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渊主宰 > 深渊主宰 > 第三章 墓园区
  雨后的【深渊主宰】道路一片泥泞。

  贫民区里面永远都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片烂泥路,一脚踩下去便会溅起泥浆污垢,偶尔也会有小巷角落里面的【深渊主宰】粪便垃圾被雨水冲刷出来,空气中永远存在着一股恶臭味。密密麻麻的【深渊主宰】低矮屋棚里面,可以看到许多表情麻木的【深渊主宰】人正在忙碌,他们需要修缮房屋然后赶去码头找一份苦力工作。每当遇到暴雨的【深渊主宰】时节,总会有许多房子漏水,偶尔还会有倒塌事件出现一些悲剧。

  索伦抱着老狗已经冰凉的【深渊主宰】尸体走在泥泞恶臭的【深渊主宰】道路上,薇薇安神色黯然地牵着他的【深渊主宰】手,默默地跟在后面。

  希斯已经死了!

  那条从她出生开始便一只跟在身边的【深渊主宰】老狗,终于是【深渊主宰】走到了生命的【深渊主宰】尽头。

  他们要去安葬它,就像对待一个人类一样。

  它有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资格!

  “索伦!……”

  “那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!……他醒过了!……”

  “这下子有好戏看了。”

  贫民区里面的【深渊主宰】人们不由窃窃私语,眼中带着一丝敬畏,因为眼前的【深渊主宰】少年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位厉害的【深渊主宰】盗贼,他可以轻松地打倒三五个成年男子,据说曾经还用匕首钉住过飞舞的【深渊主宰】苍蝇。这条街附近有两个恶棍叫做巴拉斯和卡诺波,他们从索伦昏迷不醒开始便已经在打薇薇安的【深渊主宰】注意,甚至听说他们还拿了索西亚的【深渊主宰】一部分定金,这段时间没少警告过他们不要多管闲事!

  贫民区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片罪恶的【深渊主宰】土地。

  没有人愿意为这位可怜的【深渊主宰】小姑娘出头,他们害怕那些恶棍,也没有能力去对抗他们。

  “哥哥。”

  “我们要去哪里?”

  薇薇安穿着破旧的【深渊主宰】衣裙,那是【深渊主宰】很廉价的【深渊主宰】用亚麻布缝起来的【深渊主宰】裙子,无论是【深渊主宰】做工还是【深渊主宰】布料都很下等,只有贫民区的【深渊主宰】人才会穿它。索伦虽然曾经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优秀的【深渊主宰】盗贼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他上面还有一个更厉害的【深渊主宰】盗贼头目,他偷来的【深渊主宰】绝大部分东西都需要上供,留下来的【深渊主宰】仅仅够维持他们的【深渊主宰】基本生存。

  这里有属于边缘人士的【深渊主宰】生存法则!

  一个刚刚入行的【深渊主宰】盗贼哪怕是【深渊主宰】再优秀,也没有可能挑战这一种规则。

  “去墓园。”

  “希斯应该被安葬在那里。”

  索伦看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【深渊主宰】景象,不由将记忆中的【深渊主宰】一些画面重合,琥珀城让他感觉到一丝熟悉,因为曾经在游戏中他也听说过这个名字。不过那个时候已经是【深渊主宰】史诗剧情开启,混乱时空内爆发了一股可怕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,让诸神都暂时失去了神力,被迫以圣者的【深渊主宰】身份降临到世间。那是【深渊主宰】一段异常混乱的【深渊主宰】时期,每隔一段时间就有神祗回归国度,也有凡人屠神成功,玩家只是【深渊主宰】其中的【深渊主宰】一部分,甚至可以说是【深渊主宰】不太起眼的【深渊主宰】一部分。

  因为《诸神之战》中,玩家的【深渊主宰】生命也仅仅只有三次。

  每一次死亡后复活,体质属性便会永久性降低三点,最后更是【深渊主宰】不得不将灵魂回归冥土转世。

  那段时间有许多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玩家崛起,但是【深渊主宰】很快便陨落了下去!

  这个舞台属于所有人。

  一直到动乱时期结束,诸神得以回归万神殿,这一场史诗级的【深渊主宰】浩劫才被终结。

  万神殿内的【深渊主宰】诸神陨落了三分之一!

