这光亮熄灭。

  不过很快她就适应了过来,好奇地打量着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指尖,喃喃道:“真的【深渊主宰】这么简单?”

  “这样就可以使用神术吗?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;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