  甚至包括魔法女神、秩序之主、黑夜女士、阴影主宰、恐惧魔王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强大神灵,都陨落在了这一场混乱的【深渊主宰】浩劫当中。

  随后更加波澜壮阔的【深渊主宰】剧情拉开序幕。

  诸神的【深渊主宰】王座从天界坠落,无数神灵的【深渊主宰】国度崩塌下坠到凡间,化做一个个特殊的【深渊主宰】位面存在。

  那就是【深渊主宰】——诸神的【深渊主宰】国度。

  玩家在经历了漫长的【深渊主宰】艰苦时期,只有幸存下来的【深渊主宰】少部分人,才有资格进入其中探索。

  至于其他已经陨落的【深渊主宰】高手,必须要重新开始,最起码要将职业等级提升到高阶之后,才有资格去探索哪怕是【深渊主宰】最弱的【深渊主宰】狗头人之神葛洛沙斯的【深渊主宰】神国藏宝库。

  许多纷乱的【深渊主宰】记忆浮现。

  眼前有些熟悉的【深渊主宰】画面告诉索伦,这个世界将来会变成何等动乱的【深渊主宰】时期。

  诸神化身的【深渊主宰】圣者撕裂大地,将超过十二块的【深渊主宰】下层位面大陆架板块彻底改变,其中三个下层位面完全沦为了火海、寒冰、死亡之地。地狱魔鬼的【深渊主宰】投影遍布四处,它们蛊惑人心掀起一场场的【深渊主宰】杀戮,就连玩家都不缺乏被它们所**的【深渊主宰】存在。深渊恶魔撕裂了天空,在一片无边的【深渊主宰】血色中降临,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深渊苏醒的【深渊主宰】第一天,便有十二座超过十万人的【深渊主宰】城池被屠戮一空!

  那是【深渊主宰】玩家口中的【深渊主宰】黄昏时期。

  即是【深渊主宰】诸神的【深渊主宰】黄昏,也是【深渊主宰】他们的【深渊主宰】黄昏,更是【深渊主宰】所有人的【深渊主宰】黄昏。

  在这场波及整个宇宙位面的【深渊主宰】动乱当中,所有人都至少死过一次,哪怕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也彻底陨落,灵魂不得不在冥土转世。

  没有人可以躲过这一场浩劫!

  就连天生英雄职业者模板的【深渊主宰】玩家,也有可能被人像碾死一只蚂蚁那样抹杀!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圣者的【深渊主宰】时代。

  也是【深渊主宰】属于诸神的【深渊主宰】时代!

  更是【深渊主宰】天界诸神最后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场狂欢!

  当浩劫结束。

  属于凡人的【深渊主宰】时代也即将开启,无穷无尽的【深渊主宰】神之国度等待着他们去探索,诸神的【深渊主宰】藏宝库中有他们想要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切。

  无论是【深渊主宰】强大的【深渊主宰】力量,无穷的【深渊主宰】财富,还是【深渊主宰】所有人都渴望的【深渊主宰】永生!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墓园不在贫民区。

  贫民区只有乱葬岗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尸体被扔到那里,然后落魄的【深渊主宰】拾荒者将尸体剥得一干二净,等待着半夜野狗的【深渊主宰】出现。也有一些尸体会凭空的【深渊主宰】消失,那是【深渊主宰】被一些邪恶的【深渊主宰】施法者带走了,至于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,已经没有人想去知道。

  希斯不能安葬在乱葬岗。

  因为索伦已经看到了不少人眼中的【深渊主宰】贪婪,在他们眼中看到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一堆美味的【深渊主宰】狗肉。

  他相信只要自己将希斯安葬在那里,当天晚上便会有人将它挖出来,然后剥皮切块做成一大锅狗肉。

  这里是【深渊主宰】贫民区!

  生活在这里的【深渊主宰】绝大部分人都处于饥饿线上。

  他们想吃肉。

  如果不是【深渊主宰】吃人肉会堕入地狱深渊,恐怕有些饥饿的【深渊主宰】流浪汉会做一些令人发指的【深渊主宰】行为!

  索伦还记得最开始进入游戏的【深渊主宰】时候!

  那个时候他跟其他人都难以想象游戏中的【深渊主宰】环境居然会如此恶劣困难。

  没有光芒四射的【深渊主宰】装备,没有美轮美奂的【深渊主宰】风景,更没有轻松发泄的【深渊主宰】战斗,有的【深渊主宰】只是【深渊主宰】生死胜负一瞬间的【深渊主宰】亡命搏杀,有的【深渊主宰】只是【深渊主宰】肮脏杂乱的【深渊主宰】贫民区,到处都是【深渊主宰】垃圾与粪便,以及无处不在的【深渊主宰】罪恶与黑暗。甚至为了获得一顿可口的【深渊主宰】饭菜,一件白板的【深渊主宰】武器,许多人都要冒着掉脑袋的【深渊主宰】风险。

  许多刚刚进入游戏的【深渊主宰】人,都被其中的【深渊主宰】暗黑罪恶堕落给刺激很深,甚至一度在玩家中出现过很多的【深渊主宰】圣武士。

  他们立下宏愿要改变这个罪恶堕落的【深渊主宰】游戏世界!

  可是【深渊主宰】最终。

  被改变的【深渊主宰】是【深渊主宰】他们,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去挑战一个世界的【深渊主宰】规则。

  世界不会轻易地被你改变!

  所有进入《诸神之战》的【深渊主宰】玩家,都经历过一段艰难抉择的【深渊主宰】时期,因为在这个现代文明难以想象的【深渊主宰】黑暗时期中,他们会见到会经历许多曾经想都不敢想的【深渊主宰】事情!

  可能邪恶而残忍,也可能神圣而伟大。

  在这一片虚拟的【深渊主宰】世界中,所有人都必须选择自己的【深渊主宰】道路,无论他愿意还是【深渊主宰】不愿意。

  也正是【深渊主宰】因为这样。

  《诸神之战》对很多人来讲,几乎相当于生命中的【深渊主宰】另一个国度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墓园区。

  这里是【深渊主宰】一片安静祥和的【深渊主宰】土地。

  因为冥王之女的【深渊主宰】神殿建立在这里,这里是【深渊主宰】死者的【深渊主宰】安息之地,有牧师和神殿守卫保护这里,确定那些安息的【深渊主宰】灵魂不会受到打扰。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并非所有人都有资格进入这里安息,因为那需要付出一笔报酬,财富女神曾经说过一句话,那就是【深渊主宰】世界上所有的【深渊主宰】一切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。

  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一个物欲横流的【深渊主宰】罪恶时代!

  索伦抱着希斯的【深渊主宰】尸体默默地站在神殿前,当一位年老的【深渊主宰】牧师出现在了他的【深渊主宰】面前时,他带着薇薇安缓缓地低下头表示尊敬。最开始他还有些怀疑自己依旧在游戏世界里面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当亲眼看到一个个活生生的【深渊主宰】人,拥有独立意识的【深渊主宰】生命后,他知道自己是【深渊主宰】真的【深渊主宰】来到了一个真实存在的【深渊主宰】世界。

  况且从薇薇安的【深渊主宰】口中,索伦知道他们从来不知道属性为何物!

  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。

  但是【深渊主宰】索伦莫名的【深渊主宰】想起来了游戏仓底下好似装饰品一般的【深渊主宰】魔法阵。

  因为略显阴森,不少人购买后都将它给卸掉了。

  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胆子比较大,所以保留了下来,不过后面似乎游戏公司也听从了玩家的【深渊主宰】意见,除了最开始的【深渊主宰】第一批游戏仓,以后都没有再加上这诡异的【深渊主宰】装饰。

  “你确定要让它进入墓园?”

  老牧师见过许多要把老死的【深渊主宰】宠物送入墓园区安息的【深渊主宰】贵族,可是【深渊主宰】从来没有见过像索伦这样的【深渊主宰】贫民。

  他们身上穿着的【深渊主宰】衣服,还有脚上的【深渊主宰】烂泥,无一不证明着他们就仅仅是【深渊主宰】最下层的【深渊主宰】贫民。

  索伦微微俯身道:“是【深渊主宰】的【深渊主宰】。”

  “这是【深渊主宰】为了安葬它献给神殿的【深渊主宰】供奉。”

  他取出一枚银德勒恭敬地递过去,作为一个天生的【深渊主宰】小偷,一路上的【深渊主宰】功夫已经足够他获得第一笔的【深渊主宰】收入。

  只要不被人发现!

  那是【深渊主宰】一枚闪闪发光的【深渊主宰】银德勒,是【深渊主宰】财富女神信徒制作的【深渊主宰】货币,就连地狱里面也可以流通!

  老牧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随即抬手指了指一旁的【深渊主宰】箱子:“也许它是【深渊主宰】一只忠诚的【深渊主宰】猎犬。”

  “才值得你这么做。”

  “孩子。”

  “跟我来,它会获得一处安息之地。”

  索伦将那一枚银德勒放进了神殿门口的【深渊主宰】箱子,随即抱着希斯的【深渊主宰】尸体进入了后面的【深渊主宰】墓园。

  一个小小的【深渊主宰】不起眼的【深渊主宰】角落。

  当两人在墓园区内挖了一个坑将希斯安葬好时,一直默默发呆的【深渊主宰】薇薇安再次流下眼泪。

  “希斯!……”

  小女孩蹲坐在不起眼的【深渊主宰】坟墓前,低声地说了几句话,随后表情坚强地站了起来,小手握住了索伦的【深渊主宰】一根手指。

  希斯只是【深渊主宰】一条不起眼的【深渊主宰】老狗。

  它没有资格拥有墓碑,所以只有一个小小的【深渊主宰】坟墓。

  在墓园的【深渊主宰】最角落。

  ;

看过《深渊主宰》的【深渊主宰】书友还喜欢